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七章 重回淬玉阁

    叶挽已经不记得昨晚上自己是怎么迷迷糊糊的在屋顶上就睡着的了,也不知道褚洄是什么时候把她带回来的。(www.k6uk.com)早上醒来的时候孤零零的一个人摊在将军府陆英院的床上,床幔体贴的放了下来才保护她没有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被蚊子咬的满腿是包。

    也许是连日来大仗与赶路实在是让她累得精疲力尽,即使安稳地在绵软的被窝里面睡了一宿还是觉得浑身仿佛被马车撵过一般的酸痛。她慢条斯理地从床上爬起来,脱下身上仍穿着从宫中出来那身熊罴补服,换上一身藕灰的合身便装,正要将散乱的长发在头顶随意地挽上一个小髻时,却发现发梢中的一撮像是被什么利器割断了一般,生生的短了一小截。

    叶挽抽了抽嘴角,心中暗想褚洄应该不会这么无聊把他们打结在一起的头发割下来了吧……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还真是没有半点把握确定这事儿不是褚洄干的。她无奈地用洗漱了一番,拉开门朝院子外走去。

    那两千被她派回羡州运粮的兄弟们不在将军府,府中整个空旷了起来,只有四百在暗处的鹰卫和十几个中护军将士们。甄玉和周建他们看时辰应该是在练武场上习武吧。

    叶挽悠闲地漫步在府中,不准备去校场打扰他们几个锻炼,想了想径直迈开步子朝着府外走去。昨日刚到燕京,只刚刚去与叶家打过招呼,也不知道淬玉阁和姚清书她们怎么样了。

    还没正午,太阳已是**的不行,没由来地仿佛要将大地烤化了一般。

    这么热的天气,叶挽穿着轻薄的单衣,内里还紧紧裹着束胸,看似悠然地走在大街上,其实已经气闷的不行。看来她要趁早找机会回复身份才行,若是一直如此下去,她只怕是要硬生生的把尚且还在发育中的小白兔勒成平胸了。

    叶挽额头和鼻尖上都沁着细密的汗珠,走了一会儿才来到姚府门前,刚欲开口询问门口侍卫,只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气闷地扭着身子怀抱着一堆东西扔出门外,嘴里还纳闷的嘟囔着:“什么玩意儿,把老子当成什么人了,真是莫名其妙!”他将怀中东西扔在大门口,还泄愤一般地踢了几脚,随即吩咐门口侍卫道,“把这些玩意儿都给我送回去,他不要就直接扔了!真是不知所谓。”

    “是,老爷!”门口侍卫和小厮当即将地上散落一地的锦盒书卷等抱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离了姚府。

    叶挽想了想,在那人愤怒地转身进府时喊了一声:“姚伯伯!”

    姚尚书听见有人喊自己顿时步子一停,遥遥地看见一个瘦削清冷的身影朝自己走近,眯着眼端详了好一阵才在看清楚是叶挽的一瞬间咧开了嘴:“是阿挽啊……你终于来了!”昨日在朝堂上姚尚书就见到了叶挽,只是这么多人在也不方便跟叶挽打个招呼,遂眼睁睁地看着叶挽下了朝堂离开燕宫就直奔外城而去。

    叶挽走近几步,不好意思地笑道:“姚伯伯,抱歉,突然来拜访还空着手……昨日未能与您打声招呼,真是叶挽不知礼节了。”她昨天满脑子都在看朝堂之上场场大戏,以至于走的时候都忘了跟姚尚书打招呼。现在想想确实不懂礼貌。

    “哪的话,你昨天刚到燕京,又着急进宫面圣,肯定累坏了。能今天一早来看看我,姚伯伯就觉得很开心了。你是来找清书的吧?清书猜到你今天可能会来姚府,让姚伯伯看见你给你带个话儿,她带着花小丫头去淬玉阁等你了。”姚尚书捋了捋胡子,越看叶挽越觉得顺眼。

    这个小子长得又好看,又有出息,不过去北境三个多月的功夫,竟然都升了从四品都尉,实在是前途不可限量。最最重要的是,女儿也挺喜欢他!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他这个做泰山的现在也觉得分外顺眼怎么办?

    叶挽点点头,笑道:“那我待会儿就去淬玉阁找姚姐姐。姚伯伯,刚刚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生气?”虽然姚尚书看着她的眼神怪怪的……像是恨不得把她带回家藏起来的表情,不过到底也不是恶意。叶挽捏了捏发毛的指尖,任由姚尚书打量。

    一说到刚才的事情,姚尚书顿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也没什么,就是还有些不自量力的人,无端想要清书嫁给他。真是做梦!老子……咳咳,老夫就算是让清书一辈子待字闺中,也不会让她嫁给那种不知礼义廉耻的东西!”

    “是齐王世子吗?”叶挽在姚尚书肯定的表情之下微微蹙眉。萧逢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死心要娶姚清书吗?他在同一日连纳两妾的事情在京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一个是宪钧侯家千金,一个是宫中的美貌宫女,不是宪钧侯默不作声就可以掩盖过去的事情。姚家又是一贯低调稳重,清廉守礼的人家,他凭什么还以为自己能在姚尚书这边过关,娶了姚清书一享齐人之福?这脸会不会也太大了些。

    “哎,不要提他,横竖也只是小子无礼罢了,不要为了他破坏了阿挽刚刚建功立业的好心情。”姚尚书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兴奋道,“你留给清书那个魔方,姚伯伯可是解开来了,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要不是清书和花小丫头还在等你,姚伯伯现在就想让你看看,我还根据那东西仿了些其他的,看看阿挽能不能解出来!”一提到手工艺的东西姚尚书的神情就变得像孩童一般纯真又贪玩,全然不像是个为官十几年的老人。

    叶挽点头笑道:“自然是好,改日阿挽拜访时定会与姚伯伯好好讨教一番。那么阿挽就先告辞了,许久不见姚姐姐,也不知道姚姐姐现在如何了。”

    “你去吧去吧,不用管我!”姚尚书笑眯眯地看着叶挽稽首行礼后离去,心中喜悦更甚。这小子真的是自己的女婿就好了!

    ……

    淬玉阁早已不复往日清冷寒酸的模样,自从叶挽将它彻底改制之后,淬玉阁在短短三个月之内俨然已经跻身于整条首饰街最受欢迎的店铺之一。每日的盈利非常可观。

    一楼的大堂内四散着不少身着华贵衣裙的千金小姐,其中不乏贵妇官太太,只觉得每次淬玉阁上新的东西都十分的夺人眼球,新奇又精致。

    叶挽一走进铺子,便被兴旺的生意吓了一跳。她昨夜听叶富贵提过最近淬玉阁生意红火,没有想到居然生意这么好,连这种炎热的夏季也有千金小姐亲自上街采买逛街,就为了亲眼见一见这淬玉阁新奇的首饰。

    这样的盈利要分给褚洄三成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叶挽咂舌。

    辅一走进,角落里眼尖的木子就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叶挽,那笑意直接从嘴角咧到了耳朵根子:“公子,您来啦!”

    他大咧咧的呼声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一些千金小姐们顺着木子的目光看去,只见是一个打扮俊俏潇洒容貌清秀又不失大气的翩翩少年。有眼尖的立刻就认出来这是如今炙手可热红极一时的新晋小将,就算没听过叶挽名头的在一眼间被这个少年卓绝恣意的风采吸引了眼球。要知道,现在排在燕京少女们想嫁的名门公子中的第一名的,可不就是这个年纪轻轻前途无量的叶小将军么。

    “木子。”叶挽微笑着避开那些胆大热情的千金小姐们**的目光,走近激动的目瞪口呆的木子身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最近如何,公子不在,没有闯祸吧?赵掌柜呢?”她瞥了一眼柜台的方向。

    木子笑眯眯地扬起头道:“小的怎么敢闯祸给公子添麻烦呢,小的最近表现特别好!稍后小的拿账本来给您查查,表现的好小的还想厚颜无耻地请您给小的赏赐呢。赵掌柜的前两日回乡省亲去了,现在店里就小的和姐姐两个人在……哎呀,好久没见公子了就是话特别多,姐姐和姚小姐花小姐就在楼上最后一间雅间内,姚小姐说您今日可能会来的,已经等了一上午了。”

    他活泼开朗的样子已经比刚见到他时好的太多了。叶挽微笑着点点头,径直朝着二楼而去。

    二楼有不少隔间,专门为那些不愿意在一楼露面的大家闺秀千金等准备,木子会将品质好一些的首饰一一送去给她们亲自挑选。最后一间是叶挽当时专门留给姚清书和花滢的,方便她们可以随时过来泡一壶茶闲坐片刻。

    还没有进房间,就听到了花滢兴奋的叽喳声:“昨天我哥哥回来呀,还给我带了礼物,是北境独有的特产,滢儿还是第一次吃到呢。虽然味道一般般吧……唔,滢儿还是原谅哥哥的不告而别好了。”

    另有一个温婉的声音道:“花公子此去北境也为大燕解了危急,滢儿的不告而别也太夸张了。”

    “哼,那她没有带滢儿嘛,自然就是不告而别了!而且也没有跟我具体说说叶哥哥打坏人的情况,真是讨厌……哎呀,说道叶哥哥,他怎么还不来呀,姚姐姐你不是说叶哥哥今天会来嘛?”

    叶挽倏地推开门,看着房中三个和谐相处的美人,笑道:“我这不就是来了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姚姐姐也真是,为什么不直接差人去将军府喊我一声,还害得我去姚府跑了个空。”

    再次见到叶挽,相隔好几个月。看着身量仿佛又拔高了的清隽少年,三人心中都充盈着感动。

    姚清书掩唇笑道:“我怕差人去府上叫你,你会放下正事儿不干直接跑来与我们相见,遂还是留了个口信等你有空了再来。横竖我们平日里也无事,在这里等等也没什么的。”

    木娘见到叶挽起身想拜,叶挽立刻阻止:“跟公子就不要这样了吧,木娘腿脚不便,坐着就好。”

    “公子。”木娘不好意思地笑着,激动的模样不比楼下的木子逊色几分。“您终于回来了。”

    叶挽点点头在桌边坐下,却见花滢一副气鼓鼓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叶哥哥骗人!”花滢刚刚还一副极为思念叶挽的模样,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变了脸色,“你这个大骗子,你都不给滢儿回信,亏得滢儿还写信拖姚姐姐一起寄给你!”

    叶挽见她气的脸鼓成了包子,莫名道:“什么信?”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