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1 不好,被下药了!

    次日

    零碎的暖阳,穿过窗门,照射在满屋浓情蜜意的卧室内,增添了一抹耀动人心的暖意。(看啦又看小说)

    庄九蝶腰膝酸软坐在梳妆台前,一边用梳子梳着迷人的秀发,一边嘴里碎碎叨叨,骂着某个不死不休,把她折腾垮的男人。

    他说,这是为洞房花烛夜,提前预热一下身子。

    可把她给气坏了!她再也不信什么,一切,听从老婆大人的安排的鬼话了。

    放下梳子,瞅着脸上,那些红手印,有了乔天的药膏护理,已然奇迹般淡了下去。

    只要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脸上的皮肤也恢复原有白皙红润,容光焕发。

    她咧嘴一笑,笑容明媚而不张扬,继而扶着腰肢站起身,施施然走出卧室,来到书房。

    门是开着的,看到伏案疾书的男人,她心神微微一震,尽管日看夜看,还是不由得被他身上,一股稳健冷敛的男性魅力,给吸引住目光。

    耳边,传来里面对话的声响,她晃了一下神,这才发现书房里还有一名年轻的男子在,他站在乔天身侧的书台前,双手自然垂落在双侧,头微微低着,恭谨有方。

    这个人,正是昨夜在客厅里,跟乔天匆匆说完耳语后,转身就走的人。

    既然他们有事商榷,也不好贸然进去打扰,反正也不急于一时进去见乔天,她下意识扭头就走。

    没走两步,便听到里面在谈什么内鬼的事,她眉头微微一蹙,好奇心催使下,又倒回书房门前,侧身驻足停留下来。

    之前乔天就说,有内鬼在内部作祟,因为这内鬼,她不止一次两次与乔天闹过脾气,就是怕他会错将她当成这个内鬼。

    不过后来,听乔天的语气里,明显已经知道这个内鬼是谁,但一直留着这颗毒瘤,迟迟不把它拔除,永绝后患,想来一定有他的安排。

    她悄悄挪了挪身子,靠近书房的门壁,再把耳朵偷偷贴在门墙上,以图听得更为清楚一些。

    不为别的,只为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

    “海外几个分部的重要项目,内部还没有对外公开,消息已经不胫而走,导致这几个重要的项目,都被突然撅起的新公司对手抢了去。”

    “左心知道,集团这些事,不属于左心的职责范围内,不该多嘴插手,可要是再这么由着这个内鬼任其做大,集团利益损失是小,左心担心……”

    言及此处,他顿了顿,抬了抬眼皮子,看了看办公桌前神色晦暗的男人,斟酌了一下,继续道:“左心担心的,始终是您的安全问题,恕左心斗胆请缨,拿下这个内鬼,以儆效尤。”

    乔天不置可否,随手关了电脑,眼眸悠悠一抬,眼神幽幽扫了他一眼,“你出去吧!”

    “可是老板……”左心还想劝些什么,可话还没完全说出口,乔天已经面色阴翳挥了挥手,他不敢再多嘴下去,只好低头闷声走了出去。

    出了书房门,见到门外的庄九蝶,眼里倒是不惊不讶,还给她行了一个鞠躬礼,以示尊重打招呼后,便脚步沉沉离开。

    显然早就知道,她在外头了!此人警觉性非常强,绝非一般的保镖可比。

    不然,也不会是乔天的首席保镖。

    只是,他鞠躬的时候,不巧,庄九蝶刚好看到他耳背上,也有一个小小的“s”型特殊纹身。

    这个特殊纹身,眼熟得很,好像是国际……

    不,可能是她记错了吧!她摇了摇头,挥去心中的疑窦。

    “原来他叫左心啊!”

    她大大方方走了进去,擅自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乔天的办公桌前,眉眼含笑,两个手指敲了敲办公桌,状作思索了一下,“嗯,心腹的心,好名字,是不是还有个叫右心的心腹保镖?”

    “醒了,午饭吃了吗?”乔天眼神变得温柔睨着她,不答反问。

    对于她的突然闯入,他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神色波动,左心能知道她躲在外面听,那乔天就更没有理由会不知道。

    庄九蝶双手托着腮帮子,目不转睛看着他,眼神里,是掩不住的满满爱意,她柔声笑道:“还没有,想找乔先生赏个脸,一块去用午餐。”

    “老婆大人发话,为夫自是随叫随到。”乔天推动轮椅,退出办公桌,漠然俊毅的脸庞上,早已敛去刚刚的阴霾之色,嘴角噙着一抹养眼且温暖的笑意,道:“那就有劳夫人辛苦一下,送为夫去趟餐厅。”

    “这客气,好假。”她扑哧一声,欣欣然站起身,几步来到乔天的轮椅后面,推着他慢慢出了书房。

    “其实吧,我觉得左心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内鬼一日不除,我不管你有什么安排,我就是担心你,怕你受到危害。”虽然不知道这个内鬼是谁,为什么乔天要欲擒故纵,但她赞同左心的提议,必须尽早将这个内鬼除之,以绝后患。

    乔天沉默了片晌,才出声道:“你是来当说客的?”

    “不是,我和这个左心一样,出发点都是担心你的安全问题。”

    她推他进了电梯,几秒后,又出了电梯,迎面而来,刚好撞到最近极少露面的罗复容。

    他伸手挠了挠头顶,稚趣一笑,笑出了两个极其亲和力十足的小酒窝,“大哥,嫂子,中午好!”

    “中午好,在忙什么呢?最近都很少看到你。”庄九蝶面带微笑和他打了招呼,便瞟了一眼不动声色,但眸光不知不觉间变得冷沉下来的乔天。

    罗复容自以为表现得不慌不忙,眼神还是控制不住泄露出一丝心虚的怯色,瞄了一眼乔天,又笑呵呵看着庄九蝶回道:“公司事务多,最近又忙着搬家,多谢嫂子挂念。”

    “你要搬出去住?”庄九蝶怔了一下。

    他低下闪烁不安的眼目,再次抬起眼目时,笑意堆满在他童叟无欺的稚气小白脸上,解释道:“对,大哥和嫂子的婚期,眼看马上就要到了!若我还继续赖在乔园住,那就是太不懂规矩了。”

    “你是下定决心,要自立门户了?”乔天面无表情,突然吭声道。

    庄九蝶暗暗揣摩一下乔天的话意,再敛眸看向看似并无什么不同于以往,却处处都让人感觉到不对劲的罗复容,他道:“大哥言重了!我只是怕打扰到您和嫂子,才想着搬出去住。”

    “随你,”乔天至始至终都没有看他,唯独一次抬眸,却是看向身侧发愣的小女人,温声道:“你看你,饿坏了吧!还不走?”

    罗复容有些尴尬,只好依势让开路,庄九蝶回神也是尴尬笑了笑,旋即推着乔天,准备前往餐厅用餐。

    罗复容又急急叫住他们,“对了!大哥,四爷刚刚来电,邀您过去一趟。”

    庄九蝶脚步一顿,轮椅也跟着停下来,乔天头也不回,只是不冷不热吱了一声:“嗯!知道了。”

    背后没了声响,只传来进门的脚步声,庄九蝶悄悄回过头,眼神复杂看了一眼就快要消失的瘦小背影,便默不作声推着乔天,一路来到餐厅都没有说话。

    入了餐桌,沈妈热络送上中西口味都有的美味佳肴,菜色虽然丰盛,当中却要属五蛇汤最合庄九蝶的胃口。

    记得罗复容说过,乔天也喜欢喝蛇汤,庄九蝶便给他和自己各盛了一碗,难得臭味相投一次,谁知喝完汤以后,乔天什么菜也没吃,就去找四叔了。

    她一个人看着满桌佳肴,只是动起筷子夹了一点汤肉吃完,不知为什么,也是没了胃口,便回了房间。

    刚入门,浑身就开始怪异起来,像吃错了什么东西,又不像是这么一回事,燥热得很,哪哪都不舒服,仿佛只想要寻求一种释放。

    她难受得解着衣服,努力回想着,刚刚和乔天只喝了五蛇汤,以沈妈谨言慎行的为人处事风格,是不可能弄一些有问题的蛇汤,来给他们吃的。

    可这心痒难耐的感觉……

    不好,被下药了!记得以前混迹在地下城的时候,可没少见过那些被下媚药的女孩,便是这种症状,满身不受控制想要得到慰籍。

    她浑身香汗淋漓,直感觉快要疯了,大步冲进卫生间,反手立马锁上门,继而打开冷水阀,慌慌忙忙拿起蓬头,一下子把自己淋成落汤鸡。

    可是心头,那股想要男人的可耻想法,还是不断侵蚀她的心志,她扫开脸上的湿发,颤抖着手,放了满满一浴缸的冷水,身子骨一扑,整个人都浸泡在里面。

    冰冷刺骨的水温,一下子完败了身体里面,燥热难忍的烈火,她咬牙哆嗦着身子,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股像熊熊烈火一般的**之火,又开始在身体里作祟,在心里挠痒痒一般作乱,作得她心乱如麻。

    该死的!这可恶的下药之人,到底下了多少的药量在汤里面,才会有这么大的药效。

    乔天这会儿,是不是也跟她一样,中了药,欲火难耐?

    刚这么想着的时候,卫生间的门锁,突然传来钥匙钮开锁的咔嚓声,但门并没有被打开,因为门被她进来的时候,从里面反锁了。

    是乔天回来了吗?如果乔天同样药性发作,返回来也不无可能。

    可是,庄九蝶心里,隐隐感到不安起来,她仅存的一点意识告诉自己,不能开门。

    她咬紧牙关沉下身子,让寒入骨髓的冷水,尽可能浇灭身上的燥热,极力忍着这种从里到外难以言喻的难受感。

    “九蝶,快开门,是我。”外头儿,传来乔天低沉磁性的好听嗓音,依旧是那么熟悉溺人。

    听到声音,庄九蝶一双就快被药性磨灭理智,变得愈发迷离的眼眸,突然一亮,整个人像着了魔一般,狼狈不堪爬起身。

    想也没想,便带着对心爱之人的渴望,拖着湿漉漉不受控制的身子,蹒跚来到卫生间门前。

    当她的小手,按在冰凉的贵金属门把手上时,又猛地缩回手,晃了晃头。

    这阵冰凉的手感,刺激得她神志清醒了不少,理智也回来了不少。

    刚刚这声九蝶,叫的很不对劲,乔天都是叫她小混蛋,要么就是叫她夫人,亦或是直接叫老婆大人,从来没听过他叫她九蝶。

    现在这声九蝶,叫得看似正常,反而显得不正常。

    她拢紧身上的衣服,眼神朦胧,目光浮游不定,身子软绵绵瘫坐在冰冷的地上,背靠在卫生间的门板上,久久不做声。

    门外的人,又很有耐心敲了敲门,“九蝶,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我也很难受,你快开门好吗?”

    她咽了咽口水,浑身热得扯开衣服,辗转又被理智拖了回来,忙又捂紧衣服,声音有些沙哑的蒙道:“你以为学着乔天的声音,就能骗过我吗?做梦,我知道你是谁。”

    站在门外的男人,心头不由得抖了一下,但转念想着她就算知道,又能如何?

    连天都在帮他,本来他还头疼着,要怎么支开乔天,没想到四爷刚好来电请人,真是走运。

    现在,整个乔园的人,都被他下了药弄晕过去,只待他履行古川仁子的指意,和里面这个美妙的女人行完事,他便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

    刚好,他第一眼在霖庄见到这个女人时,便不由自主对她产生起非分之想。

    这次,古川仁子授意他做这一切,既能展现出他的诚心,又能如愿以偿,何乐而不为。

    他心里清楚,从走出第一步起,便已经没有退路。不过,他不后悔,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又甘于一生总在人下。

    “嫂子,你真的很聪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不同于那些徒有其表的女人。”

    他脸色有些难看,双手捶落在门板上,缓缓闭起眼睛,自嘲一笑的说:“所以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已经被你深深地吸引了。”

    罗复容,原来真的是你?庄九蝶嗤笑埋着头,早前在电梯偶遇时,看他和乔天虽只是三言两语,可她察来察去,就觉得不对劲。

    不管是乔天对他突然冷淡下来的态度也好,亦或是他自己给人不易察觉的一言一行,都让她不由得把他和内鬼联想到一块去。

    没想到还真的是他,亏得乔天那么重用他,把集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经理大任委以他身,他反而吃里扒外,弃明投暗,帮着红樱会来算计她和乔天。

    可恶!这不是白眼狼,又是什么?她咬了咬唇,斥道:“知道我是你嫂子,还心生邪念,快把解药交出来。”

    “对住了!嫂子,没有解药,”他一把掀开布满血丝的眼,满目狰狞之色,接着道:“这是古川仁子给我的秘制红诱,药性奇强霸道,你要么和我**一场,要么欲火难耐,七窍流血而死。”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