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27意外频出

    这女生绝对有病,自己大了人家七八岁,光这岁数就弥补不了,还能让廖凡白看上?人家又不眼瞎,放着长的漂亮的郝宝贝不要,反过来和你在一起?除非廖凡白出现意外变成了傻子,不然就算是失忆了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看啦又看小说)

    他那样一个天之骄子会看上你?别逗了!

    郑欣恫潇洒地走了,被人彻底无视扔在原地的米静婉握紧了拳头,将心里被无情抛下而引发的怒火强行压下,因愤怒而扭曲的脸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既然你不出手,那就只好自己来了,只是你别后悔,等我腾出手来一定要报今日之仇。

    第二天下午,郝宝贝到达大礼堂时廖凡白等人还没来,今天他们有一场数学竞赛,要到节目开始时才能到。

    郝宝贝也不着急,决定先去化妆,等她化好妆廖凡白等人也该来了。

    到了后台,还没等郝宝贝坐好,一旁的女生传来了尖叫声。

    “啊~”

    声音不小,全后台的人都听见了,更何况是坐在她旁边的郝宝贝。

    郝宝贝诧异地看向旁边的女生,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吓晕过去。

    这是什么鬼?脸上左一块右一块的东西是什么?别告诉我那是化妆化成这样的?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学姐快速地跑到女生身边向镜子里的人看去,而后这位学姐也差点尖叫出声,意识到这里场合不对,赶紧捂住了嘴巴。

    “怎么搞的?你脸上的东西是什么?”

    只见坐在郝宝贝旁边的女生一脸的呆滞,不敢置信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大面上看女生脸上有好几块指甲盖大小的红斑,可再仔细看就能发现那红斑是由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点组成,这些小点太小太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不会是过敏了吧?你吃了什么东西吗?”

    郝宝贝想了想,这些东西好像是过敏引起的,吃错东西的面比较大。

    这时女生和后来的学姐也回过神,赶紧互视一眼。

    “小芳,你好好想想,今天都吃什么了?是不是过敏啊?”

    被小做小芳的女生急的都要哭出来了,既担心自己的脸会不会被毁掉,也担心一会的演出会被她搞砸。

    听了学姐的问话,小芳摇了摇头。

    “没有,我没什么过敏的东西,我今天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和大家吃的都一样啊!”

    郝宝贝仔细想了一下,除了吃错东西那只有化妆品不对了。

    想到这里郝宝贝看向小芳桌子上的化妆品。

    “你是用这些东西上的妆吗?”

    小芳点了点头,“没错,我刚上完妆就发现不对了,脸有点红,我也没太在意,还以为腮红打多了,就去和同学聊天了,等我回来坐在这里休息时才发现不对。”

    这进小芳已经开始不自觉地用手挠脸,又怕把脸挠花了,也不敢用力,急的又小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学姐,我脸好痒啊,不会毁容了吧?怎么办呀?好想挠啊。”

    说完,小芳又要去挠自己的脸,郝宝贝见状赶紧制止了她,双手用力拽住小芳的手腕放在两边,严肃地说道:“你不能挠,一定得忍住。学姐,这样不行,你赶紧联系老师送她去医院,不然耽搁了就晚了。”

    学姐听后一捂额头,“该死的,把这事给忘了。你们在这儿等一下,这位同学,你帮我看一下她,千万别让她挠脸,我这就联系老师和救护车。”

    说完,学姐风风火火的走了。

    这时已经有很多的学生围观过来,全都安慰女生,让她别急,过敏症不会让她毁容,让她安心。

    郝宝贝瞅了眼化妆台上的化妆品,怎么瞅怎么看熟。

    “小芳,你的化妆品是你自己带来的吗?”

    小芳点点头,哽咽着回答道:“是,我自己带来的,我们舞蹈社的女生人手一套上台用的化妆品,就是为了上台方便,不过,我今天没用自己的粉底,我的用完了,昨天回去太晚,今天上午也有课,就没来的及买,还是从你桌子上拿的,是你的化妆师借我用的。”

    “没错,是我借给她的,她的刚好用完了,又和我这个牌子一样,我就借给她了。”

    郝宝贝身后走出一个女生,是话剧社负责化妆的学姐,也是这次演出专门负责给郝宝贝上妆的化妆师。由于她是女主,每一场戏都要补妆,换头型,工作量相对较大,所以她单独有一个化妆师,而其他人则有另两个负责化妆的学姐负责化妆。

    郝宝贝听完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小芳一直在用自己的化妆品,也从来没有过敏的症状。而负责化妆的学姐借出去的也是同一品牌的化妆品,按说也不存在过敏的事情,那她的脸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过敏呢?

    这种情况有二种可能,一,小芳得罪了人,或者是不想让她上台,有人想替换她,所以对她下了手。二,针对的人不是小芳,而是她。

    如果是第一个,那么能替换她的人就有了嫌疑,可是据她所知小芳参加的这个舞蹈可不是一两个人表演,而是足足有二十多个人一起表演,没有打头一说,而小芳也是排在中间位置,不靠前也不靠后。至于得罪了人这一点,也不太可能,小芳个性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心计,有种傻白甜的感觉,得罪人基本上不太可能。

    如果把第一种可能性排除出去,那就是第二种可能,有人要对她不利。

    想到这里,郝宝贝眯起了眼睛,眼中带上了杀气。

    是谁要这么做?对她或者他有什么好处?

    她来演花木兰把原来演花木兰的张琳琳乐的不要不要的,巴不得她来演,害她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更何况那位张学姐呆萌的可爱,性子也直,有什么说什么,就算不满意也会直接说出来,决不会做出这事儿。另外她超喜欢话剧,对话剧有种狂热的痴迷,是决不会允许有人破坏它的,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她自己,那就更不可能了。

    不会是她,那又会是谁呢?她还得罪了谁没想起来?那个舞蹈社的郑欣恫?她甩手走了,她参演的舞蹈也没选上,不会是恨上她了吧?可是她的家世不弱,肯定知道她的来历,如果出手对付她被人查出来,于她没有半点好处,弄不好还会连累家人。再说了,她大家族出身,什么事没见过,对付她还不容易?用不着用这种手段吧?对于她来说也太小儿科了点儿。

    那还有谁呢?

    郝宝贝一时间想不出来,正好y大舞蹈社的学姐回来了,向郝宝贝道了谢,扶着小芳走出了后台。

    郝宝贝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出神,心里暗自琢磨着是谁要害她?现在没害到她,却连累了无辜的人,那人会不会难过?看到她没事,会不会继续对她下手?

    “郝宝贝,过来上妆吧,再不化妆就来不及了。”

    负责给郝宝贝化妆的学姐拍了拍郝宝贝的肩膀,示意她过去化妆。

    郝宝贝瞥了眼小芳桌子上没来的及收起来的化妆品,心里有了阴影,这个时候也不想用学姐箱子里的化妆品了,赶紧让她去另两个学姐那里借用化妆品。

    负责给郝宝贝上妆的学姐愣了半天,又看了眼小芳桌上的化问妆品,立即明白了什么,脸色沉了下来。

    这是有人想害她,还是想害郝宝贝?不管针对的是谁,敢用她的化妆品下手,当她是死人吗?别让我逮到这个人,不然……

    负责化妆的学姐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郝宝贝松了口气,她怕学姐误会她的意思,可见到她的脸色和举动就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并且愿意配合。

    学姐动作很快,不多时就拿了所需的化妆品回来了,话也不多说,快速给郝宝贝上好了妆。

    郝宝贝化好妆,起身准备换衣服,当她拿起衣服走到室内的换衣间时突然想到了小芳的遭遇,又多了个心眼,拿起衣服翻来复去看了半天,最后还真让她在衣襟的前端发现了问题。

    郝宝贝眯起眼仔细看了看,低头沉思。

    看起来针对的人是她没错了,只是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想干什么?只是让她出丑,还是想弄出点儿别的事儿来?

    郝宝贝半眯着的眼里迸发出阵阵寒气,如果此时身边有人,就能发现她周围的空气下降了好几度,让人身心都跟着发冷。

    郝宝贝没动衣服,而是叫来了负责服装的学姐,让她仔细看了一眼,又在前襟上拿出一枚绣花针。

    如果一直站着还好,只要郝宝贝弯腰,这枚绣花针一定会扎进郝宝贝的小腹,受伤是肯定的了,如果她忍不住出声,演出也一定会搞砸。

    负责服装的学姐脸色不好,沉着脸拿起衣服先将绣花收了起来,又仔细检查一遍,没发现什么太大问题才松了口气。

    “这件衣服能穿了,先换上吧。”

    郝宝贝接过衣服直奔更衣室,换好服装后走到负责服装的学姐面前,想了想认为自己应该提醒她一声,于是就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学姐,别怪我多嘴,我觉得这次的事不简单,我建议你好好再检查一遍我们要穿的衣服,免得到时候出问题,上台后出了问题可就来不及了。”

    而且她也想知道那个人还有什么手段。

    负责服装的学姐精神一凛,来不及向郝宝贝表示感谢,急忙转身走了。

    郝宝贝想了想,也跟着去了放服装的外间,由于就属他们表演话剧的服装多,这里已经全被话剧社的服装占满了,而刚刚离开的学姐正在忙碌的检查服装。

    这一检查还真让她检查出了问题。

    一双郝宝贝第二场要穿的鞋不见了,还有双靴子里倒放着图钉,图钉扎在鞋前掌的鞋垫下,不仔细检查根本看不见。还有所有士兵要穿的连接一片片铠甲的链子都松了,只要有大幅度的动作就会掉下来。

    另外道具组那边的学长见到这边出了问题也开始重新检查道具,就怕道具也被人动了手脚。不多时负责道具的学长开始气急败坏,手里拿着杆红缨枪生气的大吼大叫。

    郝宝贝仔细一看,红缨枪的枪头已经掉下来了,而连接枪头的枪杆上涂着蜡,显然是用蜡后粘上去的,只要上台打斗,枪头直接就能掉下来。

    负责道具的学长吼了两嗓子,又开始检查别的东西,这次他更加认真了,就怕漏了东西出问题。

    最后检查的结果让负责道具的学长都要气疯了。搭建假山的一个椅子腿都松动了,只是不厉害,不认真看看不出来,只要有人站上去说不定就会晃动,从而掉下来。这个椅子的高度在两米五左右,郝宝贝要踩着另两个椅子才能最后站在上面,而另两个椅子腿却完好,显然是不想她发现异常,直接让她摔个狠的。

    方宇这时也到达了后台,看着眼前的一堆出问题的服装和道具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这是谁干的?咱们得罪人了?”

    郝宝贝叹了口气,走到方宇近前带着歉意说道:“方学长,这件事恐怕是冲着我来的,应该与大家无关,这件事是我连累了大家,很抱歉。”

    话剧社的人都在这里,全都一脸阴郁地看着出了问题的服装和道具,也在想着到底是谁看他们不顺眼,要这么整他们,现在听到郝宝贝这么一说,众人愣住了。

    “怎么会呢?你才来几天啊?能得罪谁呀?你别瞎想。”

    “就是,郝宝贝,你别瞎想,你人这么好,能得罪谁呀?”

    “我看这事不简单,不管是冲着郝宝贝还是冲着谁,都是咱话剧社的人,他干的这事就是冲着咱们话剧社来的,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得把这人揪出来。”

    张琳琳愤恨地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张琳琳的话得到了全话剧社的认同,一致认为不管是冲着谁都是冲着话剧社来的,这事得追查到底。

    郝宝贝无奈地揉了揉额角。

    虽然对他们的理解和包容很感动,可事实就是事实,不是逃避能解决的了的,为了避免以后出现埋怨,还不如现在把事情讲清楚。

    “我要用的化妆品被人动了手脚,只是我还没来得及用就被小芳给用了,还有那些发现问题的服装和道具,都是我要用的,那铠甲之所以全坏了,是因为这些铠甲里有我一份,而那人不知道我要穿哪件,所以才都动了手脚。看起来这人不单单是想让我出丑,那个图钉和那把椅子都说明这个人想弄伤我,不让我好过。所以你们应该是被我连累了,应该不是冲着话剧社来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从这些坏了的东西上看,的确是冲着郝宝贝来的。只是他们都挺喜欢这个长相漂亮,聪明好学,没有架子,又爱帮助人的小妹妹,他们不想让郝宝贝多想,想让她能够放下心来好好表演,只想着表演结束后抓住这个人,给郝宝贝出口气。

    一群学长学姐们围着郝宝贝安慰,正在这时廖凡白来了。

    “这是怎么了?”

    廖凡白的出现如同给郝宝贝吃了颗定心丸,觉得只要他在,这些事儿都不是什么事儿,他很快就能解决。

    廖凡白疑惑地看向被围在中间的郝宝贝,见她面色红润,还带着笑颜,暗自松了口气。

    只要宝宝没事就行,其他的事都不是事儿。

    郝宝贝走到廖凡白近前,伸手拉住了他的大手,笑着问道:“考试结束了?”

    廖凡白点点头,“刚结束就赶紧过来了,现在都已经开始第二个节目了,你准备好了吗?”

    郝宝贝傲娇地一扬头,“那当然,我是谁呀?”

    廖凡白伸手刮了一下郝宝贝的鼻子,又将人按进自己的怀里。

    她傲娇的样子太可爱了,真想亲一口,只是这里人太多,真亲了他的宝宝该生气了,还是别看的好,免得忍不住。

    郝宝贝被按进廖凡白的怀里,刚想温情一会儿,猛然想到了那个搞破坏的人,于是拉紧廖凡白的衣领,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神色凝重地说道:“小白,有人针对我。”

    廖凡白面色一冷,身上立时散发着杀气,眯着眼看向话剧社的众人。

    话剧社的人看到廖凡白来了还挺高兴,心想着总算有人能安慰郝宝贝了,可还没等他们高兴一分钟,廖凡白就立即变脸了。

    宛如实质的杀气向众人扑去,让话剧社的众多学长学姐们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退后两步。

    “小白,你干什么?学长学姐们对我很好的,你不许这样。我是说有外人针对我,不想我好过,为此我都连累学长学姐们了,我都够羞愧的了,你还这样,以后还让我拿什么脸来面对学长学姐们呀?”

    郝宝贝见廖凡白将杀气收了回来,不满地瞪了眼廖凡白,又转回身向话剧社的一众成员鞠躬道歉。

    “很抱歉,他不了解情况,误会你们了,都怪我话没说清楚,真是不好意思。”

    廖凡白听完郝宝贝的解释也觉得不好意思,向众人点点头。

    “不好意思,误会你们了,今天晚上有时间我请大家吃饭,也顺便感谢这段时间各位学长和学姐们对宝宝的照顾,这段时间麻烦大家了。”

    廖凡白态度诚恳,又肯定了大家对郝宝贝的照顾,这让众人都感觉到很舒服。再者说他们也不敢和廖凡白真对上,就刚刚那冰冷的杀气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他们吓的腿都软了,这时听到他道歉还不赶紧接着?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