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最多就是看上你的肉体

    偌大的浴室中,一阵耀眼的白光过后,响起了某人惊讶的一定程度的叫声。(www.k6uk.com)

    “卧槽!”

    看着眼前**着上身的男人,慕千泠彻底懵逼了。

    早不变晚不变,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变回来了!

    “我……我说不是我干的,你信吗?”

    凤凕的黑着脸看了一眼她放在自己胸前的手,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你说呢……”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趁着他最弱的时候这么对他!

    让他穿女装,给他画画像,让他写字骂自己,还敢扒他的衣服给他洗澡!

    真是活腻了!

    “我,我说……你可能不会信……”

    慕千泠一边说,一边哆哆嗦嗦的把自己的爪子从男人身上拿下来。

    不是她怂,主要是现在凤凕的头发是黑色的,要是她猜的没错,应该是武力值爆表的状态。

    像是要印证她的猜测一样,凤凕一个眼神,装满洗澡水的浴桶瞬间炸裂开来,温度刚好的水溅了一地。

    出于求生的本能,慕千泠撒腿就跑。

    可还没跑出房间,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绊住了双腿,眨眼间就升到了半空中,然后快速坠落,不停的反复。

    “啊啊啊!”

    那飞快的速度,让慕千泠除了尖叫,再发不出其他声音。

    不知道上上下下了多少次,慕千泠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双脚终于接触到了地面。

    被气的不轻的男人早已穿好了衣服,居高临下的看着瘫倒在地上的人,拎起她的衣领就走。

    “凤凕,咱们有话好好说,毕竟是我把你从西明带回来的,好歹也算救你一命……卧槽!”

    话还没说完,直接被男人扔进了她的房间。

    凤凕的声音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怒气,“把字和画像都拿出来!”

    慕千泠身子一颤,原本准备起身的动作硬生生的改成了紧贴着地面。

    “要不还是别拿了吧,我怕你杀了我。”

    她亲手教小包子写的字,自己再清楚不过,要是被凤凕看见了,还不得直接让她变成一堆粉末。

    回应她的,是右手边一个冒着黑烟的大坑。

    盯着那好几米深的大坑,慕千泠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用最快的速度翻出昨天才珍藏起来的白纸。

    “拿过来!”

    慕千泠浑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是抗拒的,可是迫于男人爆表的武力值,只能咬咬牙走了过去,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其实我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凤凕一把将她手中的白纸扯过来,低头的一瞬间,身上的怒气成倍飙升。

    第一张:凤凕是贱人。

    第二张:凤凕是变态狐狸精。

    ……

    第十张:慕哥哥,凤凕崇拜死你了。

    凤凕一张接着一张的往下翻看,在看到那句“慕千泠,凤凕要给你生孩子”的时候,手上的白纸尽数化为粉末。

    生孩子!还敢让他生孩子!

    到底谁才是会生孩子的那个!

    暴虐的杀气在四周弥漫,慕千泠双腿直颤,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

    “一日夫妻百日恩,媳妇,咱们可是成了亲的,你可不能谋杀亲夫啊!”

    “媳妇,这是情趣,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

    不管她怎么说,男人就是一步一步的逼近,那有力的脚步声,一下接着一下,像是踩在她快要跳出来的心脏上一样。

    更让她崩溃的是,她已经没地方可以退了。

    后背抵在坚硬的墙壁上,慕千泠紧紧的盯着男人指尖的白光,生怕自己也变成粉末。

    “媳妇,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喊你哥哥,我穿女装让你画,我写字骂自己,我给你生孩子行不行……”

    “现在就生!”

    卧槽!什么情况?

    正满嘴胡说八道的人,做梦都没想到会得到男人的回应。

    他刚才好像是说,让她现在就生……

    她……怎么生?

    “媳妇,生孩子这种事,它不能着急,怎么也得等十个月啊,再说了,我一个男人生孩子,不太合适吧?”

    凤凕眼中的怒火又旺了几分,她还知道男人不能生孩子!所以还是把他当女人是吗!

    今天就让她长长记性,看看到底谁是女人!

    眼看着男人的目光变得幽深,慕千泠突然觉得后脊有些发凉。

    她是不是要变成粉末了……

    “你能不能给我留个全尸,看在咱们成了亲的份……唔!”

    一张俊脸突然在眼前放大,慕千泠吓得身子一抖,口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恶狠狠的吻住了嘴唇。

    他他他……

    平日里高速运转的大脑,此时一片空白。

    不容抗拒的大手扯开本就有些松垮的腰带,几下就褪掉了雪白的外袍,慕千泠全都没有心思去管,满脑子都是自己被美男强吻了的震惊。

    直到咬紧的牙关被强行撬开的那一刻,慕千泠脑子里轰的一声。

    哪还顾得上什么武力值爆表的事,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力气,一把将几乎把她压在墙上的男人推了出去。慕千泠看了一眼被他脱下的外袍,那标准的男装,让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悲愤。

    抬手狠狠的擦了擦被吻过的嘴唇,看向凤凕的眼神几乎要杀人。

    “尼玛的!死断袖!”

    她费心费力又费银子撩了那么久的美男,竟然是个强吻男人的断袖!

    这个残酷的认知让慕千泠几乎快要喷血,出门的时候飞起一脚,不只是房门,连整个门框都倒在了地上。

    屋内,被当成断袖的男人眉头紧锁。

    他刚才是怎么了?怎么会对她有那种想法……

    一定是被她气昏了头。

    终于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凤凕这才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外袍,转身走出房间。

    第二天一早,浅音浅兮刚刚起床,就看见自家王爷带着两个黑眼圈急急忙忙的冲进了书房。

    王爷这是怎么了,起这么早太不正常了吧?

    鉴于自家王爷一反常肯定没好事的做事风格,两个丫鬟赶紧跟了过去。

    “王爷,你看什么呢?”

    眼看着她们一进门,某人就把手里的书藏了起来,浅音浅兮觉得肯定有鬼。

    “老子看什么用得着跟你们交待吗!”

    慕千泠起身就是一顿吼,把手里的书往地上一摔,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两个丫鬟一脸懵逼,她们也没说什么呀,就随便问了一句,怎么这么大火气。看了一眼被摔在地上的书,浅音浅兮好奇的走了过去。

    王爷起这么早,到底是为了看什么书?

    在两人好奇中带着疑惑的目光下,书的第一页缓缓掀开,一男一女**相对的画面,毫无征兆的出现在眼前。

    这是……春宫图!王爷竟然在看这个!

    两个丫鬟瞬间双颊爆红,扔下书就跑出了书房。

    王爷实在是太……龌龊了。

    被认为龌龊的某人,此时正躲在花园里的假山中,小心翼翼的掏出怀里的医书翻看。

    看到“绝情蛊”三个字的时候,小心脏一阵狂跳,脸色越来越黑。

    ……

    浅音浅兮觉得,王爷今天真的很不正常。

    一连几天眼里只有小包子一个人,发现小包子不见了,竟然不生气也不让她们去找,甚至还隐隐有几分高兴是怎么回事?

    而且,从来都用右手吃饭的人,今天怎么换成了用左手拿筷子?

    在某人数不清第多少次夹不起来菜的时候,浅音实在忍不住了,“王爷,你要不要换一只手?”

    再这么下去,午饭非得吃到晚上不可。

    慕千泠好不容易夹起来的鱼肉,因为她的一句话,又又又掉了下去。

    阴测测的眼神,看的浅音直缩脖子。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没做,浅兮你在这陪着吧。”

    浅音急急忙忙的说完,转身就走,生怕某人又拿她撒气。

    这一转身,正看到从门口进来的男人,浅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王爷,他……凤凕回来了。”

    慕千泠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抬眼,看到的就是已经站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回了银发。

    他昨晚没走?

    藏在袖中的右手紧紧的握了握拳头,慕千泠把筷子往桌上一摔,抬腿就走。

    媳妇回来不应该上去献殷勤吗?王爷怎么还生气了呢?

    两个丫鬟看看她那怒气冲冲的背影,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小跑着跟了上去。

    不只是她们没看懂慕千泠的举动,凤凕眼中也闪过一抹疑惑。

    按照她那什么时候都不肯吃亏的性格,看见他应该冲上来就打才对,怎么一点要动手的意思都没有?

    正想着,某个满身怒气的人又冲了回来,站在门口朝他一指,“老子不养断袖,你,从哪来回哪去!”凤凕是断袖?

    两个匆匆赶来的丫鬟,隐晦的看了他一眼,对自家王爷的反常理解了一些。

    难怪王爷这么生气,满心欢喜娶到手的媳妇竟然喜欢男人,也是够悲催的了。

    两人那惋惜的表情,看的凤凕脸色越发的冷了。

    “你再说一遍!”

    “再说一遍怎么了,死断袖!赶紧走,别让老子再看到你!”

    空气中都是渗人的冷意,浅音浅兮表示对这种情况早就习惯了,淡定的退了出去,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估计又要打上好一会儿了,再加上王爷需要消气的时间,她们还是两个时辰以后再来吧。

    “卧槽!你们别走啊!”

    慕千泠气势十足的准备以多欺少,一转头,两个丫鬟竟然已经没影了。

    尼玛,这两个坑主子的丫鬟!

    眼看着对面的男人是要打架的节奏,慕千泠根本就不敢动手,丢下一句“老子不跟断袖打架”,推门就跑。

    可惜,两只脚还没迈出门口,就被扯着领子拽了回去。

    “打就打,你以为老子怕你啊!”

    知道跑不了了,慕千泠抬手就是一拳,来了个先下手为强。

    习惯性挥出去的右拳,撞上了男人那比她大好几圈的拳头,点点黑色的血迹从指缝渗出。

    凤凕眸光一动,反手将那手腕攥住,强行掰开她的手掌。

    本该光洁的掌心,拇指大小的伤口处不断有黑色的鲜血流出,看样子是刚刚结痂,却因为之前的一拳裂开了。

    这是……

    “看什么看,没见过受伤吗!”

    蛮横的吼声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心虚。

    慕千泠使劲的挣扎了两下,奈何被攥的太紧,根本抽不出自己的手。

    “绝情蛊,发作了。”

    凤凕的声音平淡如水,却让忙着挣扎的人脸色一变。

    他怎么知道她中了绝情蛊?

    “发作了又怎么样,你松开老子,老子照样能把你打趴下!”

    她的挑衅,凤凕仿佛没听到一般,直直的盯着那象征绝情蛊发作的伤口,像要把它看穿一样。

    然后,在慕千泠惊讶的眼神中,另一只浮动着白光的手覆上了她的伤口。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慕千泠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干什么!凤凕你个不要脸的,打不过老子就出阴招,你……”

    “慕千泠,我允许你喜欢我。”

    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慕千泠头顶一阵天雷滚滚。

    他允许自己喜欢她?

    这男人到底是怎么顶着一张认真脸,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的!

    “你特么有病吧!老子脑子进水了才会喜欢你个死断袖!”

    真是够了,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他这么自恋。

    那暴跳如雷的模样,看在凤凕眼里就是恼羞成怒了。

    绝情蛊会发作,自然是因为动了情,昨晚她还好好的,这期间又只和他接触过,那让她动情的人,除了他还会是谁。

    虽然他对她没什么感觉,不过既然她喜欢他,那他就勉为其难的把她带回去,留在身边吧。

    决定带她一起走的男人,心情大好的收回手,“蛊毒我帮你压制住了,以后不用不敢见我了。”

    原本慕千泠还在惊讶的盯着完好无损的掌心,听到凤凕用冰冷的嗓音说出这句话,再也无法忍受他的自恋了。

    伸手在怀里掏出一本医书,翻到记载绝情蛊的那一页,直接甩在了男人身上,“你特么自己看!”

    “看到没有,最后一行,中了绝情蛊的人,起了色心也会引起蛊毒轻微发作!”

    凤凕将目光移到最后一行,果然看到了她说的那句话,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精彩起来。

    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种情况……

    见他看到了,慕千泠抬手在他肩膀上戳了戳,“昨天抱着老子又是强吻又是脱衣服的,老子有点反应不正常吗?还说什么允许老子喜欢你,老子最多就是看上你的**了,懂不懂?”

    眼看着凤凕的脸色迅速变黑,某人悠哉悠哉的往门框上一靠,“凤凕,自恋是病,得治。”

    满脸贱兮兮的笑容,十分欠揍。

    于是,她就真的挨揍了。

    几分钟后,凤凕看了一眼被自己打的趴在地上不起来,两条胳膊死死护住脸的人,觉得刚才的事情也没那么生气了。

    长腿一迈,留给某人一个矜贵无双的背影。

    听着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慕千泠小心翼翼抬起头,确定男人离开以后,咬牙切齿的站起身。

    “凤凕,你特么给老子等着!等老子……”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着男人那冰冷的眼神,慕千泠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我是说,你等着,等晚饭做好了,我派人叫你一起吃。”

    对于她这秒怂的技能,凤凕一如既往的给了一个嫌弃的眼神。

    本着打不过就认怂的原则,慕千泠对凤凕,绝对好吃好喝当大神似的供着,之前指着人家鼻子让人家走的气势,一点都看不出来了。初夏的天气,对于慕千泠这种既怕冷又怕热的人来说,是一年之中最舒服的了,闲着没事就往凉亭中的软榻上一躺,满满的幸福感。

    浅音浅兮一个负责喂葡萄,一个负责接葡萄皮,对自家王爷懒到连手指都不愿意抬的情况,彻底无力吐槽。

    纳兰璃月和顾清麟来的时候,看到就是她躺在软榻上无比惬意的画面。

    “王爷,国师和顾将军来了。”

    两人都走到了跟前,慕千泠还是一副没看见的模样,浅音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下。

    “来就来了,老子堂堂摄政王,还得给他们行礼啊。”

    不耐烦的声音,硬生生的让两个男人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本来想问问她这次从西明回来有没有受伤,看她这样,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他们不出声,慕千泠就完全当他们是空气,指挥着浅音浅兮继续喂葡萄。

    最后,还是顾清麟忍不住了,开口问了一句,“摄政王,你的王妃呢?”

    他也不是想知道凤凕在哪,只是为了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可惜,某人的回答让气氛更加尴尬了几分。

    “昨晚折腾的太晚,王妃这会儿估计还下不来床呢。”

    顾清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那瘦弱的小身板,再回想一下凤凕的身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纳兰璃月就比较直接了,张口就是一句慕千泠耳朵都要听出茧子的话,“不知羞耻!”

    “就你知道羞耻,该成亲不成亲,整天跟着个一样不成亲的征远将军厮混,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有一腿似的。”

    在旁边待的好好的顾清麟一脸懵逼,他们两个互相看着不顺眼,为什么他无辜躺枪。

    “你别胡说八道!”

    纳兰璃月气的不轻,嘴唇都微微颤抖着。

    “行了行了,有事赶紧说,一会儿被本王气死了就没机会说了。”

    知道他不经逗,慕千泠也懒得继续逗弄下去,催着他们直奔主题。

    见她这么直接,顾清麟也不再试探,将来找她的目的说了出来。

    “你给我那些证据,为了什么?”

    他追查多年,只查到了父母是被人设计才战死沙场,无论如何都查不出背后设计的人是谁。

    可她却派丫鬟给他送了那么多的证据,直指背后设计的人是丞相。

    “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给你证据就是想要借你的手杀了老丞相呗,本王这么善良的人,可从来都不杀人。”

    太过玩味的笑容,还有开玩笑一样的语气,换来的是两个男人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的眼神。

    如今慕梓辰随时都有可能逼宫篡位,她这个时候想杀丞相,未免太过凑巧。

    “你是不是还想要那个位置。”

    疑问的话,却被纳兰璃月用了肯定的语气。

    她一直说自己不想要皇位,那她做这么多事,又怎么解释。

    慕千泠微微愣了一下,随后鄙夷的摇了摇头,“肤浅,太肤浅。”

    “本王这种风流潇洒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皇位,别用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送给纳兰璃月一个无比嫌弃的眼神,慕千泠转向一旁的顾清麟,语重心长的说道:“别总被美色迷惑,成天跟国师这么肤浅的人待在一起,你早晚也得跟他一样,动不动就总觉得别人要篡位,弄的跟皇位是他媳妇似的,看的比慕梓安还严。”纳兰璃月和顾清麟后悔了,他们不应该来找她直接问的,就她这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说话方式,怎么可能说出一句实话。

    看话题基本是被自家王爷终结了,浅兮出于同情,决定给两个男人一个赶紧离开的机会,免得继续受自家王爷摧残。

    “王爷,午饭做好了。”

    感激的看了浅兮一眼,纳兰璃月和顾清麟立刻起身告辞。

    “要走了?不准备留下来吃午饭吗?本王这里的饭菜味道挺不错的,而且,还有好酒哦~”

    听她提到有好酒,纳兰璃月瞬间想到了那次跟她在一起喝酒,条件反射似的捂了一下肚子。

    “多谢摄政王的好意,我们还有事。”

    说完,直接拉着真的有意留下喝酒的顾清麟走了。

    慕千泠隐约还能听见顾清麟疑惑的声音。

    “有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没事也不能留下,她的酒不能随便喝。”

    想起在茅厕蹲了三个时辰的酸爽,纳兰璃月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当天下午,慕千泠就收到了老丞相残害忠良,被下旨处死的消息。

    “慕梓辰没出面保他?”

    虽然是纳兰璃月和顾清麟一起弹劾,可是慕梓安这下旨的速度也太快了点,估计连证据都没看全呢。

    浅兮摇了摇头,“听说不只没帮忙,还落井下石了,顺便推举了一个人补上丞相的空缺。”

    饶是慕千泠早就知道慕梓辰的阴狠,还是小小的吃了一惊。

    老丞相帮慕梓辰铺好了篡位的路,以慕梓辰现在的地位,想要保住老丞相也费不了多少力气,不仅不出手帮忙,还顺便踩了一脚。

    这对待队友的方式,也是没谁了。

    就他这样,登基了估计也坐不了那皇位多久。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