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一章 重见天日盼长生

    最好的修行,就是进入漫长的路途,确定自己擅长的领域,寻找自己热爱的方式,见识路途里最顶尖的人物,领悟他们的修行方式,立下目标,并在未来的日子里,努力去实现它。(看啦又看小說)

    对于长生大赛,王常林充满期待,虽然不敢奢望进入长生榜,但一定要进入内门,如果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恐怕就真的要等到自己修炼到天人合一境。

    现在的他只是地元境巅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天人合一?

    时间在慢慢流逝,王常林焦急的内心开始不断充满以前的回忆。

    恢复前世记忆这段日子,王常林几乎没有时间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思考前世今生。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记忆也是有密度的。

    有些记忆,占据了你生命的大部分时间,但它就像悬浮的云朵一样漂在那儿,随手拨开,无滞无碍。

    有些记忆,只占据生命的片刻,像一颗砂,但它深陷在你心里,沉下去,挖不到,拔不出,拿不起,扔不掉,无论你走多远,总会不时想起,那儿有一颗刺痛你的砂。

    其实,记忆就是你的前世,未来才是你的今生。

    王常林只不过比常人多了另外一份记忆,一份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但这份记忆似乎有些沉重,因为它带有沉甸甸的使命。

    更有些人,他们在自己人生的二三十年之后就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

    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修行啊!”

    王常林叹息一声,长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

    外面以古文儿为首,还在不断寻找王常林的踪影,其中还包括十七皇子牧纹白。

    牧纹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包括将唐惊天和整个齐雲峰都拉拢过来,到头来竟然失去王常林的踪迹,这笔买卖可不是吃亏吃大了?

    这些天古文儿几乎就将落雨峰翻个底朝天了,可惜真的没有王常林的蛛丝马迹。

    一连二十多天过去了,王常林的虚丹几乎都吃完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吞食虚丹的速度太快,一个月十枚虚丹是万万不可能够的,就算出去之后也得重新想办法。

    “这个洞实在是太小了,还是扩大一些吧?”王常林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

    “如果你想让长生门的高手发现,你尽管可以自行开辟空间。”虫王的声音在这个空洞当中回应。

    “嗯?这是为何?”王常林一愣。

    “我们瀚海螟虫一族开辟的空间,本身就带有隐藏气息的属性,我们之所以能吞噬万物,正是靠着这无声无息,加上现在是靠夜明珠取光,当然不会被发现。”虫王算是解释了一下。

    王常林点点头,说的也是,如果自己在地底几十丈之处开辟一个空间,长生门的大高手肯定会感受到其中的气息。

    这也正说明了为何这么多天竟然没有人发现他的原因。

    “明天就要出去!”王常林突然笃定地说道。

    “你随意。”虫王不屑地回应道。

    不管虫王怎么对自己嗤之以鼻,反正王常林做好决定,一定要出去。

    伤势没有完全恢复,实力还是地元境巅峰,只不过已经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可惜还有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我的身体强度已然达到极限,三番五次遭到破坏的身体,当初林语馨的血液当中到底蕴含着什么,为何我的恢复能力竟然如此之快!”王常林感叹道。

    他自己的身体结构要比以前的时候改变很多,尤其受伤之后的恢复能力,这绝对要感谢当初林语馨给自己输的血,这些血液彻底改善了自己的体质。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呢?”王常林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

    似乎带着一种期待,当天早上天还没有亮,王常林就按照虫王的指引,从一个阴暗角落当中冲出地面。

    “这么多天没有呼吸新鲜空气,还有些不习惯呢!”王常林欣喜道。

    “地底的空气未必比外面差!”虫王不满地说了一句。

    王常林没有回应它,他知道虫王在长生门中也不敢太频繁的露面,每一个门派总会或多或少的高手能够窥视出一些蛛丝马迹。

    当年在大相国寺,除了花佛爷宁怜花之外,还有隐藏在深处的太上长老,陈道清作为大相国寺的大师兄,连这些人的面都没见过。

    现在的虫王不复当年之勇,哪怕短时间内将它的力量附着在王常林身上,也只是多了一个通天境的力量罢了,它的境界已经跌落在天人合一境。

    远处的天空还泛着鱼肚白,花草树木上的露珠随着微风在慢慢滑落,掉落在泥土中重新滋润着花花草草。

    “九王爷?”

    王常林直接返回那条山涧,当初的住处已经没有人了,这里似乎也有人来过。

    殊不知,这些天落雨峰的人早就将这个山涧翻了个底朝天了。

    “看来我得自己孤单地住在这里了。”王常林无奈地说道。

    “天下王!”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不正是九王爷沙尧水吗?

    “我就知道天下王会没事的!”沙尧水有些激动地说道。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不住在这里呢?”王常林笑着说道。

    “我确实不住在这里了,现在我住在齐雲峰,牧纹白收留了我,可我担心你某个时间会回来,所以我每天早上都来这里看一眼。”沙尧水激动地说道。

    “也亏你有心,这个牧纹白倒是可以结交。”王常林点点头。

    这两次都是牧纹白挺身而出,这样的人,在皇族之中也算是一道清流,不像是那种自私自利的人,这两次连命都拼上了。

    不管他带有什么目的,王常林知道自己已经欠下他的人情了。

    “长生大赛什么时候开始?”王常林突然问道。

    “还有三天,现在报名快要截止了。”沙尧水突然说道。

    “啊?那我怎么办?”王常林一愣。

    “你放心,因为我们坚信你能回来,所以牧纹白早就帮你报名了。”沙尧水笑着解释道。

    “不错不错,果然聪明。”王常林长舒一口气。

    有这样的朋友在,何愁自己不能在长生门大施一番拳脚。

    以前的时候,总觉得这世间像是一大群人在黑暗中行进,遇到什么状况各凭运气。也看似来来往往很拥挤,其实都是自顾自的孤独。

    陈道清当年就很孤独,他觉得自己的理想抱负永远都没有人能理解,也从来都得不到别人的支持,除了自己的师父陈道清,别人都只是假惺惺的跟自己客气而已。

    你被朋友骗了,不是因为你不了解朋友,而是因为你自以为了解朋友。

    当初陈道清与血厉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最终血厉跟他反目成仇,最终设计杀死他的也正是这位好朋友。

    天下之间的关系,谁又能说得准呢?

    因此,在当初的人际关系之中,陈道清便逐渐总结出了一个最合乎自己性情的原则,就是互相尊重,亲疏随缘。

    他相信,一切好的友谊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刻意求得的。

    有些时候,再好的朋友也应该有距离,太热闹的友谊往往是空洞无物的。

    王常林很开心,在人情世故当中,牧纹白做的非常完美。

    沙尧水背负着沙海王的嘱托,以及当初他与王常林并肩战斗后的感情。

    牧纹白不一样,王常林当初带着目的性与他接近,再次见到他,已经是一年以后。

    二人在这一年当中没有任何交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或许盘根错节之中,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咱们还是去齐雲峰吧,以免再出什么幺蛾子。”沙尧水催促道。

    “你先回去吧!”王常林摇了摇头,“确定好时间,你将长生大赛的事情了解清楚,再来告诉我。”

    “怎么?你还要继续留在这里?”沙尧水不解地问道。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王常林没有去解释什么。

    三天时间,不多也不少,但王常林的地元境还没有突破,这在接下来的长生大赛中很不利,先不说长生榜,单单是那些天人合一境高手,就足以让自己捉襟见肘。

    “我有九鼎乾坤图护体,这是任何人都没有的优势。”

    不过,在绝对力量面前,任何法宝都是无用的,九鼎乾坤图只能保证王常林的安全,却无法带给他胜利。

    瀚海螟虫是绝对不可能在长生大赛上使用的。

    首先,瀚海螟虫一出现,注定会引起轰动,甚至可能引起仙魔两道的震荡,这绝对不是王常林想看到的。

    其次,瀚海螟虫只要出现,势必就要吞噬,长生大赛也只是点到为止,无需夺人性命,何况是都是同门。

    最终,只有法宝二字不停地在王常林脑海中穿梭。

    “如果这次顺利,我一定要返回龙城,取回我的天星斩月刀和天谕流芳箭!”王常林狠狠地说道。

    到了关键时刻,连一件像样的法宝都没有,何谈胜利?

    日上三竿,沙尧水已经前去打探关于长生大赛的事情,而王常林一个人却兜兜转转,来到落雨峰上。

    “站住!”

    数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王常林面前:“这里不允许男弟子进入。”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