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四十五章

    “原定的迁徙时间是九日后。(看啦又看小说) ”关泓领着四方镇使, 站在班岚身侧, 皱眉看他用魔气凝出一个巨大的镇压符文, “保险起见,你们最好在七日内完成……”

    班岚凝神将一重一重的魔气聚拢,化为一个个细小的符文压入巨大的符文内,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细细回复关泓,闻言便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待一重魔纹压入,才略微喘息道:“好……五天。”

    “什么?”关泓盯着那符文,有些走神,“五天?可以吗?”

    “尽全力的话, 可以。”班岚深吸一口气, 手指翻飞间, 又是丝丝缕缕精纯的魔气聚拢到掌心。

    关泓探究地看一眼班岚, 奇道:“尽全力啊……这么好心?”

    班岚似笑非笑地斜睨回去:“那晚辈或许该仔细问问,关前辈为何要这般努力帮忙遮掩?”

    这关泓打一出现就没有表露出过敌意, 后来更是直接跟他透底说“不会为敌”——且不论这话是否可信, 至少关泓做的事情确实没有恶意。

    “你这杂毛鸟啊, 比茕芜还惹人烦。”至少人家不会追根究底。关泓嫌弃地撇了撇嘴,往旁边走了两步,腰间的银铃晃悠着作响:“利益勉强算是一致罢了。”

    不过就算是一致, 他们是魔修,班岚是仙修, 立场也不会全然重合。

    “前辈似乎对外界形势知道得不少。”班岚回过头, 继续凝结出一个个的小符文, 比上一重的更加细小、但更加凝实。他并没有非要寻根问底的意思,但这关泓做事也实在很有趣,估摸着是个有主见的,而且消息似乎也很灵通,就是不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班岚分神思考着之前交谈过程中,关泓透露出来的一丝丝讯息,觉得有点难办。这家伙的立场……恐怕和他的师尊,或者说背后的整个组织有所不同;这就导致班岚不能从关泓的态度里摸清楚这个组织的意向,也同样摸不清楚关泓自己的想法,两头模糊。

    关泓不以为意地笑笑:“消息?当然知道些,算不得灵通,否则我等也不会被重明鸟给堵在这里头,早就带着魔兽跑了。”

    顿了顿,关泓又皱眉抱怨道:“啧,天知道那群鸟什么时候有脑子扩建情报组织了……那个什么听风还是听雨阁的,神烦。”

    班岚:“……”

    班岚有些汗颜,手里的符文一个个凝聚出来,口中则艰难地道:“关前辈,实不相瞒……聆风阁是晚辈开的,重明鸟此番动作也是晚辈出的主意。”

    关泓脚步一顿。

    关泓薅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咬牙切齿道:“听风阁是你建的!?”

    厚重的、熟悉的威压轰然沉下,非常狗腿地表达着关泓不那么愉悦的心情。

    “前辈。”班岚作为一只光凭威压就能压死元婴修士(进阶后还没试过别的)的神鸟,应对这种威压实在不痛不痒,却还是装模作样的停下了动作,挪挪脚尖,开口道:“前辈,您这样我不好做符文。”

    关泓不情不愿地收回了威压:“……哼。”

    班岚微不可见地勾勾唇,缓声道:“关前辈,晚辈并非有意针对。您目前的做法恐怕也与您背后的势力有些分歧,想必是与外界的动向有关系。”

    关泓沉默地扫一眼班岚,并未出声反对。

    班岚的神识关注着关泓的反应,见状,便继续道:“想必前辈是能明白晚辈想要扩建聆风阁的原因的,若是聆风阁限制了前辈的行动,您与晚辈说一声,我便让聆风阁把影响前辈的措施尽数撤了……但也仅限于影响到了前辈的部分。”

    关泓的脸色稍缓,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踯躅一下后,忽然开口道:“不用改变太多,若是你们净化失败,把外头那些重明鸟暂时撤了,容我等迁出去便可。”

    班岚点点头,道:“可以。不过前辈真的不打算直接先带着魔兽迁出去吗?”万一封印强度出问题,那邪气还是可能冲破四方镇压,直接影响到魔渊中的魔兽的。

    “……不了。”关泓拧起眉,“提早迁徙这种异动,也会让我师尊察觉的。”魔兽皮糙肉厚,为了避开邪气,大不了暂且在乾坤袖里头关着,关个十天半个月还不至于受多大影响。

    不过空间好像不太够?关泓算了算,自己有个乾坤袖,四方镇使有两个,还真不太够;要是让他问茕芜和尚借佛珠子,他又有点别扭。

    “你们谁手里有乾坤袖可供魔兽暂时落脚?”这么想着,关泓便直接问道。

    “洛前辈手里有。”班岚顺口答了,微微一思索,便知道了关泓的顾虑,随即道:“若是乾坤袖空间不够,我可以现场炼制两个,不过稍微有点费时,大概需要一天时间。”

    神兽的链子、颈圈都带有神兽威压,把这些普通魔兽关进去是万万不可的,胆小些的直接吓死都有可能;体内存储空间同理。至于班岚的小洞天,虽说能装魔兽,但充斥着灵气的地方会让魔兽不适,而且这也算是个底牌,总不好直接暴露给立场不明的关泓。

    “……”关泓可疑地沉默了一下,接着拿手指点了点面前那个巨大的魔气符文,“你不是阵法师吗?还会炼器?”

    班岚:“……”

    班岚眼神飘忽了一下:“其实晚辈还会炼药。”

    关泓木着脸呵呵道:“哦?”

    班岚诚恳地谦虚了一句:“不过炼药才刚入门。”普通药剂能炼制了,雷元丹什么的上古丹方发挥还是不稳定。

    关泓有点心塞了。

    这只杂毛鸟,会阵法,会铭文,会炼器,会炼药,就连魔气都能在经脉中流转而不是浮于表面的操控……

    关泓虽然了解一点这鸟的来路,却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种族的天赋。

    “班岚。”关泓忽然开口,牛头不对马嘴道,“倘若有一天你颠覆了修真界,记得留我一条命。”

    班岚:“……啊?”

    关泓身上的气息飘渺得跟茕芜大和尚有得一拼:“阿弥陀佛。”

    班岚:“……”他选择闭嘴。

    关泓也不说话了,眼看着班岚把凝聚出来的第五波符文一个个压入,再度分不出神,便抱臂立在一旁,眯起眼睛,暗暗琢磨了起来。

    嘶……要不要跟这厮透露点消息?总有一种预感,这鸟能帮上他们的忙。

    ·

    等班岚把九重符文尽数压进去,整个符文成型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半日。

    浓黑的魔气脱离了班岚带着灵力的身体,悬浮在半空时,瞧上去竟是与灵气一般无二的暗金色;班岚站在原地缓了缓气,眼中划过一丝疑惑。

    “发现了吗?”关泓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后,同样看着那个符文,低声道,“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魔气,和我的灵气瞧上去一模一样?”班岚迟疑道。其实与他的灵气感知起来也相差无几。以往他去的魔渊,或多或少都掺杂着灵气,因而魔气都显出深深浅浅的黑色来;他还从没见过浓缩后反而成了金色的纯魔气。

    班岚动了动手指,虚空握了一把空中的魔气,觉得除了比灵气更具攻击性、更加难以驯服,以及天生和仙修的体质排斥以外,似乎与灵气没有太大差别?尤其是稳固在符文里之后……

    “嗯。”关泓微微点头,似是不经意地道:“要是正统修魔的人数与仙修相差无几,你觉得会如何?”

    “!”班岚猛地回过头,对上关泓似笑非笑的棕红色眼瞳,发觉里面写着某种认真与凝重。

    “会……爆发战争。”班岚喉头动了动,有点干哑。

    “魔修的战力远超过仙修。”班岚想象了一下,毫不犹豫道,“仙修会觉得恐惧,肯定会想办法削减魔修数量,而魔修也会野心膨胀,同样会想统治仙修。但是这个假设不可能,能够承受修魔之痛的人百不存一。”

    “没错,不可能。”关泓移开了视线,微微垂眸,脚尖踢了踢石子,“天道是公平的,就算有修魔者天生适合用魔气,不比承受魔气排斥之苦……那数量也会少得可怜。”

    班岚瞳孔一震。

    传说中的……魔族,就是天生适合用魔气的种族,这与白虎族里头的猜想不谋而合。关泓看似无意的话实际上非常刻意——这一瞬间,班岚几乎立刻就确认了,魔族是存在的。

    或者说,魔族是存在过的。

    数量稀少,但绝对强大。

    至于平衡……

    处于顶端的平衡者,要的永远不会是势均力敌的对手,而是一览众山小的问鼎。

    只要不处于顶端,没有一个主宰,那么……就不会有安全感。

    曾经的仙修,或者说仙族,把魔族覆灭了,或者说强行削减了——覆灭是不可能的,势均力敌的两者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天道也会庇佑,留一线机会。

    那为什么现在没有任何魔族的记载?没有任何迹象?没有一个魔族?

    班岚的思维越转越快。他觉得关泓的话是真相的一角,却还缺了一个关键的阶梯。还有一个重大的空缺,是比魔族的存在还要紧的东西。

    “啪。”关泓的手轻轻拍在了班岚肩上,把班岚拍得回过了神。

    关泓仿佛什么都没说过似的:“行了,别闲聊了,我去把那石台点破,你通知其他人随时准备好镇压。乾坤袖不够,我就勉强信你一回……总之别给我搞砸了,镇压要是漏缝儿了让邪气钻出来,我薅了你的毛。”

    班岚:“……”

    他还真没听到过这么朴实无华的……威胁。手机用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新进入首页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