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二章残阳似血

    小枝心中暗道不好,自己可能是说错话了,赶忙一边握住阳虎的手不让自己窒息一边改口道:“大人不要误会,此事并非出自我之口,全曲阜城都是这么认为的。(www.k6uk.com)大人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他们的看法。”

    阳虎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缓缓放下了小枝。

    咳咳~小枝揉了揉喉咙,一双眼在背对着自己的阳虎身上上下打量,他无意间陈述地一件自以为是事实的事情竟然引起阳虎如此剧烈的反应,此事定有蹊跷!

    阳虎渐渐平静了下来,沉声道:“你说整个曲阜城的人都认为是我害死了家主?”

    小枝再也不敢托大,心想这阳虎的手劲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他斟酌着说道:“大致如此,您和公山大人叛~离开曲阜城的时间和执政大人病倒的时间吻合如一,而执政大人又因中毒身亡,矛头直指你二人。”

    “笑话,我阳虎虽有心更进一步,却从未打过家主的主意,此心天地可鉴。若非逼不得已,我又怎会行此下策?”

    “大人的意思是有人陷害与你?难道~”

    阳虎一抬手打断了小枝的话,说道:“你走吧,不管你身后之人是谁,回去告诉他,家主之死绝非我阳虎所为。至于那些觊觎费城的人,尽管过来便是,就看他们能否吃得下了。”

    “阳虎大人,执政大人的死若是与你无关的话,就~”

    “够了!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你走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

    小枝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看阳虎一脸的阴翳,终究没有说出口,对着阳虎一拜过后转身离开。

    在偏厅的拐角处小枝用力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随后走出城主府。站在府门口,小枝一手捂脸一手指着大门骂道:“阳虎,你不顾血脉亲情,迟早会遭报应的!”喊完,遁入人群之中。

    在小枝离开后,阳虎大声喊道:“阳瑞,备车!我要去见公山不狃。”

    一个剑眉星宇的少年从偏厅后的帷幕中走出,对着阳虎行礼道:“是!”少年名阳瑞,不是阳虎的长子,但却是阳虎最喜爱的孩子,从阳瑞的身上阳虎甚至能看到一丝十年前少正倥的身影——翩翩少年,意气风发。

    阳虎的车驾从城主府出发前往城西公山不狃的府宅。在城主府对面的一个小巷子里,小枝倚着墙壁注视着渐行渐远的车驾。

    小枝身旁一个挑着扁担箩筐的老者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不是,你到底买不买啊?”

    “买,买,老伯我可跟你说啊,这费城我很熟悉的,你这烧饼要是不好吃,我找上门你肯别怪我不尊老哈。”说着小枝扔给老者几枚铜板同时从箩筐中取出两个还透着一丝热气的烧饼。

    老者一边吆喝着“烧饼,好吃的烧饼。”一边离开了城主府附近。小枝蹲在墙角啃起了烧饼,空气中弥散的寒冷让烧饼不一会儿就冻得冰凉,小枝的吃相也从咀嚼变成了撕咬……

    公山不狃府宅,阳虎没有等候门人的通报就径自走了进去,阳瑞紧随其后,在家他们是父子,在外他们是将军和士兵,将军所至,士兵必随之。

    “哈哈,阳虎大哥,哎呀,瑞侄儿也来了。”公山不狃接到通报后赶到院子中相迎,笑道:“今日这是什么风把阳虎大哥我吹到这里来了啊?”

    阳虎脸色有些难看,冷哼了一声,直接往主厅里走去,公山不狃没有露出丝毫不悅之情,依旧是一脸笑意的跟在阳虎身后走向主厅。阳瑞紧随二人之后,在二人进入主厅之后将手中的青铜剑一横,将跟随在公山不狃身后的下属和卫士们挡在门外。

    进屋的公山不狃看到了这一幕后瞳孔微微收缩,随后平静地摆摆手示意门外众人退下。

    砰!门被阳瑞背后一脚踢上了,他站在门口,挡住那些虽然老实下来但依旧不肯离去的公山不狃的手下,宛若战神。见阳瑞守在门口,这些人心有不甘但还是渐渐退去。

    主厅之内,阳虎和公山不狃对桌而坐,阳虎面色阴沉地问道:“公山不狃,我们相识多久了?”

    “自从我十八岁进季孙府之后就一直在阳虎大哥手下行事,多次得大哥相助才走到了现在,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

    “好,二十多年了。”阳虎有些决绝地说道:“我用这二十多年的情义换你一句话,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大哥请讲。”

    “家主是不是你害死的?”

    “不是”,公山不狃斩钉截铁地回答道:“我恨这个时代、恨自己的处境也恨家主,但我从未心生弑主之意,因为我知道死了一个季孙意如还有一个季孙非,再死一个季孙非,还有无数个季孙氏后人,我的处境不会有任何改变。”

    阳虎的脸色稍有缓和,公山不狃继续说道:“我不会单单杀季孙意如,要做就灭了季孙一族,取而代之。”

    轰!阳虎怒发冲冠,将桌案直接掀翻,吼道:“为什么?”

    公山不狃被掀翻的桌案压在身上,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不慌不忙地将桌案推开,公山不狃站起身来说道:“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若大哥真要一个理由的话,那就是大丈夫当如此!哈哈!

    是的,我早有图谋,经过精密部署和拉拢人手之后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了,可最终季孙意如还是发现了我的图谋。。多亏上天有眼,在我的计划差一点就功亏一篑的时候让季孙意如突发恶疾,下了一道逮捕令之后就不省人事了,这样我才能有反击之力,并有了今天的境地。”

    “你既有反意,可家主为何对我也?”

    “大哥是想问季孙意如为何会罪及你吧?”公山不狃有些亢奋地说道:“你我关系甚密,,那老东西没有心力多想其它的事情,直接就下令逮捕你我二人。所以说,他不信任任何人,包括对他忠心耿耿的你,我的大哥!”

    砰!阳虎一脚将主厅的房门踢开,大步走了出去。

    “大哥你就这么走了?”公山不狃有些不解,按他的想法,阳虎要么直接接受事实,要么可能会狠狠揍他一顿,可怎么也没想到阳虎会破门而出。

    阳虎停下脚步但并没有回头,他背对着公山不狃冷声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要回曲阜祭拜家主,你,好自为之吧!”说罢,阳虎向着府外走去,阳瑞收起剑随阳虎而去。

    公山不狃站在门口伸出舌头舔了舔两瓣嘴唇后喃喃自语道:“大哥你终究还是不肯原谅我吗?可我已经坦白了呢!”

    当阳虎和阳瑞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公山不狃轻轻拍了拍手,几个黑衣人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公山不狃嘴角挂着一丝邪异的笑容说道:“知道该怎么做的话就去准备吧。”

    来时无影,去时无踪,几个黑衣人没有说一句话就又好像凭空消散一般,夕阳下只剩下公山不狃一个人有些落寞的背影,彼时,残阳似血……

    回到城主府,阳虎步履生风地往内院走去,阳瑞一边快步跟上他一边一边小声问道:“父亲,我们真的要回曲阜吗?”

    “瑞儿,我这一生愧对很多人,甚至包括你母亲,但唯独没有做过对不起家主的事。你连夜派人去通知所有听命于我的部众,邀他们明日城主府一叙,到时候我要当众宣布归意,然后带上所有愿意跟随我的人,将他们原原本本地奉还给季孙氏。”

    “是!孩儿这就去办。”

    阳瑞还没离开,一个武士就走到阳虎身边行礼道:“启禀大人,今日午时来府上的那个自称您侄儿的男子又登门了。”

    阳虎摆摆手说道:“不见!”随后又缓缓收回手掌,低声说道:“带他进来吧。”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