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 46 章

    此为防盗章  “你靠我这么近干什么?你吓到我了!”那个杯子碎了的女生瞧见时竟汐吓到自己还不道歉的模样有些生气,但是天生的淑女教育又无法让她大发雷霆, 只得细声细气地指责她。(www.k6uk.com)

    时竟汐仰头, 看见一个齐刘海的女生瞪着无辜又委屈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仿佛被人欺负了。她简直莫名其妙, 指着自己鼻子问她:“我?靠你很近?”然后又转头看向另一队排队接水的,再瞧一瞧自己和她的距离。大家一看都是差不多的,“你想太多了, 我对你没什么兴趣。”

    “你……”齐刘海的女生仿佛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 被人顶回去仿佛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回击,看起来很是无助的样子。

    “哎呀, 韩秋伶, 人家可是现在学校炽手可热的八卦大红人,可是冲进八班熊抱狄阅的小太妹,扛把子的俞逸飞都敢给他戴绿帽, 你说牛逼不牛逼。你说你还不绕着她走些,偏偏撞上去, 摔了个杯子算好的了,没有泼你满身开水算是你好运了!”旁边队伍的一个女生留着时下最流行的离子烫,笔直笔直的头发紧紧地贴在头皮上, 显得头发更加稀少。而那个带着水钻的铁发箍勒在她的脑袋上, 她看着都感觉有些痛。

    她的校服就那样敞开了穿, 露出里面短款的棉服。可能是想要展示自己的漂亮棉服又碍于要穿校服的校规, 所以才想出这种折中的法子, 很多高中女生都这么穿, 但是配上那头发,看起来实在是……有些邋里邋遢。

    “那……那又怎么样?向狄阅表白就能成功么,表白的人多了。哪个有好结果的?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随意欺负人了么?这杯子是我爸爸从英国给我带回来的礼物,要值三百块呢,请你赔给我!”韩秋伶憋了瘪嘴,直接伸手向她讨要。

    时竟汐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脚下玻璃渣碎得毫无品质,就跟街上那种十元店卖的或者是做活动送的印有商家广告的玻璃杯并无大差别。白爱表不表,杯子她肯定不赔,她还没说要计较韩秋伶甩了自己一身红糖水呢。她不想和这群无聊的青春期女生搞什么斗争,随意地跨过那群玻璃渣,就将自己的保温杯伸到水龙头旁准备接热水。

    那离子烫女又开始阴阳怪气:“是呀,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每天就想着博出位。听说已经叫家长了,这次不是记大过就是要全校通报批评,也许通报的时候还要你来念呢。”

    时竟汐诧异地回眸,通报让谁来念?韩秋伶?这名字怎么有些熟悉呢……

    啊,她灵光一闪,忽然想起这总觉得有些熟悉的名字和声音是谁了,就学校广播站的站长韩秋伶啊。每次在广播的时候就特意模仿一些主持人,感觉讲话尤其端着。学校的广播台有一档音乐节目,总是会在晚上晚自习之前开播。一些学生会点一些喜欢的歌送给同学或者朋友,比如祝同学生日快乐,祝同学天天开心,考试顺利之类的,一首两块钱,已经成了学校创收的小经济项目。

    而作为主持人的韩秋伶在她高二下学期结束,正式卸任校园广播站站长一职位的时候,忽然做了一件谁都没想到的事情。利用广播站的点歌台,给狄阅点了一首《情非得已》,而且还特地声明了这首歌表达了她这两年来的所有心情。

    广播站站长亲自带头表白,这真是一件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而且表白的那一天是在期末考试开始的前一天,所以在大家百无聊赖的备考时刻,这简直是让人津津乐道的大新闻。

    时竟汐瞧了一眼这韩秋伶,长得白胖白胖的,只是有一副听起来很女神的好嗓子。她记得那天他哥回去并不是很开心,甚至折腾着她端茶倒水切苹果,还嫌她苹果切得不好看。

    真是够了,时竟汐心里默默吐槽,你说说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喜欢对象,就应该像那些某一整齐划一的粉丝阵营一样搞好内部团结,这才到哪儿呢就相互倾轧起来。她无奈地瞥了她一眼,毕竟喜欢狄阅的那么多,引起他那么简单粗暴不爽的倒是很少见。

    “天啊你瞪谁呢!”离子烫立刻用手指指着她。

    “你什么意思?你朝我翻白眼?”韩秋伶这大家闺秀的软软模样端不住了,像是被她这不屑的一眼气着了,恼怒地推了她一下。

    “啊——我的手——”时竟汐一个不察,正在拿着水杯接开水的右手直接被她推到水龙头下,那滚烫的热水从手背上径直流下,在这冬日泛出白气来。这锅炉的水其实并不适合长期饮用,因为这是从自来水管直接通到机子里,反复烧开,不断沸腾的水。虽然前面已经有许多同学接过热水了,可是现在淌出来的水没有一百度也有九十度了,手背几乎是一瞬间就红了。她在应激之下,眼眶中就涌出了泪水。

    “你们干什么!”一个身影迅速闪过来,捏着时竟汐的手一瞧,白嫩的手指明显被烫出了一个大泡。

    时竟汐在泪光中看到狄阅,忽然委屈,拖长了声音向狄阅道:“哥——”

    哥?韩秋伶和离子烫包括周围的吃瓜群众们一脸不可思议,前一秒还是告白的爱慕者,现在就变成兄妹情深了?

    紧接着后面跟过来的就是狄阅妈妈胡美萱以及伍老师。胡美萱一见到时竟汐那只烫的红红的要起水泡的手就拧起了眉毛,吩咐狄阅:“快,带你妹妹去附近洗手间去冲一冲冷水,然后我们去医务室。”

    狄阅捏着她的手腕,不敢耽搁,立刻就带走了她。

    狄阅和时竟汐这对最近吸睛指数爆表的人走了之后,两队接水的人表情各异,感觉听到了个大新闻,准备回去八一八。

    “伍老师,秦老师,我没想到就在我眼皮子底下都能出现校园暴力!”胡美萱冷冷的扫视了那几个人,漂亮的嘴唇紧紧抿起,这个动作和狄阅刚刚简直是一模一样。

    伍老师满头冒汗,本来把时竟汐家长喊过来是准备好好批评一下家长,要多多疏导和关心青春期的孩子的,没想到事情还没待她张口说清楚,这时竟汐的家长就把他们一家人的关系说清楚了,她准备一大堆的欲扬先抑又欲抑先扬的话都没了作用,只是瞠目结舌了片刻就笑说只是误会,本以为时竟汐家长会迅速离开,结果她本着来都来了的原则竟然还要顺便去找狄阅班主任聊一聊,于是乎就在狄阅班主任和时竟汐班主任的联合护送下,就发生了这么件欺凌同学的事情,真是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跑到人家家长眼皮子底下上眼药。

    “你们这几个!到底怎么回事!”秦老师觉得实在是下面子,尤其是当着狄阅妈妈的面,更是丢尽了人。语气比寻常的训斥要更加严肃和激烈。

    “我……”韩秋伶被刚刚的变化搞得一时愣住,想要在狄阅妈妈面前不那么丢脸,又在这短暂的一时之间想不出好的托词,只得讷讷道,“对不起,老师,我没注意碰到她的。”

    胡美萱瞧着她畏畏缩缩吞吞吐吐的模样就知道这孩子正撒谎,瞧了一眼地上的玻璃渣:“是汐汐打碎了你的杯子?”

    “啊——,没有没有,”韩秋伶连连摆手,“我自己没拿稳掉地上弄碎的。”

    “那你还推她做什么?”胡美萱一听更不乐意了,摆出了一惯的晚娘脸。时竟汐以前都怕她生气,何况是这一群的小孩,于是脸上寒冰布结。

    “秦老师,伍老师,贵校该好好重视品德教育了!”胡美萱没时间跟这些小孩计较,立刻跟着狄阅的方向去找医务室了。

    看着英语老师周宁那标志性的“光明顶”,他正怒视着自己,似乎下一秒就要下来将她揪她耳朵。

    “我让你站起来,你没有听到是不是?!”光明顶眯了眯眼睛,将手里的书朝讲台上一掼,发出巨大的声响,眼中露出危险的光芒。

    “快快快快,赶紧站起来,别挑战光明顶了,他刚刚向你扔了三个粉笔头你都没醒,现在估计要气死了。”同桌女孩又开始用自己的手肘疯狂地捣她的手臂,小动作频率堪比那在笼子里奔跑的小仓鼠。

    时竟汐一瞧她,竟是多年的闺蜜兼同桌姚立雯,此刻的她竟然还幼稚地扎两个辫子,皮筋还是用的粉色。

    这怎么回事儿?是做梦吗?

    她刚刚不是被人贩子捅了一刀要死了?她猛地低头去看自己的腰腹,校服外套包裹住了安然无恙的身体。她动静有点大,课桌的桌肚里竟然调出来一袋拆了包装的巧克力曲奇饼干。

    她伸出手想要掀起衣服的时候忽然愣住,看见自己光洁干净的手,没有丑陋的伤疤,细细长长,白嫩无双,甚至中指指侧还有用笔磨出来的硬茧子。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