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2、说出来怕你不信

    新雨过后,山中弥漫着雨水和泥土的味道。(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鸟兽们抖落身上的水珠,晃悠悠的出来觅食,然而大雨洗去了食物的气味,这给它们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一座破旧残败的庙宇静谧的藏在林间,屋檐上的水滴承载了足够的重量,“叮咚一声”落入下方浅浅的水洼。

    龙峰幽幽转醒,他睁开眼,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的脸上,刺痛了他的双眸;喉咙里火烧火燎的感觉让他仿佛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喝过水了一样。

    “这是哪儿?”他的记忆有些混乱不堪,各种纷乱的碎片在脑海中不断闪现,令他几欲呕吐。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传来,郑丰捧着一叶山泉走了进来。

    他抬眼看到龙峰醒来,连忙上前轻唤道:“龙兄你可算是醒了,如何?身体有哪里不适吗?”

    龙峰看着郑丰,太阳穴突突直跳,十分痛苦。

    “头疼,口渴,还有一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话一出口,龙峰顿时被惊着了,他的声音沙哑粗砺,像是沙子在摩擦一样刺耳。

    “先喝口水。”

    郑丰将山泉捧到龙峰嘴边,龙峰不疑有他,咕咚咕咚牛饮了几大口,然后被呛得咳嗽起来。

    郑丰摇摇头,轻拍他的后背,说道:“别着急,慢点喝,又没人跟你抢。”

    抢?

    龙峰听到这个字,心里猛地一跳,记忆中一段拼图碎片仿佛得到感召,纷纷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悬崖寺庙里的一幕——

    火药爆炸,他被四分五裂,爆炸力将石门轰碎的同时也引发了山洞内的坍塌,无数的石块落下,白衣忍者被砸成了肉饼,最终,他们二人都没活着逃出来。

    龙峰微微一叹,却猛地一个激灵,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他竟然还活着!

    怎么可能?不应该啊!我亲眼看见自己被炸成碎片的,怎么可能还活着?难道又是幻术?

    龙峰心头一凛,猛的出手扣住郑丰脉门,将他反手压在身下,喝道:“大胆倭寇,你还想来骗我?”

    郑丰冷不防被龙峰扣住脉门锁了喉,心中正疑惑呢,再一听龙峰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龙兄你发什么疯?什么骗你?我怎么骗你了?还有,你为什么说我是倭寇?难道倭寇骗你了?”

    龙峰才不信他鬼话:“少来这一套,还不解除幻术,当心我卸了你的脑袋!”

    郑丰闻言一怔,顿时明白根节在哪儿了,急忙道:“龙兄且慢,听我一言,我真不是倭寇,不信你问我几个问题,看我能不能答上来。”

    龙峰眉头一皱:“也好,那我问你,一人藏进破水缸,问他究竟藏在哪儿?”

    这问题看似简单,又有点糊涂,其他人看了肯定不明白这问题有什么玄机,但郑丰和龙峰心里都清楚,这是官兵搜查柴房时的一幕,除了二人,再没第三个人知道。

    郑丰一听是这个问题,心里不由松了口气,刚才话说的太顺嘴,一下子忘了他没有前身的记忆,若是龙峰问他一个以前的问题,他肯定答不上来,但这个问题就简单了。

    “藏在柴堆里。”郑丰答道。

    听到正确答案,龙峰猛的一怔,紧接着低呼一声,连忙把郑丰松开,不好意思道:“啊?真是郑兄!抱歉抱歉,我以为又是那白衣忍者的幻术呢。”

    郑丰揉揉脖子,笑着说道:“放心吧,你这辈子都不会再重那个白衣忍者的幻术了。”

    “什么意思?”龙峰一脸疑惑。

    郑丰嘿嘿一笑,打了个响指道:“跟我来。”

    二人出了破庙,来到一个土坑旁,郑丰指了指土坑里面,示意龙峰自己去看,龙峰上前两步,视线往坑里一扫,忽的往后一跳,一脸惊疑的指着土坑,结结巴巴道:“这、这、这是那白衣忍者?他怎么死了?”

    龙峰醒后一直以为悬崖庙宇里的一切都是白衣忍者制造出来的幻觉,否则无法解释他还活着的事实。

    可如果是这样,那么白衣忍者应该也是活着,毕竟庙宇是假的话,那战阵和火药也不会伤他。

    但现在他却在土坑里看到了白衣忍者的尸体,而且是尸首分离的死法。

    “我杀的。”郑丰道。

    “不可能。”龙峰想都没想就否定了,“这个倭寇武艺高强,手段非常,我们加在一起都不是他对手,你怎么能杀他?”

    “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那天我和你分开去分散倭寇的注意力,本是调虎离山之计没错,但不幸惹来一只大老虎,三两下就把我打成重伤,还引爆发了我的旧伤,差一点走火入魔而死。

    但谁知道这倭寇没有立即杀我,而是用荆棘将我捆起来,还给我吃了吊命的伤药,这却是救了我一命。

    后来我醒转过来,恢复了力气,就挣脱荆棘来找你们,结果又在路上看见了官兵的尸体。

    我担心你的安危,怕你遭到倭寇的毒手,四处寻找你们的踪迹,也是运气好,让我找到了这里,你们两个当时就在庙里,而且都昏迷过去了,我心想这下可好,趁着倭寇昏迷,直接一刀切了他的脑袋,万事大吉,就不信他能活过来。“郑丰笑着说道。

    “这也行?”龙峰一脸懵逼,但转瞬又有些信了。

    他起初怀疑是白衣忍者使用的幻术,但仔细一想也未必,毕竟幻境中的战阵是一般人模仿不来的,所以最合理的解释就是自己和白衣忍者同时陷入了幻阵,意识清醒在幻境中,身体却没了知觉。

    当然,这种说法有很多漏洞,但这并不影响什么。

    “对了,龙兄,你和倭寇又是怎么到的这个地方,又为何会昏迷的?还有那个官兵又是怎么死的?”郑丰问道。

    龙峰没有隐瞒,将这一路的遭遇以及自己的猜测全盘托出,立时又引来二人的长嗟短叹,感叹世间奇妙,人生莫测。

    当然,郑丰还是有点后怕的,万一龙峰他经历的不是幻境,而是真把岳飞留书给毁了,那他上哪再找一本去?又怎么离开副本?

    “那如你所说,悬崖上的庙宇是幻境,那真正的岳飞留书应该还在咯?”郑丰又问。

    龙峰点点头:“应该还在,待我看看地图。

    龙峰取出地图,粗略的对比了一下地形,忽然面色一僵,转过头对郑丰说道:“说出来怕你不信,这里就是地图上标示的岳飞留书之地。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