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章 关系网

    柳泉脸上表情一安,手慢慢从衣服里抽了出来,没再说话。(www.k6uk.com)

    “拿出来给我看看。”段晨可不会因为她不说话就放过她。

    “没有,我还以为你偷了我的附身符,还好它还在……”柳泉挤出笑脸,身体往后退了退。

    段晨已经向前走了一步,打断道:“别逼我动手,或者你希望我动手去抢。”

    柳泉没说话,沉默数秒,从床上站起,走到了窗户边。

    “你在威胁我?”段晨问,笑着向前,眼睛眯起,如同一头猎豹盯上了猎物。

    柳泉心中仰仗着的,一是跳下去,楼层不高,她白天的时候就看过了,才三楼,只要落脚在二楼的挡雨台上,基本不会有问题。

    二是与段晨交手的时候,段晨明显灵活程度不如她。

    随着段晨步步紧逼,柳泉心中打定主意,小铜牌来历不一般,若是被知情人发现,她就不是面对法律,而是来自法律外的惩戒。而惩戒的代价,是她不能承受的。

    看柳泉这般反应,段晨心中一动,双手一摊:“我不会抢你的什么铜牌,我只要你告诉我,它是什么,有什么用,仅此而已。”

    听到这话,柳泉有些不相信地看向段晨,心中不停权衡着,若段晨真的知情,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和她交谈。

    且她的铜牌还在,如果段晨真的知道内情,大可在她昏迷时搜遍她全身。铜牌是不能离身的。

    柳泉点了点头,并未离开窗边,目光依然警惕地盯着段晨。

    铜牌是她所在组织下发的**明,每人仅此一块,如果丢了,比警察弄丢了枪还要严重。

    若是运气好,被当即杀死,倒也没什么痛苦,最怕是让某个变态行刑者捏在手里,生不如死地拷问铜牌去哪了。这个拷问的过程基本在一个星期以上。

    至于柳泉所在的这个组织,杀人越货、贩卖各种违禁品,往上数,百年是有的。

    她所知道的最早记录是民国时期,原本只是一帮江湖人士报团取暖,在战争年代自保的组织,但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已然成了一个庞大且黑暗的网络,活络于城市阴暗处。

    听完这些,段晨点了点头,不曾想,柳泉突然往房间的另一边跑,整个人像一只自知被老鹰盯上的野兔。

    “弄啥呢,吓我一跳!”段晨面带惊异地看向柳泉。

    只见她站在角落里,脸上写满了尴尬,刚才段晨那一个点头,让她敏感的心一下狂跳起来,这才有如此过激的反应。

    “你,你不杀我?”柳泉脸都红了,说话夹着大舌头,完全不像之前口齿伶俐的样子。

    段晨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没必要为难你,现在你好好待着,方瑶的事还没完。”

    看着段晨离开房间,门碰一声关上,柳泉的心才算落地,揉了揉通红的脸,把房门关上反锁,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半天,确定他真的走了才收回脑袋。

    “出来吧,他走了。”柳泉回到床上,又拿起了书。

    衣柜里一阵轻微的响动,方清雨走了出来,嘲讽道:“那段晨也不过如此,没发现我的存在。”

    柳泉瞥了方清雨一眼,目光冷冽,有些厌烦,但同时也有些无奈。方清雨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两人虽然在组织中被人称作姐妹花,平常走的也挺近,但她总觉得方清雨脑袋缺一根筋,人不仅冒失,脾气还大。

    铜牌弄丢了,那是组织内的大忌,虽然刚才她对段晨说的话有些夸大了,但吃上一个星期的鞭子是在所难免的。

    “哎,我那变态叔叔,真的拿了你的药,今天准备动手?”方清雨半躺在床上,笑的像个傻子。

    柳泉嗯了一声,她的雇主正是方时,这人花重金买方瑶的私密照,还根据她的提示在方瑶浴室里装上了针孔**,确实是个喜欢侄女的变态。

    “到那边去,我要休息了。”柳泉放下书,对着方清雨摆了摆手,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段晨收回了耳朵,门板虽然隔音效果不赖,但是也架不住他这样偷听。

    那被他喊来看守柳泉的仆人也是个人才,刚才在厨房治疗完秦月华之后,他就收到了这位仆人递给他的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的正是柳泉这一天下来都做了,而其中引起段晨注意的是,在他撞见方清雨,她逃走后,柳泉曾支开过仆人一次。

    这事太巧了,又加上两人又有同样的铜牌,段晨心中有足够的怀疑,这次“回马枪”,果然抓到了要害。

    听着里面的声音,方清雨不像是等会儿就要逃跑,他也就没去当面戳穿。

    快步前往方瑶的房间,段晨扭了扭门把手,门是从里面锁着的。他连敲数下门,门内没人回应。

    段晨突然感觉到一丝异样,侧眼去看,正看到走廊尽头有一个身影。

    光线很暗,他基本看不到那人的脸,不由喊了一声。

    没有应答,身影退回了楼梯间。

    段晨现在也没空管那身影是谁,又拍了几下门,喊道:“再不开门我就踹门进去了。”

    等了十几秒,就在段晨准备踹门而入时,一个老仆人跑了过来:“您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要踹门?”

    段晨说这方瑶房间里没动静,怕是出了什么事,问老仆人有没有钥匙。

    老仆人点了点头,突然一把匕首刺了过来,段晨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匕首已经刺破了他的衣服,但是刃口只是划着他的身体擦了过去,皮肤上感觉到一丝划过的疼痛,没有形成伤口。

    这一幕让老仆人心中一愣,段晨已经在瞬间伸手,抓住了老仆人拿着匕首的手腕,猛地发力。

    疼痛瞬时让老仆人疼地哇哇叫,身体往下滑,膝盖已经跪在了地上。

    就在段晨把手一甩,准备进一步询问时,老仆人突然像是没生命的人偶突然复活了,脚下猛地发力,连滚带爬往楼梯间跑。

    这一下让段晨有种被耍的感觉,心中动了怒火,也不管他什么老人不老人,冲过去就是一脚。

    而这时楼梯间里正走出三个少妇,正是方家的太太们,看到这一幕,他们顿时惊恐地看向段晨。

    “这是怎么了,段医生你怎么打刘伯啊!”一位太太连忙跑到老人身边。

    段晨还没来得及组织,那半躺在地上的刘伯就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嘴里哼哼着指向他:“你打我做什么,我又没招惹你,现在的年轻人,看我走的慢点,就觉得我挡道……”

    敢情好,这位刘伯自说自话起来,身体还往抱着他的那位太太怀里靠了靠,已经不知道老脸是何物了。

    段晨也不和他插科打诨,无意义的争执没有任何作用,他捡起地上的匕首,看向三位太太:“这是刚才刘伯捅我用的匕首,我这人也没什么想不开的,他捅我,我捅回去,不偏不倚,力道一样。”

    “如果刘伯愿意接受,那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如果不,那我们就算请警察来,我也是不怂的。”段晨未必真的想请警察,但是这么说明显增加了他这边的底气。

    刘伯直愣愣看着段晨,他心里倒是像被捅一刀,这件事一笔勾销,毕竟刚才匕首传来的触感他是知道的,那根捅到硬橡胶没什么区别,而拥有这般恐怖身体的人,他这一辈子也就见过一人是这般。

    而这种人,他得罪不起。

    “格外太太,我和这位段医生单独聊聊,麻烦你们看在我伺候你们这么多年的份上,答应我。”刘伯话语诚恳,双手合十,像是乞求着她们。

    这一幕转变倒是让三个太太惊住了,这算什么事,被人要求捅刀子,还要低三下四地求她们去一旁?

    不过三人中,很快有一人就想通了,催促这扶着刘波的那位太太松了手,三人走到一旁,那想通的人说这件事肯定还有隐情,甚至就像段晨所说的一样。她们卷入其中不好。

    那位扶住刘伯的太太和刘伯平时关系最好,否则也不会第一个冲过去,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实在看不下去,断然拒绝,向前一步,直勾勾看向段晨。

    “你不要以为救了方老,你就能在这方家横着走了……”

    “太太,别说了,我求你们快走!”

    “刘伯……”

    不多时,三位太太返回楼梯间,段晨被几个冷眼盯着,心中不由一阵哭笑不得。敢情好自己这好心反倒被当成坏人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三人心里都在说着他好霸道,若是能深交,肯定能解决不少棘手问题。

    刘伯见三位太太都走了,也没从地上起来,直接膝盖向前,向段晨连磕三个响头。

    段晨不和刘伯玩这些虚的,直接问了想知道的,便让他离开了。

    这刘伯是临时收人之托,要搞事段晨,其目的无他,只要他死了,就没人治疗方老了。

    而支使方老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同样也请了柳泉过来拍照的方时。

    段晨先不管它是方时还是方分,在刘伯走之前要了房门钥匙,站在方瑶门前,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