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四十九章 秦王稷被迫签订的不平等条约(第三更)

    赵丹之所以第一个就提出这问题,那当然是有理由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打脸!

    没错,寡人就是这么小气的人。

    你秦王稷不是想要用这个河东郡来欺骗寡人吗?那么现在寡人就要狠狠的用这件事情来扇你的脸,好让你知道——寡人可不是这么好欺骗的!

    果然在赵丹提出了这个问题之后,秦王稷的脸上表情立刻就变得阵红阵白,精彩无比。

    无论是谁也好,只要这个人还有那么一点自尊心,那么被人当场打脸的时候他的心里就肯定是很不好受的。

    对于过去三十年来一直都雄踞战国七雄之巅,从来对其他所有六国君主都是俯视态度的秦王稷来说,赵丹的这句话简直就好像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一般重重的抽在他的脸上。

    而更加让秦王稷感到憋屈和无奈的是,面对着赵丹这样的打脸,秦王稷却完全发作不得,只能忍!

    秦王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的在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赵王说笑了。”

    “说笑?”赵丹哈哈一笑,目光犀利无比的盯着秦王稷:“秦王稷,难道寡人说的不是事实不成?如果秦王今天来不是为了和寡人商谈这割地赔款一事的话,那么寡人说不得就只能送客了!”

    赵丹的这番话说得无比的强硬。

    趁你病,要你命啊。

    赵国的士兵们在前线浴血奋战,将军们在帐中运筹帷幄,谋士们在后方绞尽脑汁,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为了能够让赵国在谈判桌上的地位变得更加的努力吗?

    既然如此,那么赵丹现在当然要在这个谈判桌上,拿到对得起所有赵国人付出的东西,甚至要拿到比赵国付出更多的回报!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赵丹刻意的让秦王稷在营门之外白等了一刻钟的时间,又刻意让地位并不匹配的虞信去迎接,现在又故意的说出这些激怒秦王稷的话。

    这一切固然有着要打脸,要出气的考虑在里面,但是更重要的是赵丹希望通过这些来压制住秦王稷的气势,让秦王稷变得心浮气躁,从而为赵国在即将到来的谈判之中取得更多的优势!

    气势这个东西是很重要的。

    这就好比在电视剧里面,那些屁民被告一上堂,两侧的衙役一边拄着棍棒敲地板嘴里再“威——武——”这么一喊,然后上面的青天大老爷惊堂木这么一拍,屁民们基本上也就要尿了裤子,从心理上就已经丢盔弃甲的完犊子了……

    至于什么够不够光明正大的问题……现在赵国和秦国都是你死我活了,谁还管你这个啊。

    秦王稷派出张仪把楚怀王骗得七荤八素客死异乡的时候,不也根本没有考虑过光明正大这回事么。

    这就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楚怀王的仇,今天就由寡人这个楚怀王孙子的盟主来替他报了吧!

    秦王稷当然不知道赵丹心中这么丰富的内心活动,但是秦王稷毕竟是成精一般的人物了,哪里看不出来赵丹的用心?

    因此在短短的片刻时间之后,秦王稷很快就又控制住了内心的情绪,淡淡的对着赵丹说道:“赵王,难道河东郡一地还不足以满足汝的胃口?”

    赵丹哈哈大笑:“秦王啊秦王,都到了此刻,汝就不必和寡人开玩笑了吧。这河东郡之地如今都已经是寡人的囊中之物了,无论汝愿意或者不愿意,河东从今以后都将回到三晋的怀抱!所以寡人建议秦王还是好好想想,应该继续再割哪一块地来补偿寡人的损失才是!”

    饶是秦王稷事先早就已经在心中暗示过自己无数次不要动怒,在听到了赵丹的这番话之后眼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了一丝寒光,说话的时候也微微有些冰冷:“损失?不知赵王有何损失。”

    赵丹笑道:“损失可大了。秦王汝想想,这大军出动,军粮总得用吧?军饷总得发吧?士兵死了总得抚恤吧?将士们立功了总得奖赏一下吧?这来来去去得,寡人的赵国国库都快要被掏空了!之所以如此啊,那都是因为秦王汝所带来的!所以秦王啊,汝必须得赔偿寡人的损失才是啊!”

    秦王稷的眼皮子听得一跳一跳的,终于忍不住怒道:“古往今来,哪一个国家征战之时不是如此,这如何能够赖得到寡人的身上?”

    赵丹正色道:“秦王,此间事情因汝而起,汝不赔偿,谁来赔偿?”

    秦王稷怒道:“若不是汝趁着寡人在征伐楚国之时偷袭寡人之河东郡,那么秦赵之间如何会有战事?”

    赵丹笑道:“若是秦王不趁着寡人在应付匈奴南下之时突然出兵征伐楚国,那么秦赵之间想来确实并无战事矣。”

    一旁的范睢见势不妙,赶忙开口说道:“赵王,以吾之见……”

    “闭嘴!”赵丹一声大喝犹如晴天霹雳般瞬间在大厅之中炸响:“范睢,寡人如今在和汝之君王谈话,汝不过区区一臣子,为何不守君臣之道,妄自在两位君王面前大发厥词!”

    “来人啊!”赵丹一挥手,喝道:“将这范睢给寡人驱逐出去,重责三十军棍!”

    赵丹这一下突然发作,立刻就让范睢整个人都呆住了。

    要知道自从范睢成为秦国相邦以来,其他国家的哪个国君见到范睢不是要客客气气的称上一句应候,何曾有人如此不留情面的怒斥范睢,更要将范睢拖出去打棍子?

    范睢的心中愤怒不已,正要当场发作,却正好对上了赵丹那似笑非笑的冰冷目光。

    在这一刻,范睢竟然从赵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杀机!

    这杀机犹如一盆冷水般从范睢的头顶直接浇下,将范睢给浇了一个透心凉,已经到了嘴边的那些反驳话语竟然是怎么也不敢再说出口。

    就在范睢这么一愣神间,几名赵国宫廷侍卫已经出现,凶神恶煞一般的架着范睢就要往外面走。

    “砰!”秦王稷重重的一拍桌子,怒视着赵丹:“赵王,汝这是何意?”

    赵丹哈哈一笑:“秦王,寡人只不过是帮汝管教管教臣子罢了。”

    两人目光在空中激烈交锋,似有火星四溅。

    秦王稷沉声道:“范睢乃是寡人之臣子,就算犯了什么错,那也应该由寡人来教训,还不劳赵王越俎代庖!”

    赵丹笑容不变:“这范睢乃是在寡人的地盘上犯的事,冒犯的又是寡人,秦王汝倒是说说,寡人怎么就不能管了?”

    就在两人激烈的言辞交锋之间,几名赵国宫廷侍卫们已经将回过神来正在大声告饶的范睢越拖越远,眼看就要拖大厅之外了。

    秦王稷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场景,面色不由变得铁青无比。

    本来主动到赵丹这里来就已经是一件对于秦王稷来说非常跌份的事情了,现在如果范睢在赵国大营之中被打了军棍的消息再传出去(这几乎是必然的),那么秦王稷和秦国的颜面何存?

    看着笑吟吟坐在自己面前的赵丹,秦王稷几乎把牙都咬碎了,说出来的话也好像是从牙缝之中所挤出来的一样。

    “既然如此,那么赵王要如何才能够绕过范睢这一次?”

    一听到这句话之后,赵丹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郁了。

    秦王稷这是服软了啊。

    “等等,尔等先在门口等一会!”

    于是拖着范睢的几名赵国侍卫就在大厅的门口停了下来。

    赵丹将头转了过来,对着秦王稷笑道:“这范睢随意插嘴,对寡人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伤害哪,寡人觉得这的确是不赔偿不行啊。这样吧,秦王汝只需赔偿寡人三千斤铜,这件事便就算了吧。”

    “三千斤铜?”秦王稷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几乎完全不加思索的喝道:“此事绝无可能!”

    要知道这年头,铜不仅仅是钱币的主要铸造材料,更是一种战略物资,对于秦国来说更是如此。

    要知道虽然现在已经迈入了铁器时代,但是由于秦国境内缺乏铁矿和相关技术的事实,因此一直以来秦**队之中都是以青铜兵器为主,即便是后来夺取了宛城和宜阳这些城市之后亦是如此。

    现在赵丹只不过因为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找了范睢一点毛病,然后一开口就要三千斤铜。

    这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狮子大开口!

    在秦王稷看来,就算是范睢的这条命,那都不一定值三千斤铜呢!

    毕竟现在的范睢在秦王稷心中已经完全不能够和当年那个献计逐四贵的范睢同日而语了。

    对于秦王稷的拒绝,赵丹倒也是没有感到意外。

    毕竟这本来就是狮子大开口,如果秦王稷真的答应了那才有鬼了。

    因此赵丹也不着急,朝着大厅门口处等待着命令的几名赵国宫廷侍卫挥手道:“来啊,拖出去!”

    “够了!”秦王稷一张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被气得通红,一双已经有些浑浊的老眼之中突然爆发出了十分慑人的光芒,沉声道:“赵王又何必和寡人玩弄这些小手段?尽管把赵国之要求说出来便是。”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