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五十三章 妙手空空燕飞云

    酒壶空了。(www.k6uk.com)

    两人相视一眼,忽然一笑,谁也不知他们笑的意思,或许,这一笑,也表示了他们对昨天的伤痛解脱吧。

    少年轻轻道:“谢谢。”

    郭英俊道:“谢谢。”

    男人,都是将心里的痛苦深深隐藏,一个人背,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的内心深处,却又是多么希望他们的身边有聆听他们故事的人。

    这一夜,适逢其会,两个年轻人居然放飞了心灵,一诉衷肠,丢掉了埋藏心底压抑已久的包袱。虽然,连他们自己都不知为何会向对方卸下戒备,仿佛,从来不曾怀疑对对方之信任,只是将对方视作一个合格的聆听者,这,够了。

    所以,他们都感激,对聆听者的感激。

    少年转身离开,该是回房睡觉去了。

    郭英俊忽然问道:“我叫郭英俊,兄弟呢?”

    “安无风。”

    噗房门关上了。

    郭英俊一愣,转过身来,看见的,当然是关闭了的房门。

    清晨,郭英俊敲开安无风的房间时候,里面空荡荡的,人去楼空。

    转身过啦时候,却见得,走廊的楼梯口处,出现了一个紫裙美女,阔阔伦郡主。

    其实,天还没亮,安无风就离开了客栈,走进了西郊一座弃置已久的庙宇。

    推开蜘蛛盘踞已久的剥漆严重的大门,门上灰尘扑簌簌飘洒而落,怪呛人的,一看就知道已久很长日子没有人来了,也就更加没人居住了。

    那么,安无风好好的觉不睡,来这个荒野庙宇干嘛呢?

    莫非是梦游?

    当然不是。

    由于年久未曾修整,庙宇的屋顶破漏不少,雪花飘落进来的同时,也给带上了微弱的光源。

    就着微弱的光线,可以模糊的看见,神案之上,坐着一人。

    当然,应该说,神案上的人原本是躺着的,只因为当安无风推门而入的时候,他才一惊而醒坐了起来的。

    “你是什么人?为何来此?”神案的黑衣人盯着安无风冷冷道。

    安无风没有立刻回应他,环视四周一眼,道:“这座庙宇可说是封闭式的,外面的门关着,蜘蛛网打堆,窗户也没有移动过的痕迹,显然,你并非从门窗进来的,至于瓦面呢,虽然千疮百孔的很多破口,但破洞也不大,该是容不下你健壮的身体,所以,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进来的呢?”

    黑衣人淡淡道:“区区缩骨术算不了什么。”

    安无风道:“不是吧,这荒郊野岭的,你就算正大光明的大摇大摆的从大门进入,又有谁在意呢,落个宿头,使用缩骨术,岂非平白浪费功力?”

    黑衣人道:“因为,我不想有人打扰我,嗯,你已经打扰到我了。”

    安无风道:“不是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在躲仇家。”

    黑衣人道:“我就一流浪汉,能有什么仇家?”

    安无风道:“据我所知,一年前,你深入皇宫,偷走了某个王妃的一件宝物,在遭到皇宫高手追捕时,施展妙手把宝物塞在一个姓林的皇宫高手手上,栽赃嫁祸与他,然后,在众多高手关注与他要将他抓捕的时候,你趁乱逃走了。”

    黑衣人一震,道:“我那不算栽赃嫁祸吧,他们不都是自己人,说不好还立大功了呢。”

    安无风冷笑一声,道:“立大功?那件宝物是王妃的贴身之物,岂能平白无故出现在一个皇宫护卫手上?她的男人,也就是当今圣上,难道他不会怀疑,那护卫与该王妃有不可言传**?而事实上,正是如此,圣上雷霆大怒,不由该王妃辩驳,命人赐与毒酒,暗中处决了,然后,那姓林的护卫也没有幸免,被罗列个**后宫罪名处死。”

    黑衣人沉默了。

    安无风冷笑一声,道:“你不会不知当你把宝物移交到姓林护卫的手上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因为,这原本就是你的目的,确切的说,是命你偷盗宝物的雇主之意愿。”

    黑衣人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安无风道:“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你的雇主,是要姓林的护卫死。”

    黑衣人似乎怔了怔,道:“他就一个护卫的,死与不死,有什么关系?”

    安无风道:“因为,这个护卫是怯薛军,这还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他隶属乌达王爷这个领队的直接管理,但是,为了躲避政治倾轧,乌达王爷远走江南,把他留下,替代他的位置。本来,怯薛军的领队者极为神秘,即便是在皇宫护卫当中埋堆,谁也不知道谁是他们的领队,但是,不知如何,姓林的却身份暴露了,于是,才引起了某些人对他生起杀机。”

    黑衣人道:“虽然怯薛军的领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是,杀一两个,也没多大的事儿吧?”

    安无风道:“你错了,怯薛军乃皇宫护卫,在保护皇室安全的同时,他们既是皇室最后防线,也是反方向的利器,也就是说,谁掌握了这股力量,在皇宫里便掌握了一股能够动摇皇庭,甚至改变皇庭的力量。”

    想想也是,所谓的皇宫护卫,与外面的镖局人员实质一样,假如镖师们为财欲驱使,生起贪念,由保护者转换上劫匪身份,那么,被他们保护的雇主是非常危险的。

    安无风道:“你的雇主该是找过姓林的作过谈判,结果必定是不欢而散,所以,姓林的必死无疑。”

    黑衣人道:“既然都作过谈判条件了,既然姓林的忠心耿耿不为所动了,那么,又为何不事将之揭发?”

    安无风淡淡道:“你以为他们之间的谈判,会像我这样跟你聊天吗,至少,也该像你进入如家客栈一样,穿上一套行头是吧?那么,他无凭无据的,告谁呢?”

    黑衣人哑然,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少侠,你从客栈追来此处,不会是惦记着那两根金条罢,如果这样的话,我都给你,然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看可行?”

    安无风幽幽道:“虽然,我的确很穷,但是,连那失物苦主都大方的不追讨你了,如果我还效那黑吃黑勾当,岂非很没有品位?”

    黑衣人道:“那,那么,少侠,你想如何?”

    安无风道:“燕飞云,我想,你再进一趟皇宫,至于酬劳,决不少你便是。”

    燕飞云苦笑一声,道:“实话说,不是酬劳问题,而是,自从一年前我那一闹,整座皇宫已经加重了防卫,可谓森然至极,不是那么好进了。”

    安无风淡淡道:“不去也成,我会把你的双手永远的留下来。”

    燕飞云沉默了,似乎在考虑着。

    霍然,他的身躯宛如弹弓般卷着身仿佛一个皮球般弹起,射向屋顶。

    眼见就要破瓦而出,猛地,下面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大吸力,生生将他的身体拉了下来,砰的摔在地上。也幸好人家手下留情,没有伤筋动骨,只是屁股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使得呲牙咧齿,哼哼唧唧的爬起,满脸恐惧的看着依然背着双手,貌似根本没有动过的安无风,吃吃道:“阁下一身功力深不可测,估计在皇宫旅行都没有任何问题,何苦又何必劳烦我这个上不得桌面的下九流呢?”

    安无风淡淡道:“因为,你有一双开尽天下锁的巧手。”

    燕飞云不无委屈道:“难道,这也是我的错?”

    安无风道:“所谓术有专攻,这事儿与你职业对口,不麻烦你还麻烦谁?”

    燕飞云看了他一眼,道:“难道,你就不担心,即使我今夜为你武力压迫答应下来,一旦离开这里,反悔隐藏起来吗?”

    安无风淡淡道:“我一点都不担心,目前为止,林家还不知林建兵之死是由你手制造的,我想,他们应该非常乐意知道,而倘若林家知道了之后,你该是明白是怎么个后果的。”

    燕飞云一颤,道:“你不会告诉林家吧?”

    安无风道:“我这样跟你说吧,我所知道这些,是某些人对我说的,按照目前形势,他们是不会对外宣扬自毁长城的,至于以后呢,假如你此事成功完成了,这些人以后还是不会宣扬,但是我,那就难说了,所以,你最大顾忌的人是我,只要你有法子搞定我,就是搞定了全世界了。怎么样,有把握搞定我吗?”

    燕飞云泄气道:“别开玩笑了,论武功,怕是给我一百年时间,也未必是您对手,论智慧,少侠思维缜密,手腕通天,与您相比,无异云泥之别,自是甘拜下风。”

    安无风道:“我想你还没有弄懂我的意思,搞定我是有很多方式的,譬如,答应我的要求,完成我的需求。”

    燕飞云松了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

    安无风道:“现在,我可不可以当你是答应我了?”

    燕飞云叹了口气,道:“我不答应成吗?”

    安无风道:“当然不成。”

    燕飞云翻了一个白眼,郁闷中。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