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八章 轻音复活

    第三百三十八章 于轻音复活

    离别了秦皇后,剑周小心将卷轴窝进怀里。(www.k6uk.com)想象自己怀里揣着如此重要的东西,随便一出手便能呼唤漫天神佛。美滋滋。

    收好了守护者卷轴,剑周瞧了一眼手中泥人“轻音,我这就去复活你。”

    对于剑周成为守护者这事,剑周并不觉得是多大的困难,真正到了危机关头,到了人才涌动的时候,每个人都要站出来,以血肉之躯守护华夏,每个人都是华夏的守护者,自己同样不列外。

    乌啼剑没了剑灵,无法制造剑意,剑周只好徒步而行。幸好,秦皇考虑的周到,晓得剑周的尴尬境地,临行前将剑周送到地面,不然此刻剑周还在天上飘着。

    秦皇倒是贴心,一口气将剑周送到南城郊区,七里山附近。

    七里山在南城以南,往北则是人民桥,过了人民桥就是南城,七里山往南则是一处居民区,剑宗的宅子也在其中。剑周曾和慕容雪在这里走过几天几夜,知晓附近有一条泉水。

    “前边的兔崽子,快起开,起开。”

    剑周只顾得寻找泉水,全然忘记周围环境,不知不觉走到公路上来。

    一个手拿草扇的大婶驾驶一辆四轮车,车上装满各类蔬菜,四轮头直冒黑烟,晃晃悠悠,下一刻就要撞到剑周。

    “快起开,起开。”开车的大婶十分着急。

    千钧一发之际,剑周向上一跃,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没有剑意膀身,加上生成真气的二脉早已被毁,剑周跳跃的高度与普通人相差无几。

    “噗。”剑周被四轮头撞个结实,吐出一大口血,倒飞四五米后,竟然倒地半天没爬起来。

    剑周一点力气也没有“该死,没了剑意,这副身子笨拙无比。”

    开四轮头的大婶一瞅被撞倒的人吐出一大口血,哪里敢继续待下去。四轮头直冒黑烟,一路轰鸣,扬长而去。

    剑周手里握着泥人,胸痛不已,没了轮回剑意剑周恢复伤势的能力大不如前。以前有剑意帮忙缝补体内的创伤,现在剑周跟平常人差不多,受伤要进医院。最无奈的是,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什么医院?

    良久后,剑周渐渐能够移动,不过速度慢的像毛虫。毛虫尚且能够做到百步蠕动一米,剑周努力半晌还不如毛虫。

    经过一个下午的时间,剑周总算移动到路边,剑南扶着大树爬起来,老实倚靠在树旁,喘着粗气。剑周是一动不敢动,他了解自己身体的状况,一阵微风都能将他吹倒。

    此时,日落西山,林间昏暗,正是蝙蝠出动的时间。丛林之中偶尔发生簌簌和撕咬声,在寂静的夜色中使人心惊。

    没有剑意,剑周无法感知是什么东西在黑暗的林间,左手慢慢摸向怀间。剑周有个大胆的想法,请守护者们出来。“该死,这么点小事,就要请守护者吗?”

    正在剑周犹豫之际,脚底传来阵阵响动,不远处有了光亮,光越来越近,噪音及其之大。像是个庞然大物经过,车子经过剑周的时候,那一束划破黑暗的光竟然直接照在剑周脸上。

    原来还是白天撞剑周的那位大婶,她的四轮头没有灯,所有一路拿着个手电筒照明。

    “没死?”大婶连忙扶着剑周上了车,这一天张婶心里总是乱糟糟的,生怕突然卖着菜,有人来抓自己。

    不管多坏的人,做了不好的事情,良心仍是难免不安。

    剑周躺在未卖完的菜上,架势四轮头的张婶丝毫丝毫不提自己撞人的事,反而教训起剑周。“你说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这么不小心?站在马路中间做什么?”

    张婶这么一说,剑周反而觉得是自己有错在先“不好意思,是我考虑不周。”

    张婶大大咧咧的接受剑周的道歉“没啥子,你也就摊上俺这样好说话的。你要是在大城市里摊上小混混们,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张婶是个话痨,说起话来连绵不绝“你是不知道,我听村子里的人说,在南城有个叫刀疤的老大,那真是杀起人来不眨眼。我经常在贩菜路上看见他手下的小混混们在树林里挖坑,埋人。”

    剑周来了兴致“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刀疤的人?”

    张婶白了剑周一眼“咱南城不就一个老大,没有第二个人。”

    剑周眼珠一转,像是对这件事情有很大的兴趣“就没有人能管他。”

    “呸,谁不知道人家头上有人,谁敢管?”

    剑周嘴角一扯“如果被我碰到这种人,我一定将他剥皮扒骨,日夜鞭尸,为人民除害。”

    张婶大笑,四轮头也跟着大颤几分“吹牛,我看,真见了刀疤你不尿裤子就好喽。还妄想讲人家大卸八块。”

    剑周晓得说出这话也没人信,忙赔个笑脸“大姐说得对,说得对。”

    张婶唏嘘不已“最近好多了,这几年都没见有人挖坑。”

    张婶的住处就在剑宗旁边,到张婶家的时候,剑周才记起来张婶与自己早就相识,曾经张婶开车送过自己和慕容雪一程。自己还打死了张婶家的大公鸡。

    一想到这,剑周细思极恐,果然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当年打死大婶家的鸡,今天就被大婶的车撞了。

    张婶家的院落很大,墙角有间简陋的茅房,茅房旁边是一块小菜地,可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正因为如此,菜地里的蔬菜格外茂盛。

    剑周爬了一天,张婶忙活了一天,都没怎么吃饭。

    不一会,张婶端来一盆鸡汤。“说一千道一万,我还是把你给撞了。来,喝点鸡汤补补身子。”

    剑周左顾右盼,有些心不在焉。“张婶,附近有没有什么天然的泉水?”

    “咋?你想洗把脸?”

    剑周拿出泥人放在桌子上“我想用天然的泉水泡泡她。”

    张婶甩甩沾满油腻的手在围裙上擦擦,然后去摸剑周的额头“不热啊,你是不是被撞坏了。先吃饭,泡它干嘛?”

    剑周言辞急切“求你了张婶,真的很重要的事。”

    张婶满不在意,心想泡个泥人而已,小孩子过家家的事情,能有多重要。“什么重要的事能比吃饭重要?”

    剑周一脸真诚“这个泥人是我女朋友,泡过泉水之后就能复生。”

    张婶大呼“坏了,真的撞坏了。我告诉你呀,我可没钱给你治病。”

    “大婶,真的是人命关天的事,有没有泉水?”

    张婶见剑周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泉水心不甘,扛起墙边的农具“俺倒要看看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泉水是吧?往下扒三尺就有泉水。”

    剑周言辞诚恳,不像作假“有劳大婶。”

    张婶用力往地上一扒,平坦的地面出现一个浅坑。“俺倒要看看你变不变出来活人。”

    不一会的功夫,地面出现一个深坑,再一锄头下去,坑底有泉水涌出。原来是挖到泉眼,泉水喷涌,很快溢满全坑。

    剑周身上有伤,不便移动,将泥人递给大婶“张婶,有劳你放入泉水中。”

    张婶接过泥人,极不情愿的扔进坑中“俺看你真的是神经病一个,一个泥人而已,能有什么不同?”

    张婶话音刚落,坑内有了变化,天上的星光有了指引,向坑内涌去,星光斑斓将泥人包裹起来。一时间院内大亮,使人不得不遮住眼睛。

    “乖乖,咋地了?”

    张婶遮上眼睛,剑周可不敢遮上眼睛。只见被星光包裹的泥人,吸收了泉水内的灵气后,以星光为血肉生出四肢,酮丨体,长发,五官。当院内的星光逐渐褪去,于轻音亭亭玉立,正对着剑周笑呢。

    张婶目瞪口呆,大叫一声“我滴个乖乖。”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