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一二章 万剑破碎天地悲,世间再无宁神休

    这是如何的一剑,在场的人没有人能够形容,只不过所有的天神境强者,全部都面色大变。(wWw.k6uK.cOm)

    他们挡不住,在这一剑之下,几乎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他们就是蝼蚁。

    小小的,随时都可能被人一剑斩杀的蝼蚁!

    宁神休,对于他的实力,在场的人早就已经高估,但是却没有想到,他表现出来的实力,还是远远的超过所有人的意外。

    鲁冰月的眼睛,一阵的发痛,她很清楚,这种发痛的原因,是她的修为,难以经受住这一道剑光的威势。

    如果让宁神休步行到达蓝龙侯府,然后斩出这一剑的话,那么蓝龙侯府……

    世上恐怕再也没有蓝龙侯府!

    本来对于自己表哥充满了信心的鲁冰月,这一刻心中充满了担忧,她的信心,已经随着这一剑的到来而崩溃。

    不是表哥弱,而是这一剑,实在是太强。

    天剑门的所有弟子,一个个紧紧地瞪大眼睛,他们的修为大多数都不如鲁冰月,但是他们因为和宁神休修炼的法门同根同源,所以倒也能够看清楚这一道剑光。

    本来他们之中的不少人,已经对自己的修炼,有一种自得,但是现在,他们的心中,却只有羞愧。

    太大了,他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如果将宁神休这一剑比作天地的话,那么他们感觉自己,就好似天地之间的,那一个小小的蝼蚁。

    天运神朝的神殿之内,一面高悬在虚空之中的宝镜,轰然破碎,锋利的剑意,更是从宝镜中冲出,直朝着那高坐在皇座上的神皇斩落过去。

    “护驾!”

    巨吼声从四面八方传出,数百位高手,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但是他们的速度虽然快,可是那剑光比他们的速度更快。

    也就是一个瞬间,神皇恐怕就要死在剑光下。此时,就连神皇的眼眸中,都充斥着恐惧之色。

    “破!”一声沉喝,在大殿之中响起,随着这沉喝,虚空之中出现来一个头戴高冠,面容却虚无缥缈的老者。

    他身上的威势,比之神皇不知道强多少。他站在虚空之中,映衬的神皇犹如蝼蚁一般。

    “拜见老祖!”那本来已经被吓得惊恐不已的神皇,在看到老者的瞬间,就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哼,实力不行,看什么强者对决,如果不是我在你身上留下了防身的玉符,你现在已经死了。”

    那男子的声音中,充斥着训斥的味道。可就算是这样,神皇依旧不敢吭声。

    因为在老者面前,他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老祖,孩儿知错了,就是不知道那宁神休竟然如此的强。”神皇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忐忑的道:“这一次,祖父觉得宁神休是赢是输?”

    老者朝着神皇看了一眼,淡漠的道:“这还用问吗?”

    五个字从那老祖的口中吐出,顿时让在场的人一个个脸色变的平静了下来,他们知道,老祖说出的话,那实际上就已经代表着这件事情的结局。

    不用问,一定是宁神休赢!

    “我本来以为,宁神休因为骄傲,所以永远难以越过那个坎,看他真的要感谢一下洛元初。”虚空之中的老者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的感慨,三分的羡慕,六分的苦涩。

    这苦涩,很显然是因为他没有达到这种地步。

    也就在神皇惊颤的时候,一座小小的书斋之中,正在翻看着书籍的男子,好似感应到了什么。

    他抬头看天,眼眸中闪动着阴霾之色。

    “宁神休,苦修真的比读书管用吗?”自语之间,他的目光又落在了自己的书本上。

    可是在翻看了几下之后,那书本就无风自燃,瞬间烧损在了天地之间。

    翻看着书籍的男子在火焰的映照下,那张平和的普通中年的脸庞,生出了一丝的沉重。

    他一挥衣袖,虚空之中,凭空出现了一副画卷。这是宁神休斩出的那一剑的场景。

    看着那森森的剑意,书生脸上的感触,越发的多了起来,最终他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和那出现在神皇面前老者一样的神色。

    “吾不及也!”

    不过就在那书生黯然的时候,他的双眸,突然闪动了一丝的亮光,随即他所观看的对象,就已经从宁神休,转移到了罗云阳的身上。

    罗云阳,这一刻的表现,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图画之中,那破碎的天地的剑光之下,罗云阳的身影显得那样的渺小,可就是在这天地乾坤变色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变,还是那样的从容。

    也许,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罗云阳现在的情形,已经是一种惊呆的凝固,但是只有那书生这样的存在,才能够明白,此时罗云阳的表现是什么。

    这是一种自信,一种巨大的自信,一种胜券在握的自信。

    果然,就在那剑光要到罗云阳所在山峰之前的瞬间,罗云阳动了,他立掌为刀,朝着虚空轻轻的一挥。

    这一挥,很简单,简单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甚至在不少人看来,这简直就是小儿的玩笑。

    掌刀斩出,虚空没有丝毫的变化,四周没有丝毫的响应,天地没有丝毫的应和。

    就好似,这只是普通的小儿,在虚空之中,来了一个小小的恶作剧一般。

    但是,当这一刀斩出的时候,那书生的眼眸中,滴下了两滴泪痕,这是两滴血红色的泪痕。

    他豁然站起,此时的书生,有一点疯魔般的站起,他双手挥动,声音中带着恐惧的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伴随着他的话语,那本来铺展在虚空中的画卷,连同画卷之中的剑光,连同画卷之中的宁神休,统统化成了碎粉。

    清风吹过,一切都好似没有存在一般。

    书生不敢相信是真的,但那是他多年修炼的神识却告诉他,在无尽的远方,这一幕正在发生。

    和书生猜的一样,在罗云阳和宁神休对持的地域,这一幕,正在无数人的面前上演。

    没有半丝的波纹,没有半丝的声响,更没有半点的声音,那好似划破天地的剑光,那催动这剑光的人,都无声无息的,破碎在了天地之中。

    宁神休最后的神情,有人看到了,那是一种不敢相信,但是又确实佩服的神情。

    白发白衣,步行天下的宁神休,就这样身死道消!

    一个个观战的人,在这一刻,都睁大了嘴巴,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可是,他们的眼睛却给告诉他,在他们的前方,已经没有了那个让他们感到难以逾越的高峰,已经没有了那个汇聚三千六百剑于一体的强人!

    世间再无宁神休!

    “嗡嗡嗡!”一阵的剑鸣,在观战的人耳中响起,在这响声之中,一柄利剑从一个观战的天剑门的弟子剑匣内冲出,它在虚空之中颤动。

    在这柄剑上,在场的人都感到了悲哀,一种对于一名用剑天才坠落的悲哀。

    越来越多的长剑,从剑匣之中飞出,它们停滞在虚空之中,它们发出了一声声的悲鸣。

    这悲鸣,让人从心中感到悲哀,这悲鸣,让人从心中感到了一种的悲痛。

    这是一种属于剑的哀鸣!

    从大漠到沧海,从高山到深渊,无数的剑,在这一刻,都发出了无声的悲鸣!

    天剑山,无数用剑人心中的圣地,无数的长剑在震鸣,无数的长剑,在长啸!只不过,随着这些悲鸣,无数天剑山的弟子,都低下了头。

    他们有的虽然没有看那场足以惊天动地的大战,他们之中,虽然有人甚至不知道那惊天动地的大战,但是他们从剑鸣之中,已经知道了结果。

    宁神休败了,世间再无宁神休。

    一柄犹如水晶一般的神剑,在虚空之中,化成了碎粉!

    剑碎!

    一柄柄的长剑,在无声无息之中破碎成了碎粉,天剑山的无数弟子,整个天运神朝之中,无数用剑的人,一时间都升起了一种大难降临的感觉。

    而就在这万剑同悲的时候,一声叹息,跨越了时空,响彻在了天地之间。

    伴随着这叹息声,一道剑光,升起在天剑山,这剑光开始的时候,只是一点,但只是瞬间的功夫,这剑光已经化成了万里长虹,笼罩了半边的天地。

    无尽苍天,这一时只有一剑!

    “好一招天刀无相斩,能够死在这一招下,宁神休败得不冤。”

    “三年之后,天尊台上,我等你!”淡淡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容质疑的锋利,在虚空之中回荡。

    伴随着这声音的响起,那些本来将要破碎的长剑,快速的自我修复,也就是瞬间的功夫,那些长剑,就发出了一声声的剑鸣,这是一种欣喜的剑鸣,也是一种充满了战意的剑鸣。

    剑鸣震荡,无限剑气漫神朝!

    罗云阳的眼眸,同样变的无比的明亮,他的心,更是升起了一种大大的兴奋。

    一种充满了战斗**的兴奋。

    “好!”罗云阳只说了一个字,但是这一个字,却定住了那无边的剑气,让那疯狂震鸣的长剑,各自快速的飞入了自己的鞘中。

    “我没有听错,那……那说话的是祖师!”有天剑门的弟子,疯狂的高喊。

    和宁神休相比,天剑门真正的天剑,是白惊天!

    而就在刚才,说话的同样是白惊天!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