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4章:秘密合作

    陆凡道:“你少恭维于我。(看啦又看小说)其实你心里不知道对自己多么自信。我们有合作关系,但也是竞争对手。你走什么路,你自由的选择。我只提醒你,虽然不知道你和那慕家老妖婆是什么关系,但是以为她能对付我,你一定会很失望。”

    说完,他撒手离开。

    紫罗老太婆混浊的老眼眯成一条眼缝,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这人心思真是厉害,简直是人生大敌。他前一句说自己抢不过慕家老祖宗和弘度活佛,自己不知道哪里露出破绽,他下一刻,就知道自己和那位暗下联系。”

    她和慕家老祖宗的关系外人知之极少,本来想着两人合作非常秘密。但是不想到陆凡一眼就戳破。她之所以保留这个秘密,就是留那慕家老祖宗这个大杀器专门对付陆凡。

    因为作为炼鼎期的高手,玄鹰再厉害,只要未踏上炼鼎,也难是慕家老太婆对手。境阶的差距,如天壑之别,无法超逾。

    “此人已知道,要不要请她提前出手呢?”

    她产生一种严重不安感,那就是不能让陆凡留到最后,否则自己计划和心血功亏一篑。

    她和慕家老祖宗的联手,在她心里,是最佳合作。一来慕家老祖宗动辄闭关数十年,鲜人知道。两人秘密关系不为人知。另一方面,她五毒寨有着全面而迅速的情报能力,慕家老祖宗有着至高无上的身手,两者一结合。可以说,地鼎底名额,是她板上钉钉的猎物。

    不论是弘度活佛,还是八卦门,她都不放置在眼里,所以一直淡定而处之。

    但是提前出手对付陆凡,那自己的代价会很大。这种人可不是轻易杀死得了。如果他逃出去,对自己的五毒寨是个惶恐一世的威胁。

    五毒寨第二次异象中,给予“八卦门”痛击,成为胜利者,但也成为众矢之的。

    那些散修互相攻击渐少,而是有意无意地只针对五毒寨,这令到五毒寨非常难受。因为大战在即,他们也不好重兵相战,只好忍耐。枪打出头鸟,在没大势力的抗衡下,现今的五毒寨对于其它人是最大的威胁,所以格局令到他们敌视五毒寨。

    当然,这是一种非常不稳固的现象。

    在暗地里,那种你虞我诈,互相捅刀的现象,无法覆灭的。

    在五毒寨的外围,一双双眼睛日夜在盯着。

    因为都知道,目前情报系统最强大的就是五毒寨。

    只需盯着五毒寨,一有风吹草动,自己就会知晓。这种守株待兔虽然老套,但是对于很多孤零零一人,或者是几人的寻宝者,却是最有效的方法。

    虽然会比五毒寨迟,但是跟在五毒寨屁股后面,总好过那种大海捞针,人家找了一天,自己才收到消息,然后赶去,毛也没捞着强。

    五毒寨也是头痛这样的场景,毕竟在没有大势力的对抗下,她们的情报能力超出一筹。如果好好运用,能远远比其它人占得先机。而这样情况,让她们争取的时间优势,荡然无存。

    两天之后,第三次异象再次出现。

    这一次,是出现在一个叫蒲甲岭的区域,那里崇山竣岭,群山连续绵起伏。

    出现的异象,是半空出现巨大的海市唇楼。

    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里面的人皆穿着古装,有男有女。有的还能腾空御行,就好像是神仙一样。画上的主内容,是一块高不见顶的耸高石碑。

    有许多人在石碑往上爬,似乎在进行比赛。因为争着往上攀登,所以不断有人要么自己抓不稳,要么被别人踢下来。有的爬到几百丈高,掉下来,就如一片风中落叶,可以清晰地看到脸上惊容,以及手脚挣扎,想抓住最后条救命稻草。

    在石碑前,是一个圆形祭坛。

    祭坛前面,坐着一列上了年纪的长者,两侧是一些打扮漂亮的年青男女。

    祭坛前端,最注目的就是一座金光闪闪的祭鼎。

    那鼎金光灿华,闪耀着光芒。

    不少人目光投注在那金鼎上,发出一阵惊叹。

    按现在所学的物理,海市唇楼,是一种光的折射的物理现象。是这个世界某一个地方真实存在,透过空气和阳光的折射,投射到万里之遥。但是那里面的装束,以及一些器具,完全不像这个世界的人。

    所以有人说是海市蜃楼,也有说不是,众说纷芸,没法判断。

    但不论是与不是,真相无关紧要,紧要的是赶快找到宝物。。

    这一次,依然是五毒寨收到消息最快,再次运用直升机第一个到达。那些日夜守候在周围的强者,七八分钟后,也是随后赶到。

    因为有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不仅严防队友,也严防那异象暗布的危险。

    但即使如此,还有不少人中招。

    因为半空的海市唇楼,竟然有迷惑性。不少人看多几眼,不由自主地跟着那攀天碑的人,陷入妄想。见到高处就攀登,活活的摔死在一些山脚和岭底。有的则是看到里面的人,从百丈高处掉下,而突然惊叫,然后莫名死掉。

    到了后来,众人也是学乖,没有人再看那半空的海市蜃楼。

    与此同时,,其它人也是提防“五毒寨”有没有耍阴谋诡计,皆小心翼翼。葛荣几次和五毒寨的人相遇,气鼓鼓的,吓得五毒寨弟子择路而逃。

    但是葛荣这次没被高傲和自傲冲昏头脑,并没有出现上次的冲动。两者结下深仇,但是他坚定首要任务是找宝物。

    恩怨情仇搁置在一侧。杀了五毒寨这些小手下,没多大用处,要杀就杀紫罗老太婆。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杀了一个小手下,反而被他们包围,到时候,自己就无法找到宝物了。

    还有第一次异象里把“宝物”夺走的范采禾,他原本蒙了块面布,以免别人认出来,丢脸。但由于白天,他无端蒙一块黑布,反而显得更加注目。不一会,就有人把他认出来。

    一认出他,自然少不了挪喻,有的说:“范先生,你不是把宝夺走了吗?怎么又来了。”有的说:“范先生你茅山教是要把所有的宝物都抢走,不给我们留一件吗?”

    他羞得抬不起头,知道当日愚蠢一夺,成为江湖笑柄。只盼着早点把名额夺到手,只有这样,才能洗去以前的侮辱。

    当“海市唇楼”结束,依然没有人找到宝物。

    许多人既是失望又是庆幸,失望的是宝物还没有出现。庆幸的是,它还没有出现。如果出现了,自己没有遇到,那就被淘汰了。

    前三次异象结束,三次皆无。

    不仅没有把气氛压得低沉,反而把气氛从一种紧张兴奋,带到一种心惊肉跳的刺激之中。毕竟过了一半的次数,下一次宝物出现的概率占据一半。

    之前几次虽然死伤不少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消逝,后面加入的强者也是越来越多,人员更加驳杂。

    在一边等待着第四次异象的时候,“五毒寨”后院却是多一条苍老的身影。

    “参见副门主。”

    “恩。这次你五毒寨的表现,出乎意料之外。在残酷的竞争之中,你竟变成一家独大。”

    “侥幸而已。只怪那八卦门太心高气傲,给了我机会。”

    “这是其一,二是你之前的掌握时机和布置都非常好。你这一趟把葛荣和八卦门的人气得可够呛了。你邀我前来帮你,那代价你是明白的了。”

    “明白。”

    那慕家老祖宗扫掠她一眼,缓缓道:“看你这模样,应该只有二十年的寿元,难怪你不惜一切要冲进炼鼎。不过你把修为压在抱丹启府,不敢敞开至抱丹不殆,倒也是能伸能屈。”

    那紫罗老太婆道:“只能如此,如果我不压住修为,最多只有五年寿元。无论如何,我必须在这有限的时间内,冲进炼鼎。”

    “也是。换了我,我也会如你这样的选择。你今年应是一百六、七十了。只有踏进炼鼎,你才能增加一百多年的性命。想活得长久一些,你必然做这个抉择。”

    她知道这事对于紫罗老太婆的重要性,否则不会开口邀请自己相助。可以说,她已经把这个名额,当成人生最后一次赌博。

    “副门主也知我的苦衷。”她老脸满是苦笑:“为得到这个名额,不要说八卦门和葛荣,就算天下人,我都不惜得罪。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我邀请你来,是想借你的手,对付那个玄鹰,此人太厉害。我难以是他的对手。”

    “前些天,我才和他打个交道,修为这个不提,他的脑子非同一般。他竟然透过一些细枝末节,就能找到我的住处。”

    “他去过你的地方?那他岂不是知道你?”

    紫罗老太婆有些惊异。

    “我和他打交道比这个早得多。我这些年不是以慕家老祖身份活着么,此人把我那个慕家全部屠尽了。”

    紫罗老太婆一向很少把视线离开川西,所以还是首次听到这样的事。但她也不奇怪,对方可是玄鹰,手里蘸的鲜血,屠的家族,那是数不胜数。屠掉一个家族而已,那是太常见

    不过她好奇的是:“那副门主你没有对付他?”

    她知道她在慕家的地方尊崇,是那慕家的保护神,虽然和慕家的血脉关系不大,但怎么也是她罩的家族。

    家族被屠,怎么可能不出手,完全不像这位的性格。

    “我当时不知道他是玄鹰,他是以一个普通人的面目出现。第二个,当时我还在闭关,也不想惹事,所以就没有理会他。前些天一见,倒觉得此人颇有气魄。至于杀他,那时刚接到你的情报,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想着,迟早要在这次争夺对上,不如留到他前来这里解决?”

    她和五毒寨的交易,是帮助紫罗拿到名籍。而在拿到名额前,要把陆杀掉。

    是的,别看紫罗老太婆和陆凡一副义气情深的模样,心里早就筹谋着,怎么把他杀掉。

    只是陆凡太可怕,在没有把握之前,她不得不把这个愿望收藏私得严严实实。

    慕家老祖宗打的主意,如果在其它地方就杀掉陆凡,那就变成为自己而杀,没有功劳而白助了五毒寨。但是到了川西再杀,性质不一样,变成帮助五毒寨出手,有着高回报了。

    对于陆凡的实力,她瞧出的确有些许,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她想杀而杀不成的非炼鼎者。她要杀陆凡,那他就是逃到天下,也轻易宰掉。。

    “此人非一般的厉害,当年一圣一鹰可是杀得地下世界风声鹤唳。当然,那些年,你在闭关之中,不知道他的事迹不奇怪。”

    “恩。我事后也是调查过他。的确很厉害在。可惜当年那个毒圣身死,否则我倒要试一试他两人的合力是否真是天下无双。”

    “据传闻说,一圣一鹰曾经杀过炼鼎。如今虽只剩下玄鹰,但你最好还是小心些。”

    “杀过炼鼎?真的假的?”慕家老祖宗大为诧异,道:“具体是谁?”

    “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我对于炼鼎也是所知不多。而且炼鼎之死会引起国术界的剧震,当年所知的人都是小心地守口如瓶。”

    慕家老祖宗道:“我倒觉得是以讹传讹,不是真的。他有什么本事,能杀掉炼鼎?他对了,这人颇是古怪,我似乎感应不出他究竟是什么境界。”

    “你也感应不出他什么境界?不会吧?”轮到紫罗老太婆惊异了。

    “恩。我曾留心感应一下,他身上微微流露出抱丹不殆的气息,但是很古怪,似乎有另一股气息掩遮住。但是不论怎么样,他总不可能达到炼鼎。如他这种年纪,也不知道碰到什么高人,练就到抱丹不殆,那已惊人至极。不可能修炼到炼鼎。你也有这个经验,从抱丹不殆到炼鼎,那不是天赋或者聪慧能练成的。而是透过漫长的闭关,对天地变化的感悟,才能练就。没有数十年以上的闭关修性,无法晋入一步。”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