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八十三章 再多活一天

    韦幼青躬身送赵皇后与李云逍离去,然后在赵皇后刚才坐的地方坐了下来,等待皇帝接见。(www.k6uk.com)

    突然,李桃夭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见到韦幼青在堂上端坐,不由得一愣。

    李桃夭已经好几天夜晚无法安睡了,一脸的憔悴,她知道父亲就快要死了,只要他一死,弟弟李云逍做了皇帝,章晓鱼答应她,她的婚约可以由新皇下令取消。

    如今她却被母亲逼着去梳洗,且是为了韦幼青要来,她心里反感,随便让人拿了些香膏来,把头发略抿,因牵挂母亲,又跑回堂上来。

    韦幼青见这么多日子不见,李桃夭竟如此憔悴,心里疼惜,见她转身就要离开,急忙抓住她的手臂问道:“桃夭,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憔悴?”

    李桃夭不知道该怎么对韦幼青说话,她使劲儿想要甩脱韦幼青的手,可韦幼青怕待会儿会出事,她到处乱跑会有意外,死抓住她的手不肯放开。

    “桃夭,别乱跑!呆在这里!”

    他们二人正僵持不下,杨亦和从里面走出来,对韦幼青道:“韦侯爷,陛下召见。”

    韦幼青只好松手,李桃夭趁着这个空隙跑掉了。她气呼呼的漫无目的的在宫中到处乱走,一路上抚摸着被韦幼青抓疼了的手腕,边走边骂:

    “这么粗鲁!讨厌!我不要嫁给他!他有女人,有儿子!他爹爹对我凶!他也这么凶!”

    李桃夭想了无数条不能嫁给韦幼青的缘由,最后却发现自己走到了大角宫的门口。李桃夭颓然的站住了,她知道花慈阳今夜不在大角宫。

    “为什么今夜不在?为什么偏要今夜走掉?明天我就要嫁给别人了。”

    李桃夭伤心的坐在大角宫门前,无助的看着昏黑的天空。北风呜咽,寒风凛冽如刀割。

    突然,远处天空似有一颗星辰,飞快的向这边飞来。李桃夭睁大了眼睛,那星辰越来越大,竟似朝着她扑过来。

    李桃夭惊愕的差点叫喊出声,她猛然想起,这颗星辰应该是个修士,法力高强的仙人。能在天空飞的这么快,至少三重天的修为。

    在人界有这么高修为的人并不多,李桃夭先是一喜,是花慈阳回来了!可继而发觉不对,此人的星辰是一道白光,分明是修行冰诀的人。

    华府狼仙?李桃夭大惊失色,这么高的修为,是华世雄?他到皇宫里来做什么?

    李桃夭眼见星辰已经飞到跟前,知道跑也跑不掉,干脆收敛起修为,她这会儿穿着普通的家常衣服,头发也没有好好的梳起,冒充一般的宫女也不会有人不相信。

    星辰落地,幽幽冷冽的冰光里,一个冷峻的中年男子的身影露了出来。他身穿一件黑色狐皮长袍,眼窝深陷,在这昏黑的夜里,李桃夭也能看到那发着寒光的双眸。

    “出来。”

    中年男子的声音清冷,却好在没有杀意。李桃夭略略定心,乖乖的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知道以前的马丽妃关在哪里吗?”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穿戴普通,头发凌乱的用一根发带绑起的小女孩儿,觉得她只是一个普通宫女,声音也放缓了一些,轻声细语的问道。

    “不,不知道。”李桃夭结结巴巴的回答着,心却往下沉去。这马丽妃本来关在这旁边的西三所,是她自己回来以后,觉得马丽妃不该闲着,把她弄去浣衣局做苦力去了。

    好在那人见她这么害怕,并没有难为她,见她不知道,转身就要离去时,突然又回头问道:“天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李桃夭急忙答道:“我来,来大角宫取些东西。”

    谁知那人接着回过头来,颇感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宫殿。问道:“这里是大角宫?”

    李桃夭连忙点点头,蹲了蹲身道:“仙人若是无事,奴婢回去了,晚了要被责罚的。”

    那人挥了挥手,放她离开。李桃夭大喜过望,急忙急速的往回走,她惊魂未定,怕这个仙人查出是自己将马丽妃送去做苦力的,不敢回自己的寝宫,一路往东明殿而来。

    韦幼青在那里,若是在这个皇宫里还有什么人能对付那个修士,也就只有韦幼青了。

    东明殿里的韦幼青正心神不宁的坐在李承嗣的床边。他已经对李承嗣会在婚礼前封李承宇为储君不抱任何希望了。而李承嗣也到了油尽灯枯的时节,活不过今晚。

    韦幼青将自己的真元输送给李承嗣少许,以保证他能再活一天。少许的真元输送对韦幼青没有什么影响,可大量的输送真元是会令韦幼青减寿的。

    故而韦幼青又开了一副药,交给韦榕去熬制,药品全部都是灵草,其中有一味仙芝花,更是吊命的圣品。

    李承嗣精神头恢复了许多,他放心的把自己交给韦幼青照管,他知道,自己一天不立李承宇为储君,韦幼青就只能帮他再多活一天。

    至于多这一天的阳寿有什么意思,李承嗣却早就不去想了。他可能真的想看到女儿出嫁,可能真的对这阳间有太多的不舍反正,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

    韦幼青正在盘膝打坐,恢复刚才消耗掉的真元。韦榕端着药走进来,按着惯例先喝了一口,然后将药交给旁边站着的杨亦和。

    杨亦和等了片刻,见韦榕无恙,依旧不放心,自己也喝了一口,见韦榕不高兴的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笑道:“这药好香啊。”

    韦榕不满的说道:“杨总管,这药是灵药,是吊命圣品,千金难买。您要是每碗都喝一口,能喝成神仙。”

    韦幼青吐出一口气,沉声道:“阿榕,不要说这种风凉话,杨总管是一片忠心。”

    杨亦和感激的看了一眼韦幼青,没再说什么,沉默的用汤匙一勺勺的将药喂李承嗣喝下。

    待李承嗣喝完药,韦幼青又帮着他调理经脉,以便李承嗣能更好的吸收药力。

    李承嗣轻轻的舒缓了身子,似乎在这一刻,他苍白死灰的脸上都有了一丝丝的血色。

    “韦卿,是不是我还能活过来呀。”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