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5章 做做情人间该做的事

    爱到最后无路可退最新章节!

    这一声小姝,惊得我差点叫出来,慌忙抱紧双臂,四下看去,并没有什么人,然后那个声音又传来:“你不是小姝?”

    我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才发现声音是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的,我往里仔细一看,在我的对面坐着一个女人,头发凌乱,只能看到半张脸,而且苍白无色,身上裹着一床被子。(Www.K6uk.Com)

    她慢慢起身向我这边走来时,我仿佛看到女鬼从电视里爬出来一样,不自觉地往后退去。

    可我们中间明明还隔着一堵墙。

    我很想转身就跑,可鬼使神差地竟定在那里,那声音又问我:“你是谁?”

    从她一只眼睛里,我看到了狐疑与探究。

    我因为太紧张,根本无法开口说话,几次张嘴,可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然后又听她自言自语:“像,太像了,我差点就将你认错。”

    我很清楚,她说的是我很像小姝。

    女人虽然面容憔悴,可说话的声音却是铿锵有力,仿佛虚弱的外表只是一层伪装。

    我向前一步,盯着她的眼睛,问:“当年你为什么要害小姝?”

    我虽然知道是这个女人撞死了小姝,可原因却不知道,我突然很想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将小姝撞了。如果是一般的肇事,莫池不可能将她关了这么长时间。

    这一问,让女人愣住,她好像也在想那久远的事,忽然,她猛得上前抓住窗户上的铁杆,瞪大着眼,吓得我又往后缩了一下,只听她低吼道:“因为我嫉妒啊!莫池对她太好了,别看她小,她简直就是一个狐媚子,十三岁就跟莫池发生关系,我有时还能听到有孩子在上面走动,那一定是她生的,你说这种女人还能活在世上吗,他会祸害男人的。”

    “你胡说!”

    我愤恨地向前,为莫池辩驳:“莫池不可能那么做。”

    当我听到他爱上自己养大的女孩时,我就已经很震惊,他不可能跟她发生那种事的,小姝还那么小,他不会的。

    莫池虽然有孩子,可那个小家伙才六岁啊,怎么可能是小姝生的,这太荒唐了。

    这个女人一定是因为关在这里太长时间,把大脑关坏了,胡言乱语。

    可我虽这么想,脑子里竟不由自主冒出他跟那么小的小姝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你也爱他吧?”

    突然,女人的声音又将我拉回现实,我注意到她说了一个“也”字,难道她?

    “我劝你还是早点放手吧。”女人这才上下打量着我,摇摇头,“你虽然像,可你毕竟不是。这个男人太残忍了,为了那个女人,不,一个小女孩,竟将我关在这里十几年,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无法体会他有多爱那个小孩,可他真是爱惨了,所以才恨我入骨。”

    我默默地听着她的话,她继续道:“看你这乱七八遭的样子,恐怕他对你也不怎么样吧。他心里只有一个小姝,眼里又怎么会有其他女人?”

    她喃喃自语,然后便滑了下去,我再也看不到她的脸。

    突然,我好像听到楼上传来动静,我连忙从这里出去。

    一出去,就看到莫池冷着脸站在地下室的入口。

    我出来后,他掠过我,将门轻轻关上,拉着我的手往沙发上坐,还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以前纪婶就叮嘱过我,整个姝院,除了地下室,我哪里都可以去。

    现在,我就这么进去还被他发现,心里不免有种毛毛的感觉,而且,那个女人说莫池跟十三岁的小姝发生了关系,现在看到莫池,感觉特别诡异。

    我尽量离他远一点,可他知道我的意图,长臂一揽将我搂入他的怀中,冷声警告道:“以后不要再下去了。”

    “你碰了小姝?”我接着他后面问道。

    他睨着我,眼神复杂难辩,我多么希望他会否认,可他却说:“不止一次。”

    我的心都要凉了,他又补充:“这辈子我只想碰她一个人。”

    我惊慌地站起来,不可思议地瞪着他:“怎么可以?莫池,她那时候还那么小,你……”

    他跟着站起来,垂眸看着我,眉头紧紧地拧着:“你想说我是变态是不是?”

    忽而,他勾唇一笑,笑是自嘲一样:“是啊,我可不就是个变态么。”

    手里的杯子一下滑了下去,掉在地毯上,却是没有碎,只是水泼出来了。

    莫池见状,连忙将我抱起,我却惊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莫池,你放我下来。”

    “怎么,你怕我?”

    莫池却是冷声,“我们又不是没亲热过,今天是情人节,就让我们做做情人该做的事。”

    我心里一惊:“不,刚才你说过,你这辈子只想碰她一个。”

    虽然心里很不想承认他们真的发生那种关系,可现实却逼着我去认清。

    “是啊,你跟她真的很像,简直一模一样。”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满眼的柔情,我知道,他又把我当小姝了。难怪他说他对我的身体上瘾,原来就连身体也是那样相似?

    也许是知道瞒不过,莫池已经不忌惮了,大方承认他对小姝的感情,可是却**裸地将我伤到了。

    那个女人说得没错,莫池的眼里只有小姝,怎会有其他的女人?

    将我轻轻地放上床后,他就压了过来,我浑身都虚弱无力,知道已经没有能力去反抗,只好求他:“莫池,最后一次,然后就放我走,好不好?”

    “你还在想顾舒霖?”莫池的眸色突然狠戾,声音也变得冰冷。

    不,我不是想顾舒霖,我只是没办法活在别人的影子里,如果我真的可以改变,我们在一起快三年了,他也没能忘记她,反而越陷越深。

    “我没有。”我摇头,不想再惹怒他。

    他深深地凝望着我,然后起身,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放过我,转身下了楼。

    这一天为什么过得这么漫长?为什么天还没亮?

    我靠在床畔,毫无睡意,只想着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莫池说,王子墨他们已经知道我在这里,可为什么他们都没来找我?顾舒霖呢,他怎么也没来?还是说,莫池又跟他们做了什么交易?

    我心里惶惶不安,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

    突然,房门开了,莫池踉跄着走进来。

    他刚才下楼就是去厨房找酒喝的,大概喝了不少,路都走不稳了。

    只见他站在床边看了看,才发现坐在地下的我,一把就将我拎站起来,醉眼朦胧地看着我。

    他明明是脆弱的,可我却怕极了这样的他。

    “我想你。”莫池一把将我搂紧,“真的很想你,别拒绝我。”

    “莫池,你放开我,你不可以这样。”我极力地推拒着他,可他就像座大山一样,又沉又重,“你要是这样,我真的会恨你的。”

    莫池的身子明显一僵,不过刹那时间,他就毫不犹豫地褪掉我身上的衣物,发狠地吻着我,含糊地说:“你恨吧,越恨越好。”

    不顾我是否愿意,他一意孤行,我疼的心都麻了。

    虽然身体也有反应,可却没感觉到一点点快乐,一丝一毫都没有。

    第二天我是被疼醒的,我的胳膊好像要掉了一样。睁眼一看,莫池不知何时钻到我怀里,紧紧抱着我,还枕着我的胳膊。

    胳膊动一下就好疼,我闷哼了一声,莫池一下惊醒,看了我一眼,连忙将我的手拿上来轻轻地揉着,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你傻呀,疼不会说?”

    有一句话,叫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合。用在当下,真的非常应景。

    可惜,我们不是。

    见他态度较昨晚有很大转变,可我却没办法接受昨晚的一切:“莫池,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放我走?”

    他停住手里的动作,睨向我,认真严肃地问:“就真的这么想离开我?”

    没等我回答,他又说:“在我没想好之前,你哪里都不许去。”

    我下意识地问道:“就跟那个地下室的女人一样?”

    提起那个女人,莫池的脸顿时往下一沉,眸光也变得锐利:“我说过,你跟她不一样。别再提那个女人,以后也不准去见她。”

    他掀开被子下床,接着说道:“这期间,我不会再看着你,但如果你敢离开,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当他总有一天真的要放我走的时候,我心里又冒出奇怪的感觉。

    莫池也没再为难我,他去公司的时候,我想打电话给王子墨他们,可这里的电话居然打不出去,不是说不看着我吗?还不是在防着我。

    不过下午的时候,姝苑却来了一个人,是书阳,我没想到,竟然是他到这里来。

    看到他,我当然很激动,可我知道他对我心存芥蒂,所以我只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微笑着看着他,给他泡茶,拿点心。

    书阳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眉头还紧紧地皱着。

    直到我在他面前坐下,他才缓了眉头,喝了一口我泡到的茶,也不说话。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就好奇地问了一句:“书阳,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呀?”

    他看了我一眼,目光深沉,却无所谓地说:“听说你昨天又结婚了,可又没结成,这个婚你到底还要不要结了,我还给你准备了贺礼呢。”

    “是顾舒霖让你过来的?”我不顾他的挖苦,想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

    “当然不是。”书阳收回视线,又喝了一口茶,四下看了看,说,“住在这里也挺好的。”

    见他总是左顾而言他,根本不想跟我说话,我只好闭了嘴,就在这里看着他。

    须臾后,书阳终于又开口了,却是提及昨天的情况:“昨天你失踪后,让他们所有人都紧张得不得了,水城,湘城,融城,差点就被翻了过来,可没想到,莫池竟将你藏在这里。”

    我就知道他们会担心。

    书阳又说:“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舒霖哥,他已经退婚了。”

    退婚?

    我心里一怔,下意识地问道:“那尹振光电呢?”

    这两者是息息相关的。

    书阳愣了一下,摇头:“你果然对他没有一丝爱意了。”

    顿时,书阳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愧疚,他又说:“尹振光电没事。”

    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我有一堆的问题想问,可书阳看了看时间,他似乎要走了,不一会儿,他就起身,临走前还跟我说:“莫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舒霖哥的手上,他好像要采取什么行动了。”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