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百三十章 烽火连天

    被人认为是无所不能的越千秋,如今却是被萧敬先三言两语困在了南京城。(www.k6uk.com)他若是真的要走,除非萧敬先在门口派上几百个人围着,那他自然插翅难飞,可萧敬先所言的那个可能性,实在是让他心惊肉跳,不敢等闲视之,再加上谢十一爷也帮腔,他只能留下。

    然而,他对南京城到底人生地不熟,人脉及不上谢家父女,再加上之前不少人都知道他和萧敬先在一起,他也不高兴成天在脸上涂涂抹抹才能出门,所以大部分时间只能不出去。因此,他最终发现,自己竟是又成了专职护理萧敬先的那个人!

    虽说这种活不是第一次干,可越千秋一想到萧敬先在南京城折腾的这林林种种就生气,起初照顾归照顾,根本懒得理他。奈何萧敬先从来就不是省心的,一来二去总能招惹他冷嘲热讽。到最后,兼职当大夫的谢十一爷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地给了越千秋一个建议。

    “我每天就来这么一会儿,都听你冲他吼了无数次闭嘴,你要真不想和他说话,眼下他还在休养期间,你大可把他绑在床上塞了他的嘴,这样不就耳根清净了吗?”

    斜倚在床上的萧敬先哭笑不得地瞥了一眼这位满脸戏谑的江湖郎中:“谢十一爷,我可没得罪你吧?你用得着给千秋出这样的损招?再说,想当初齐宣在我身上绑了上百斤的铁链铁锁,最终也没能奈何得了我,你觉得区区绳子能管用吗?”

    “闭嘴!齐宣当初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把你手脚打断,否则看你能出什么幺蛾子!”越千秋忿忿地冲着萧敬先再次瞪了一眼,随即方才看向谢十一爷问道,“这家伙是属蟑螂的,只要一下打不死,没几天就生龙活虎了。要是谢十一爷你说他好得差不多了,我就不管他了!”

    谢十一爷顿时笑了:“他就是长时间不进饮食的虚弱不调而已,终究身体底子还算不错,眼下差不多是没事了,尽可下地走走。当然,肌肉无力是肯定的,得需要人搀扶。”

    越千秋着实没想到,刚刚还建议自己怎么对付萧敬先的谢十一爷转眼却煞有介事地要求自己搀扶萧敬先下地走动,眼见床上那家伙立刻打蛇随棍上,伸出双手来要求扶着下地,他顿时没好气地骂道:“等着,我去大街上给你买两根拐来,随你走多久都行!”

    目视越千秋气急败坏地拂袖而去,萧敬先这才好整以暇地问道:“谢十一爷这几天没再提过留守府那边地牢开挖的进展。可距离我被千秋带回来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天,那边就算动作再慢,也应该已经有结果了吧?”

    “晋王殿下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说。”谢十一爷将目光从越千秋的背影上移回,却是没有看萧敬先,眼神显得有些游移不定,“齐宣和他的两个侍卫,还有三个狱卒全都死了,每个人尸体上都是血肉模糊,地牢尚完好的那些石墙上,甚至还溅满了血迹,所以尸体挖出来的时候,自然人人都觉得那是自相残杀。”

    他顿了一顿,这才盯着萧敬先问道:“而木栅栏震塌,铁链脱落,却没有任何你的踪迹,于是有人认为你早就逃了,有人认为你根本就没有被抓,一切都是齐宣打算借着你的名头来一个障眼法,结果却反而被你算计,甚至还有人说你是妖魔鬼怪……这其中,认为你早就被挖出来了这种论调,相信的人最少,不得不说,晋王殿下和九公子配合得不错。”

    “是他不错,我只是运气好。”

    萧敬先实事求是地耸了耸肩,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尽管脸色并没有因为这些天的调养而有多少血色,但显然比最初被越千秋带出来时的那种濒死状态要好很多。他并没有继续追问谢十一爷,齐宣等人那些尸体的具体状态如何,而是淡淡地问了一句。

    “他们的死讯传出去了没有?”

    “还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所以之前九公子既然一直没有问起,那么说明他不知道……怎么,晋王殿下的意思是,宣扬出去?”

    “没错。”萧敬先微微点了点头,用极其肯定的语气说,“就让某些嘴快的四处宣扬一下就行了。毕竟,齐宣疑似我那姐夫从前布置在南京的人,在康乐现身霸州后和我重回北燕,人却不见了,我和千秋也在这霸州城内失踪的情况下,要是其他方面再没反应,那就僵住了。”

    “其实上京那边也有消息。”谢十一爷斟酌了一下,将萧卿卿突然倒行逆施的举动大略提了提,见萧敬先只是在最初眉头微皱之后就舒展了开来,甚至还在那笑,即便他素来有一颗极其冷硬沉着的心,也不禁对萧敬先这出乎意料的态度颇有些疑惑。

    “萧卿卿和我一样,她很冷静,不是疯子。”萧敬先仿佛并不讳言自己素来行事的疯狂,口气却平淡得仿佛在说一件吃饭喝水似的小事,“她之所以会这么做,自然有她的理由。我从前看似是按照我那姐夫的意思做一个疯子屠夫,但实际上却并不是真的那么嗜杀。”

    尽管从前一直都偏居辽东一隅之地的深山老林里,但谢十一爷本来就和一般采参客不同,眼界较为宽广。而等到他接受杜白楼的邀约把老参堂开起来之后,因为得到的资源多了无数倍,他能够接触到的东西也自然比从前要开阔了许多。

    就比如他很清楚,北燕历代皇帝几乎都是上位后就栽培自己的亲信,然后大肆清洗其他地位竞争失败者的余孽,但对于上一代天子的亲信都往往会优容礼遇,久而久之,盘根错节的大家族一个又一个,直到现如今失踪的那位北燕皇帝登基之后,方才改换了行事风格。

    因此,他忍不住问道:“萧卿卿这是故意把六皇子给逼出上京,然后大肆铲除异己?”

    “这些年来被连根拔起的家族已经很多了,但是,还不够。我姐姐在的时候,她和我姐夫就常常说,纵观历朝历代,亡于外敌的不多,反而是亡于内乱的比比皆是。正因为开国的时候百废俱兴,就犹如一张白纸上可以尽情挥洒,所以人心向上。而只要过去几十年……”

    萧敬先答非所问,随即却突然顿了一顿,这才不慌不忙地说:“只要过去几十年,那么官官相护,内外勾结,不可避免地便要造就一个个根深蒂固的大家族。这时候其实还有加以限制和桎梏的机会,可如果在这时候仍然投鼠忌器,又或者被蒙蔽了耳目,又或者君王根本没有脑子和手段,把这种局面拖延到了百年之后,那时候,就已经积重难返了。”

    “而现在,就是北燕立国一百零八年之后了。”

    嘴里说着这话,萧敬先却靠在引枕上,脸上那闲适的表情便犹如无所事事的悠闲书生,可说出来的话却犹如一阵阴风卷过这明明烧着炭盆,极其温暖的屋子。

    “所以自从当初我姐夫登基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杀一大批人的准备。只不过,纵使他再疯狂,也到底不可能杀尽所有大族,那样的话他自己也坐不稳皇位。

    所以,先是清除失败者的余孽,然后用扶起一批打压一批的策略,一茬一茬地割草,就连所谓的南征,平定天下,给机会纵容人造反,也只是铲除异己的手段而已。而现在,我们能看到能知道的还只有上京和南京,但我可以担保,各地应该都在乱。”

    就连谢十一爷也算是手上沾过很多人命的人,此时也不禁心中悚然,眉头更是皱成了一个大疙瘩:“如此一味杀戮,纵使控制得再好,也不能避免伤及无辜。更何况,如此一来,民心向背那就全然不管不顾了?说一句难听的,现在外头不论是对于从前的皇帝还是现在的六皇子,都没有一句好话。这些天要不是筱筱控制得还算好,南京城早就乱了!”

    “谢姑娘是很出色,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萧敬先略过了谢十一爷前面那些评述,只回答了最后一句话,随即将被子稍稍拉了一些上来,盖过胸口,淡淡地往外头看了一眼,这才稍微提高了一点声音:“千秋你若是去见她,不妨带一句话,别太认真卖力了,她从前不是王妃,现在不是皇后,可千万别忘了初衷。”

    刚刚气咻咻离开,实则却小心翼翼绕了一个圈子去而复返的越千秋,这时候确实正在院子一角猫着偷听。被萧敬先道破踪迹的时候,他不由脑门上青筋一跳,暗骂一声这装死的家伙,可到底不至于厚脸皮到继续在那听壁角,只能一声不哼扭头便回了马厩,牵马就走。

    然而,刚刚偷听到萧敬先和谢十一爷的这么一大堆对话,他一面走一面对照现在的局势,却是不得不承认,萧敬先所言很可能是真的。然而,一想到北燕皇帝销声匿迹至今,而且人还实际控制在越小四手里,他就不禁替那个便宜老爹捏着一把汗。

    虽说越小四和一群疯子在一起,不可避免地染上了不疯魔,不成活的毛病,但现在还有药可医,千万别最终被人坑到无可救药!

    就在他心不在焉地走着,甚至忘了自己可以骑马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以及叱喝声一下子唤回了他的魂。最初那叱喝只是令人让路,然而,大概是让路的人实在太慢,又或者是那马上的人实在太过心急,在一阵骂骂咧咧之后,那人陡然提高了声音。

    “紧急军情!你们这些该死的草民要是再不让路,误了我的大事你们人人掉脑袋!”

    听到紧急军情四个字,越千秋一下子上了心,随即下意识地撒腿就往前跑。跑了没两步,他就意识到自己手上还拽着缰绳,不禁哭笑不得地捶了捶脑门,随即反身退后两步一跃上了马背,一抖缰绳往刚刚那声音来处急驰而去。

    转过街角,他就看到了那依旧没能过去的信使。而这一次,不是因为别人让路慢了,而是因为听到他这话语而聚集过来的百姓把他给团团围了起来。之前六皇子几乎把南京城中兵马抽调一空,而这些将士的家眷不少都是南京人,自然关心家中顶梁柱的安危。

    此时此刻,人声鼎沸,各式各样的问题犹如潮水一般冲着那信使扑去,直教这个刚刚还出言恐吓的家伙心烦意乱。然而,他提着马鞭好几次想要打人,终究是被汹涌人潮给吓得收回了手。最后,眼见今天不开口,别人就不会放他离开,他才终于忿忿叫了一声。

    “霸州那边正胶着呢,围城而已,哪里就那么快分出胜负,我怎么知道你们家里男人死活!哪一次围城不是用人命堆上去的,去去去,快让路,老子还要去向白山圣女报信!”

    越千秋眼见那人凌空挥鞭,用响声吓唬人让路,而周遭百姓还真是不情不愿让开了一条通道,他却是心念数转,随即等到人往皇宫赶去,他就立刻纵马小跑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尽管此人语焉不详,可字里行间还是透露出了霸州攻城的不顺——如果顺利,用得着说什么人命堆出来?不知道人家家里男人死活,也就意味着攻城战已经出现不小的死伤了!

    在约定的地点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越千秋方才见到一身男装的谢筱筱。一看人那凝重的脸色,他就知道,她必定见了那信使,而那信使带回来的不可能是什么好消息。

    果然,还不等他开口询问,她就主动开口说道:“霸州那边,六皇子开出了很高的赏格,再加上之前大军直接劫掠了永清三城,他又用霸州城内财富无数作为激励,因此虽说数日攻城损伤不小,但士气很高。”

    越千秋心里咯噔一下,随即沉声问道:“那北燕这边死伤多少?”

    “死伤千余。”谢筱筱微微凝眉,随即冷笑道,“那家伙一贯是死撑的性子,我刚刚对你说的那些激励手段,他极力鼓吹,而死伤却一笔带过,我估计至少是这个数字,还可能更多。只不过……”

    她顿了一顿,这才沉声说道:“那家伙在信上信誓旦旦地说,霸州有人联络献城开门!”

    献城开门四个字入耳,越千秋只觉得脑际犹如被大锤子使劲砸过一般,最初的一瞬间甚至有些发懵。好在他也不是没经历过事情的人,瞬间就冷静了下来,随即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这样的消息传出来,无论真假,对敌我双方都是莫大的刺激。”

    看到谢筱筱脸上表情依旧凝重,他不禁有些心里发毛:“难道还有什么事?刚刚你爹去我那儿的时候,怎么没听他提起?”

    “因为也是刚刚到的消息。”谢筱筱整理了一下情绪,随即开口说,“探马来报,有一支来历不明,人数至少在两三千的骑兵正冲南京而来。在我们说话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进城了。”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