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章 血灾四

    进化之极限武道最新章节!

    看着如野牛冲撞而来的怪物,张放手中刀光一闪,铿将一声,刀劈在妖尸左肩,擦出明亮的火星,刀继续往下划拉,就像猛烈切割金属材料。(www.k6uk.com)

    怪物快速倒退,坚固的躯体轰的一下砸碎门窗。

    张放俯视着地上的怪物,眼神中带着诧异之色,怪物的身上除了留下长长的血痕,竟然毫发无损。

    “铜墙铁壁?哼!又是恐怖变态的躯体!”张放实力大增,即使龙象真功提升到了第三重,也不敢抵挡自己全力一刀。

    吼!

    怪物愤怒地朝张放奔袭而来,带动的劲爆气流也呼啸而至,张放凝神握紧大环刀,血液中流淌的真气蜂拥汇聚,灌进刀内。

    焚神!

    暗金色的流光闪烁,很快就化为覆盖烈焰的三角刀域,往怪物的身上笼罩而去。

    轰的一下,怪物全身的衣物被烈焰焚烧引燃,就像是火球一样,浑身还冒着黑烟,而飞快流转的刀光接连劈在妖躯上,传出金属碰击的声音。

    张放幻瞳幻灭,绿色光点消失。

    怪物浑身冒着火焰,身上飙射着数十道细小的血线,它并非没有痛觉,而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因此它只能疯狂嘶吼,挥舞着利爪咆哮。

    喝!

    张放往后爆退,来回闪躲怪物的攻击。

    怪物的速度很快,比一般的破气高手强大得多,更关键是恐怖的肉躯强度,这一点足以令大多数破气高手无可奈何。

    若不是怪物神智缺失,严重影响实力发挥,仅凭一身恐怖的身体素质,就足以媲美半步潜神。

    “有意思,有意思!”张放浅浅一笑,鬼魅的身法晃动,分出三重残影划出奇妙的弧线,再现时已绕到怪物的身后。

    碧针清掌连环拍在怪物的背心,恐怖汹涌的古阳真气肆无忌惮涌进它的身体,尽情破坏怪物的身体构造。

    异种真气侵入怪物体内,嘭嘭连续爆炸,很快肉躯开始寸寸龟裂,就如发散的脉络遍布全身。

    血液从裂纹中飞溅,触目惊心。

    怪物的躯体太过变态,张放绝招尽出,仍旧不能彻底摧毁,一般归元初期的高手遭受张放轮番杀招,早就死得不能再死。

    这一切都源于浓郁的妖力,怪物吞吃百余条生命转化而来的浓郁妖力,这些妖力将它的肉躯强化到半步潜神的地步。

    怪物躯体刀剑难伤,再加上恐怖的治愈力,寻常人更加难以对付。

    “好了,不陪你玩了,尝尝我最新领悟的一式刀法!”张放瞬息飞纵,避过怪物愤怒的利爪。

    “神刀斩!”

    经脉中一缕精纯的恐象之力被摄取,盘绕在涌动的古阳真气中,然后尽数灌注刀内,大环刀飞快转动,忽然呈直线往前一劈。

    暗金色的刀光如匹练,化作弯弯的圆弧飞掠而去。

    噗呲!

    刀光如白驹过隙,只是刹那之际,一道晶莹的血液迸溅,极细的血线从怪物天灵盖垂直往下,一直隐没在脖颈深处。

    原本铜墙铁壁,刀枪难伤的怪物躯体就像柔嫩的豆腐,沿着眉心一直向下的极细血线,咔嚓一下,如同木头一样裂成两片。

    怪物被完整劈成两片,腹中一块还没有彻底消化的头盖骨滚落,但又很快在腐蚀极强的胃酸中融化。

    “钢铁之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仍是破铜烂铁,只一刀就能彻底崩毁,其本质与破布没什么两样。”以真气与恐象之力联合催动的神刀斩,能瞬间增幅三倍的力量,据张放估计,潜神也不是那么容易接下的。

    张放轻松收回刀,大步朝怪物走去。

    弯腰捡起裂开的头骨中间的血珠,这是怪物的妖力核心,刚入手张放就能感受到澎湃的妖力,以他的经验,起码两千点。

    不过张放并没选择立即吞噬,而是选择放进袍子里。

    现在也用不了进化点,而且还十分充足,况且张放发现了一件以前曾经想过,却没有去做的事,暂时选择不动妖核。

    尹川白飞乐吃惊的看着张放,虽然清楚怪物不是对手,但像这样残忍虐杀的手段他们接受不了。

    他们直面怪物,可是毫无还手之力,险些被怪物虐杀,哪里像张放这样轻松,想起自己的遭遇,两人颇为不忿。

    “走吧!先去无仪派。”扫了一眼尹川四人,又随意看了一眼紧闭大门的房屋,跨着马往无仪派飞奔。

    几人走后,数扇紧闭的红色大门往外打开,而后更多扇门被打开,现出了惊疑未定的人们

    “谢天谢地,终于杀死了魔鬼!”

    “天杀的,孩子他爹被魔鬼吃了这让我们娘俩怎么活啊!”

    “我可伶的孩子”

    众人述说自己的不幸,悲恸的气氛笼罩着他们。

    “他们是谁?”悲痛之余,他们没忘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过因为惧怕张放的力量,只得在他们走后才出来。

    不能当面道谢,他们只能默默朝张放离去的方向拜了拜,以示自己的感谢。

    死了这么多人,众人都很难过,但当下最要紧的是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通知官府,尽快处理这个烂摊子。

    酒馆的王老板正与街邻商议此事,忽然余光一瞥,额上立时渗透出冷汗,手心里也是吓出的冷汗。

    茶铺抱着孩子的老板娘的嘴突然变大,将自己的不足三周岁的孩子塞进嘴里,砰的一下血水四溢。

    原本平静下来的惊恐人群瞬间炸开锅,恐惧与不安再次蔓延开去。

    无仪派!

    无仪派建设很气派,大门前是两根一人合抱的大理石柱,通体雕刻各种飞禽走兽,以及神话中的龙凤神兽。

    当张放等人还没有靠近大门之时,守候大门的赵氏两兄弟像见鬼一样,落荒而逃,奔走时还大声叫喊!

    “他们来啦!”

    张放当然听到了,不过一笑了之,马不停蹄朝无仪派的大门走去,并没有通报主人的意思。

    “什么?他们来了!”姚霖立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望着大长老袁承志,神色中带着复杂与无奈。

    “果真不可避免,难道这真是无仪派的劫难吗?”姚霖叹息,武道大会将近,在这个节骨眼上,真令他们惶恐不安。

    “可惜,武道大会开启前三月内,我们失去了九大帮派的地位,云氏不会庇护我们,不然”袁承志也叹气。

    武道大会是云氏重新择选下属势力的机制,无仪派现在已不是九大帮派,得不到云氏的庇护。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