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7章 这才是真正的小品

    “王导这徐乾绝逼是鬼才呀!”

    在后台一位工作人员对徐乾道。(看啦又看♀小说)

    王平之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这个家伙的确是一个怪胎,无论干什么都能成功。”

    这名工作人员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搞笑的小品,根本让你笑得停不下来。”

    王平之心道:“何止是你,就算是见过了大风大浪的我看的也是乐得慌。”

    。。。。。。

    而此时小品还在继续。

    任性:好,请听第二题下一道也是必答题。问二老都喜欢什么运动?

    江:游泳!

    任性:哦,大妈喜欢游泳。

    徐:得了吧,就游三天,我问他为啥不游了,他说游泳池水不好喝!

    任性:那大叔呢?

    徐:我喜欢潜泳。

    任性:大叔会潜泳,一般能潜多长时间?

    江:那得看救生员啥前儿捞他,过一秒捞他他就潜一秒,过一年捞他指定就泡浮了搁那儿漂呢!

    “笑死我了。”

    “这嘴也太损了吧。”

    “这段子搞笑。”

    “女神秒变神经病!”

    任性:继续听题,接下来是一组抢答题。请听好,什么运动让人看着揪心?

    江星月:足球!

    任性:什么运动更揪心?

    江星月:中国足球!

    “这波吐槽犀利。”

    “哈哈,中国足球也是够了。”

    “精辟,中国足球最揪心。”

    “我估计此刻那些足球演员要跟徐乾拼命。”

    “这小品实在是太搞笑了,基本每一句都是包袱,都快让我笑得喘不过气来了?”

    “这到底是谁写的包袱?”

    任性:请两位老人继续听题,奥运会是国际盛会,我们的火炬手最好能够会一点外语,请问茶叶的茶英语怎么说?

    江星月:tea!

    任性:绿茶?

    徐乾:绿tea。

    江星月:红茶呢?

    徐:红tea。

    江星月:花茶呢?

    徐:花tea。

    江星月:我踢了你。

    “哈哈,太搞笑了。”

    “红茶,红tea。。。”

    “这波不懂装懂我给满分!”

    “这小品也太特么的搞笑了吧。”

    徐乾:全tea。

    任性:现在还有网友问啊,现代的奥林匹克之父是谁?

    江星月:啥都不知道站起来干啥?

    徐:怕让你给抢去。

    观众。。。。。

    “大爷犀利!”

    “这徐乾表演也太搞笑了吧。”

    “是啊,太厉害了。”

    此刻,在春晚的后台黄药和蔡妍也是一脸惊叹的看着徐乾他们的表演。

    黄药道:“这小品也太搞笑了吧。。。。”

    黄药本身就是小品届的一方诸侯,而能被他承认搞笑的小品自然是得到他的认可。

    蔡妍也道:“当初听说赵火锅看这个小品的时候我还纳闷,现在我明白了。”

    黄药道:“你发现没有,这徐乾的表现真出色。”

    蔡妍开始仔细观察徐乾的表演,然后动容的道:“他的表现实在是没法形容,太浑然天成了,好像就是天生为小品而生似的。”

    黄药道:“更可怕的是,他能够带领别人跟他的节奏,你看另外两个人之所以表现的也很好,就是因为被他带动了。”

    蔡妍深呼吸一口气道:“这个人太可怕了。”

    黄药也点点头:“这种可怕的状态我只在一个人身感受过。”

    “是谁?”

    蔡妍好奇的问道。

    “赵火锅。”

    黄药艰难的从嘴里吐出这三个字。

    听到这个名字蔡妍也显得有些苦涩。

    实在是这个名字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重重的压在他们心间。

    可以说所有的小品演员和赵火锅生活在一个时代就是一个悲哀,因为小品的路很窄,窄到什么程度呢?窄到所有的风光只能被赵火锅一个人给占据。

    他是小品的开创者,他是小品之王,他是“一代笑匠”,在小品这个领域没有人能够比的他。

    蔡妍道:“这。。。。。”

    黄药也苦笑道:“我们做好自己就好。”

    本来以为赵火锅走了,他们这些被压制的小品演员就可以焕发第二春了,但现在徐乾又来了,这还让人怎么活?

    真特么尴尬!

    江星月:顾拜旦!

    任性:正确!下一道题,历史谁跑得?

    江星月:曹操!说曹操曹操到,跑得比谁都快。

    “。。。。。女神也太搞笑了吧。”

    “江女神或许会接蔡妍的班,成为第二位女笑星。”

    “女笑星真的不多呀!”

    徐:拉倒吧,那曹操也不是运动员哪!

    任性:对啊?

    江星月:人也没说必须是运动员哪,人说历史谁跑,历史人物呢!

    徐:那孙悟空跑得更快!你这题出的就有问题。

    任性:那这道题咱们只能作废了啊!

    任性:下一道题,什么运动以锣声开始和结束,还带有一定危险性?

    徐:耍猴!

    江星月:耍猴也不是体育呀,那属于文艺呀。

    徐:文体不分家嘛,耍猴有危险性,整不好猴挠他。

    江星月,:小刘啊,我拒绝一个耍猴的!素质太低了!

    任性:那可不行,都有发言权嘛!

    徐:听见没,我也有发言权。

    任性:听下一道,有位姓齐的网友,刚刚喜得贵子,让您二位在现场给他的孩子起一个好听的名字!

    徐:齐德龙!

    任性:文雅但不响亮。

    江星月:齐东强!

    任性:响亮但不文雅。

    徐:齐得隆咚呛!洋气!

    “噗嗤!”

    “冷不丁就让我笑趴下了。”

    “真特么人才,齐的隆冬呛,这特么谁想出来的包袱。”

    “看这个小品真的能让我折寿,太特么搞笑。”

    “今年的春晚看的真是值了,这小品也太特么的搞笑了。”

    江星月:我再给你整个鼓,你敲去!

    任性:哎呀,大叔大妈的回答真是太风趣太幽默了!

    任性:下一道是一道基础知识题,问一点一横一撇念什么字?

    徐:广!

    任性:里边加一个木头的木?

    江星月:床!

    徐:双人床!

    江星月:再加仨木呢?

    徐:三人床。

    江星月:十个木呢?

    徐:十个木那就念炕。二十个那就大车店。

    。。。。。

    “双人床。。。。炕。。。”

    “这小品笑的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绝对是我看过的最好的小品之一。”

    “太搞笑了,是我看过最搞笑的小品。”

    “什么是小品?这才是真正的小品。”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