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八四节 老祖宗是谁?

    适应体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未来命运。(看啦又看小说)但是有一点不会改变:所有被选中的适应体,都会得到一顿丰盛的晚餐。那绝不是《水浒》小说里武松在沧州牢房里黄米饭加臭咸鳖鱼的简单组合。任何一名适应体都可以提出自己喜欢的食谱要求————任何种类的肉、任何能报出名字的菜肴、可以是特殊的烹饪方法、即便是昂贵如松露之类的调味品等等。

    最后一餐,当然要吃得丰盛。

    人工合成营养通常是添加在饮料里让适应体喝下去。按照人类的味觉标准,那东西其实不难喝:有淡淡的甜味,凉丝丝的,带着少许果子香气……这些特征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果味汽水,或者是和平年代“美汁源”、“xx椰子汁”、“芬达”、“七喜”之类的东西。

    不是所有适应体都会傻乎乎什么也不管张口就喝。聪明人很多,尤其是在外部世界一片混乱,幸存者连饭都吃不饱的时候,意外出现在面前的美食总会让人觉得怀疑。但这并不重要,基地方面不会放过任何适应体。如果你不打算用嘴巴舌头品尝人工合成营养的甜美,那就只能让强悍威猛的士兵将你按翻,用大号针筒把人工营养抽出来,通过金属针头的配合,从你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注入进去。

    只要完成了这个过程,你就不再是适应体,而是生物营养棒。

    把活人直接装进冰库冷藏的做法,都是毫无科学依据的猜想。正确做法,是将生物营养棒用气体麻醉后送进生物培养舱休眠。新陈代谢速度被降至最低,他们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新鲜。这种做法适用于人类远距离宇宙航行的时候。当然,所谓的“星际移民”从未出现过,深度睡眠保鲜法却流传开来。就像罐头,虽然超过了厂家在外包装上标注的有效食用期,可即便是过期的罐头仍然能吃,而且味道很不错。

    殷博智记得自己吃过那顿丰盛的大餐。他是将军,知道基地里的规矩,也知道自己在那个时候即将成为生物营养棒。因此,他毫无抗拒就喝下了那些人工合成生物营养,深深吸了一口带着甜美气味的麻醉剂,陷入沉睡。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殷博智从未来过这个地方。但他明白————这里绝对不是生物营养棒的存储仓库。

    生物营养棒的外观形态各自不同。有男人,也有女人,还有老人和孩子。身体强弱胖瘦不定,相貌美丑也没有相同标准。之所以会出现这些差异,是因为每个适应体在生长过程中的身体细节所决定。这种“适应”概念并非来源于人体基因,而是特指不同个体的专属生长时期。

    就像不同的人,在不同生长阶段感觉精力特别旺盛的那个时期。时间肯定有先有后,与年龄、性别等因素无关。

    对面那些飘浮在培养槽里的强壮男人都闭着眼。他们似乎还没有从梦中醒来。殷博智没有在身上找到呼吸管道之类的物件,也不觉得浸泡在羊水中有难受的窒息感。这些液体仿佛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可以通过它们进行呼吸,得到氧气。

    培养槽的位置很高,距离地面大约半米。殷博智居高临下看着外面过道上忙忙碌碌的生物工程师,一时间觉得很茫然,内心充满了惊骇。

    很快,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殷正华从侧面的通道尽头走过来,在这具培养槽前站定,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他。

    殷博智当然不会忘记这张面孔。

    那天,就是殷正华把自己带进了基地下方,送进了生物营养棒培育工场。

    殷博智看见他冲着自己招手,示意生物工程师把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匣子装在培养槽外面,接通连线。匣子上有红色与蓝色的开关,殷正华用力按下了蓝色钮,一道声音古怪的音波顿时钻进了殷博智大脑。

    “这是特设的通讯装置,虽然你不能说话,但是可以听到我的声音。”

    殷博智点点头表示确认。这声音听起来很怪,含含糊糊,仿佛麦克风表面蒙上了湿抹布。导致声音在高低不同的位置无规律变换,就像马戏团里专门给小丑出场时的滑稽配乐。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因为你现在还活着?”

    “你得感觉殷文华和殷毅,是他们一起在战斗部门那边联合作保,把你从生物营养棒的替补名单上划了下来。当时命令下来的比较晚,你那时候已经吃过最后一顿饭。还好,他们没有给你注射催眠药剂。否则的话,就算有赦免令也来不及了。”

    “你以前的位置很高,应该很清楚:基地下面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对于不知情的人,下来以后就不能离开。要么用作特殊渠道,要么真正成为我们的人。”

    我们的人!

    这句话的包涵意义太广泛了。殷博智晃动了一下身子,想要表明自己不是普通人。

    殷正华看到了他的动作:“怎么,你想告诉我,你是培养人?”

    殷博智点点头。

    殷正华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在长达近半分钟的时间里,他没有说过一个字。殷博智一直关注着他的神情。直到沉默时间结束,才听到对方发出长长的叹息。

    “我们都是培养人,所有姓“殷”的人都是培养人。”

    “这多少算是你能活到现在的部分原因。你知道,我们可以是适应体,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化为感染体。我们不是普通的人类。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其实就是一种零件。”

    零件?

    殷博智猛然睁大了双眼。

    “你的级别太低了,很多事情你根本不知道。”

    殷正华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这是我们必须面对,也必须接受的命运。我现在只是简单告诉你一些基本慨况,等到你离开这个柜子,再坐下来仔细详谈。”

    “因为殷毅和殷文华的恳求,你得到了赦免,也得到一次超等级进化的机会。”

    “你会变得很强大,同时也需要付出对应的代价。”

    代价?

    殷博智脑子里猛然生出令他自己都觉得恐惧的念头。

    死亡的代价吗?

    殷正华显然不是第一次应对这种局面。他用机械装置合成过的声音为殷博智解惑:“不要误会,这里指的不是死亡。而是另外的代价。”

    殷博智沉默地看着他。此时此刻,他忽然有些厌恶自己目前所在的环境————培养槽里的这些羊水让人很不舒服,手指触碰的时候会感觉到滑腻,虽然没有油脂那么厚重粘稠,却使自己觉得极不清爽。偏偏整个身体都要浸泡其中,就连呼吸也必须依靠这种东西。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生物工程师走到殷正华旁边,递给他一个体积大小类似随身听的金属匣子。殷博智仔细关注着殷正华的动作,看到他把这只匣子安装在之前那只匣子旁边,插上连接管线,按下开关……几秒种后,一个淡蓝色的全息人物影像出现在培养槽外。很清楚,只是影像体积有些小,高度大约为半米。

    “还记得他吗?”

    殷博智终于发现那种古怪的合成音其实是通过培养槽内特殊装置进行传递。但他此刻没兴趣在这个问题上深究。殷博智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培养槽外那个小小的全息人像投影上————殷正华说的没错,我的确认识这个家伙。

    一张玩世不恭的面孔,带着嬉皮笑脸放荡不羁的神情,眼睛很小,眯成了一条缝,也许本来就是这样而并非故意做作。干瘦身体就像先天发育不良的早产儿,尽管衣服遮住了身体,无法看到更多,但是可以通过肩膀、腿脚、手掌等部位,想象出因为过于瘦弱在身体上部一根根外凸的整齐肋骨。

    这个人物全息影像是殷鉴化,殷家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长孙。

    这是殷博智对殷鉴化的印象。

    如果刘天明在场,一定会认出全息人物影像殷鉴化就是病毒爆发时在昆明城警察局里杀人逃跑的那个家伙。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一个光顾着逃命什么也不管的废物。

    既然是长孙,那么就肯定有父亲,有爷爷,说不定还有曾祖父,曾曾祖父……以及辈分更高,但是不一定还活着的老人。

    殷正华问了一句话:“你见过殷家的老祖宗吗?”

    什么?

    声音传入耳朵的那一瞬间,殷博智清清楚楚感觉到身体里有某种沉睡的东西猛然惊醒。就像突然间分泌出数量多达几十克的肾上腺素,刺激着身体里所有器官都在以最高速度疯狂运转。无论是排解毒素的肾,还是负责消化的胃,运转速度都在成倍增加,也促使肌肉变得更加坚硬,韧带张弛间隔缩短到极致,皮肤绷紧,大脑思维也在大量激素涌入的情况下趋于混乱。

    隔着透明的培养槽板壁,殷正华看到殷博智的皮肤正在变成红色。那意味着他身体里血流速度加快,血管也从皮肤下面一根根凸显出来。密密麻麻,形成一片片触目惊心的网络。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