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12.徒儿,对不住了

    靳辰并不打算参加这次的箭术比试,因为她的箭术如何已经众所周知了,而这次也没有飞云弓那样对她来说有吸引力的奖赏。(wWw.k6uK.cOm)事实上,以靳辰和齐皓诚的关系,她现在想要什么东西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想去逛一下皇室的藏宝库也是随时都可以的,根本不需要再通过比试去获得任何东西。

    靳辰本以为司徒琏也不会参加这样的比试,司徒琏原本的确没打算参加,谁知道比试即将开始的时候,司徒琏突然改主意了,原因只是墨衣说那些射箭的哥哥都好厉害。司徒琏表示,他是最厉害的一个,必须让墨衣看看。

    靳辰参加箭术比试那次,她是头名,靳扬第二,第三是齐皓诚,第四是靳飞宇。如今靳辰不参加,齐皓诚自然也不会参加,而靳扬和靳飞宇兄弟俩这次也不凑热闹了。

    比试即将开始,司徒琏回头对着看台上面对他招手的墨衣笑了笑,很多小姐感觉魂儿都要丢了,心中对于墨衣实在是羡慕嫉妒,不敢恨

    而这次比试最受瞩目的两个男子就是齐皓诚登基大典之前册封的四王之二了,司徒琏和北堂豪。在司徒琏最近总是牵着墨衣出门秀恩爱之后,不少人都把注意打到了北堂豪身上,所以这次参加箭术比试的小姐也不少,一个个都想好好表现一下。

    南宫暖在一众精心打扮过的小姐中间也是很出挑的,不提她出众的容貌和气质,她是跟着靳辰一起来的,这一点已经表明了她的地位。

    这次靳家年纪最小的龙凤胎要参加比试,靳飞鹏已经是个阳光俊朗的少年郎了,而靳宛如出落得越发美丽,想要跟靳家联姻的着实不少,即便靳飞鹏和靳宛如是庶出,谁也不敢看轻了他们。

    箭术比试的规则跟靳辰当年参加的那次一样,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看台上的观众们很快就被司徒琏的箭术给惊住了,因为司徒琏的箭术完全不逊色于当年的靳辰。而北堂豪的箭术也十分厉害,女子之中最出色的就是南宫暖和靳宛如了。

    “哎!朕的眼光真好啊!”齐皓诚一脸嘚瑟地说,“千叶城里最厉害的人都是朕的朋友和兄弟。”

    靳晚秋对齐皓诚无语了,自从齐皓诚决定当皇帝之后,不仅没有任何被束缚的样子,反而越发跳脱了,在皇位上面也是玩得如鱼得水。至于靳晚秋这个皇后,因为齐皓诚的后宫里面就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宫里根本没有什么需要她费心的事情。至于选秀纳妃这种历代皇帝都会经历的事情,靳晚秋也完全不担心,因为世人皆知,当年齐皓诚娶靳晚秋的时候,就当众发过誓,此生唯靳晚秋一人。如果靳晚秋无所出的话,可能有些人还敢说什么皇室需要开枝散叶的话,但偏偏靳晚秋一次生了三个儿子,哪个不长眼的官员要是敢跟齐皓诚提纳妃的事情,齐皓诚绝对二话不说就砍人了。

    不过齐皓诚嘚瑟的也是事实。说起千叶城中的公子小姐,靳家绝对是最优秀的一家,没有之一。不说靳辰这个妖孽,靳扬这个嫡长子完全有乃父风范,方方面面都很出挑,人品性格也都极好。靳月当初的名声其实是很好的,虽然某些人对靳月的印象不好,但如今的靳月谁还能说一句不好?靳月还嫁给了鬼医之徒邱公子,想巴结靳月的人比比皆是。嫡出的公子小姐优秀就罢了,偏偏靳放庶出的儿女一个个也都出色得让人无话可说。

    而靳放的三个女婿,一个是墨王爷,一个是如今的齐国皇帝,一个是鬼医之徒,这种实力,让人一想起就只留一声赞叹了。

    如果齐皓诚不是靳家女婿的话,恐怕真的有不少人会担心靳家谋反,因为靳家如今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横了。

    整场比试,靳辰耳边一直都是墨衣姑娘欢快的声音,墨衣拉着靳辰的胳膊,一直在说:“哇!哥哥好厉害!”“哥哥好好看!”“哥哥好棒哦!”

    靳辰表示,这应该就是司徒琏非要参加比试去实力碾压别人的目的吧,让他的小姑娘崇拜他。靳辰觉得,今天穿着一身红衣下场去耍帅的司徒琏,像极了一种动物,孔雀

    比试结束,毫无悬念,最大的风头就是司徒琏的,他已然迷晕了在场的一大片小姐,包括那些参加比试的小姐们。本来倒是还有一些小姐盯着北堂豪,想要引起北堂豪的注意,只是到最后,她们的目光都无法从司徒琏身上挪开了。

    靳辰看着看台上一个个看着司徒琏犯花痴的少女,唇角微勾。如果她家墨青过来耍帅的话,这些姑娘岂不是要晕过去了?

    司徒琏手中捧着最后一轮抢到的大红绸花,身姿飘逸地朝着看台上面飞身而来,一群姑娘追随着他的身影,眼睁睁地看着他把红绸花放进了墨衣手中,而墨衣像个快乐的小鸟一样扑进了他怀里。

    年度最虐狗的一幕也不过如此了,靳辰很淡定,不少姑娘都有一种失恋的感觉,她们的司徒公子名草有主了,好伤心怎么办

    整场比试,其他人在司徒琏的实力碾压之下都黯然失色,北堂豪倒是一点儿都不介意,因为他参加比试只是觉得有趣,想要看看自己的实力如何,而他最终的排名仅次于司徒琏。

    靳家的龙凤胎表现都很不错,而南宫暖是女子之中唯一一个进入最后一轮比试的,也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齐皓诚准备了丰厚的奖赏,司徒琏得到的宝贝全都拿来哄墨衣开心了。

    比试已经结束,所谓的选妃也没有下文了,因为齐皓诚当初也不过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北堂豪没有表示就表明他没有中意的姑娘。

    靳放说要带孩子们在靳家住两天,靳辰没有意见。北堂豪跟着齐皓诚和靳扬一起喝酒去了,司徒琏带着墨衣骑马去玩儿了,靳辰和南宫暖一起骑马离开了皇家别苑,准备回墨王府。

    走到半路,靳辰感觉有人在看她,她微微转头,就看到人群中有一个披着墨色斗篷的男人,看到她看过去,就把他腰间的剑亮了一下,剑柄上面古朴的祥云让靳辰微微愣了一下。

    “雪儿,怎么了?”南宫暖发现靳辰不走了,有些奇怪地问。

    “没事。”靳辰回头,很淡定地继续策马往前走。

    人群中的东方云天神色有些无奈,他是专程来找靳辰的,巧的是刚刚进城就在大街上碰到了,不过靳辰明明看到他了,却没有任何表示。

    东方云天默默地尾随着靳辰,朝着墨王府的方向而去了。

    到了墨王府门口,靳辰进门的时候对守卫说:“等会有人来找我,让他进来。”

    “是,王妃。”守卫恭敬地说。

    南宫暖有些好奇地问:“雪儿,谁要来找你呀?”

    靳辰很平静地说:“东方云天。”那把剑靳辰认得,是东方云天的佩剑,当初东方云天被抓了又被元媛带走之后,元媛问靳辰要走那把剑还给了东方云天。

    南宫暖愣了一下:“他找你做什么?”

    “应该是没找到他妹妹吧。”靳辰说。

    东方云沁?南宫暖微微愣了一下,她跟东方云沁也没有打过多少交道,闻言对靳辰说:“那我先回去了。”

    “好。”靳辰微微点头。

    靳辰刚进门没多久,墨王府门口的守卫就看到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过来了,想起靳辰的叮嘱,守卫开口问道:“请问阁下可是来拜访王妃的?”

    东方云天微微愣了一下,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守卫就直接放行了,还给他指了路,说靳辰的院子在哪里。

    东方云天知道应该是靳辰吩咐过了,这一点让他心中很高兴,觉得靳辰是拿他当朋友的。

    话说东方云天从迷雾森林中出来就先去了雪狼国,但是非但没有找到东方云沁,就连秦骁的消息都没有。他向不少人打听过,都说雪狼国的骁王爷早就已经葬身火海。

    三国比曾经的八大家族要大很多,东方云天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可用的人,不知道该去哪里找秦骁和东方云沁,最后只能来找靳辰了。靳辰的消息很好打听,东方云天一路走来甚至都不需要刻意去问,到处都有墨王爷和墨王妃的传说,这也让东方云天对靳辰的了解多了很多。对于靳辰能从一个人人厌弃的天命煞女成长到如今这样让人仰望的存在,东方云天心中很是敬佩。

    东方云天进墨王府之后就摘掉了自己头上的斗篷,他曾经是八大家族第一美男子,如今清瘦了不少,脸上多了几分沧桑和成熟,跟过去那个意气风发的天之骄子判若两人。

    墨王府中的人不多,风景美不胜收,比起曾经的东方城城主府都要好很多。东方云天心中微微自嘲,当初他作为东方城的圣子,在靳辰和墨青面前表现出的那些优越感,对他们来说恐怕都是笑话吧!他曾经就像一个井底之蛙,还沾沾自喜地对天上飞过的雄鹰说那口井是他的地盘,如今想来自己都觉得好笑。

    穿过一片红叶如火的枫树林,面前出现了一个很幽静的院子,一个蓝裙少女从院中出来,看到东方云天的时候,客气地说:“王妃在里面,东方公子请进吧。”

    东方云天到了院门口,就看到靳辰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院中喝茶。靳辰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裙子,头上只有一根温润的玉钗,身上也没有任何其他的饰物,侧颜沉静,却美好到了极点。

    听到脚步声,靳辰转头看了过来,神色平静地说:“好久不见。”

    东方云天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波动,再抬头的时候微微一笑说:“打扰了。”

    “过来坐吧。”靳辰对东方云天说。

    院中很安静,没有其他人,种了不少花草,却没有浓郁的花香,空气中只有一股很清新的药草香气。而院中有一架很精致的小秋千,廊下还放着一个很可爱的小车,应该都是给孩子玩的。

    这里就是靳辰的家,宁静和温馨,让东方云天心中突然感觉很羡慕,很羡慕墨青。而东方云天自己,如今可谓一无所有地在流浪。

    东方云天坐了下来,接过了靳辰递给他的一杯茶,有些抱歉地说:“我本不想来打扰你们。”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墨青,东方云天猜测墨青或许不在府里。

    “你没有找到云沁吗?”靳辰问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对于靳辰能够猜到他为何来这里并不意外,因为他知道靳辰有多聪明。

    “我也在找他们。”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你如果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在千叶城住下,我这边有什么消息会通知你的。”

    “谢谢。”东方云天心中很是感激。他是真的想要过来找他的妹妹,想要看看东方云沁过得好不好,因为那是他唯一剩下的亲人了。而一直没有任何东方云沁的消息,东方云天心中也有些担心,怕东方云沁出了什么事。东方云天在这边没有可用的人,也没有打探消息的渠道,但他知道靳辰和墨青一定有。

    一时沉默无言,东方云天起身说:“我去找一家客栈住下。”

    “不用。”靳辰看着东方云天说,“隔壁邱府地方很大,你去那里借住吧。”

    东方云天微微愣了一下,就听到靳辰说:“隔壁的邱大胖是我师弟,也是我姐夫,你过去,管吃管住,委屈你当个护卫,你意下如何?”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求之不得。”东方云天在这片土地举目无亲,正是需要找到自己位置的时候,他心底渴望留在靳辰身边,即便只是做个朋友,但他知道他不能住在墨王府,因为姬无双住在这里。靳辰让东方云天去墨府隔壁借住,对东方云天来说已经再好不过了,鬼医之徒的护卫也不是谁都能当的,东方云天并不觉得委屈,因为他一身的傲气早已经被现实磨光了,他心底其实很迷茫,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他能做什么,靳辰给他安排了事情做,他很高兴。

    靳辰带着东方云天去了隔壁邱府,邱宝阳和靳月也才刚从皇家别苑回来,看到靳辰过来,靳月笑着招呼她:“五妹,你怎么来了?”

    “二姐不欢迎我?”靳辰唇角微勾。

    “五妹,你说什么呢?”靳月嗔了靳辰一眼,看到跟在靳辰身后的高大男人微微愣了一下,“五妹,这位是?”在靳月的印象中,靳辰的朋友很多,而且个个都十分出色。东方云天的容貌自不必说,他的气质也完全是深不可测的高手风范。再加上他断掉的手臂,莫名会给人一种神秘感。

    “一个无家可归的朋友。”靳辰微微一笑,“我想让他在你们家借住一段,让他个护卫当就好。”

    “五妹,既然是你的朋友,什么护卫不护卫的?宝阳哥哥一直说家里人太少太冷清,有人过来住再好不过了,王府那边不够住的话让他们尽管过来,不过就隔了一道墙而已,虽然说我们家的风景不如王府好,但也不差啦。”靳月笑得一脸温和。

    “五妹来了?”邱宝阳抱着儿子颠颠儿地跑了过来。自从在千叶城定居下来,邱宝阳娶了美娇娘,生了胖儿子,走上了人生巅峰,过得别提多开心了,所以他一点儿都没瘦下来,倒也没有比之前更胖,还是一个看起来就很有福相的胖子。

    “什么五妹?叫师姐!”靳辰瞪了邱宝阳一眼。

    “嘿嘿!师姐好师姐好!”邱宝阳笑起来的样子,跟靳辰最初遇到的那个胖小子一模一样。

    靳辰把邱旻接了过来,邱旻凑过来在靳辰侧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自己捂着脸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样子也像极了邱宝阳。靳辰表示靳月的好基因都浪费了,这孩子就是小版的邱大胖。

    靳辰伸手把邱旻递给了东方云天,东方云天神色有些紧张地单手接过来抱在怀中。邱旻搂着东方云天的脖子问:“你叫什么叔叔?”邱旻最近认识了好多叔叔,司徒叔叔北堂叔叔小姬叔叔各种帅叔叔,如今又来了一个。

    “我叫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在来邱府的时候真的打算当个护卫就好的,没曾想靳月一听他是靳辰的朋友就这么客气,邱宝阳的性格太明显了,绝对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

    “东叔叔?方叔叔?云叔叔?天叔叔?哪个?”邱旻萌萌地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忍不住笑了:“天叔叔吧。”

    “其实我喜欢云叔叔啦,就叫云叔叔!”邱旻嘿嘿一笑。

    靳辰也忍不住笑了,邱宝阳这儿子是个快乐的小胖子,很讨人喜欢。

    人送到了,靳辰也没多留,很快就走了。东方云天正想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吩咐他,邱宝阳伸手就揽住了他的肩膀说:“饿死了,吃饭去!”

    被邱宝阳带到饭桌前的时候东方云天还有点懵,靳月客气地说不知道东方云天的口味,希望东方云天不要嫌弃,而邱宝阳乐颠颠地拿了一壶酒出来,对东方云天说这是他亲手酿的药酒,让东方云天尝尝。

    东方云天吃饱喝足被邱宝阳带去了他在邱府的院子,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坐下来的时候,感觉有些不真实。东方云天在想,靳辰肯定很清楚靳月和邱宝阳的性格,靳辰说他是她的朋友,她早就知道靳月和邱宝阳会如何对待他。靳辰所谓的让他当护卫,其实不过就是那么一说而已。

    东方云天摇头失笑,靳辰越是这样做,他越是告诉自己不能再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如今并不是真的一无所有,而他现在很冷静,他知道怎么做,才能守住他现在仅剩的这些温暖

    东方云天就在邱府住了下来,他想找点事情做,可是发现邱府人口太过简单,没什么需要他做的事情。他主动帮忙带邱旻,结果就带了一天,邱旻就到他外公家里跟小兄弟们一起住了。

    于是这天东方云天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邱宝阳提出,他想跟着邱宝阳学点医术,他知道自己没什么天赋,不过还是想要多了解一些,以后总能用上。

    邱宝阳一口答应,话说他没事的时候就特别积极主动地要教靳家人学医术,只是靳扬和靳飞宇有点忙,靳飞鹏在医术方面一窍不通,只有靳宛如跟着他学了不少,而在邱宝阳的认真教导之下,靳月如今的医术都能出师开医馆了。邱宝阳一直记得靳辰跟他说的话,没有人能够时时刻刻守护你,所以最能靠得住的还是自己。而靳辰就是邱宝阳最大的榜样,这也是邱宝阳教身边人学医术的原因,他希望他们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

    如果邱宝阳把这些话跟靳辰说的话,靳辰一定会指着邱宝阳的脑门儿说:“先看看你自己好不好?让你学点武功怎么就那么难呢?”

    邱宝阳只能说,他真的做不到啊!

    如今难得有人主动要学医术,邱宝阳教起来很用心,而且这就是他最擅长并且最喜欢的事情。东方云天也很用心,并且终于找到了事情做。

    靳辰再次见到风清的时候,风清说依旧没有任何秦骁和东方云沁的线索,不过魏琰一行这会儿已经进了齐国,一路上都很顺利。

    靳辰算了算时间,以墨青和姬无双的速度,应该这两日就能跟魏琰他们汇合了,到时候就真的不用担心了。至于秦骁和东方云沁两个人,是归隐山林了还是出了什么事,也只能接着查了。让东方云天留下,是因为东方云天漫无目的地去找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齐国南部的寒月城。

    这座城池以城外的寒月寺而得名,如今提起寒月寺,大家津津乐道的不是寒月寺的住持慧悟大师,而是从小在寒月寺清修的墨王妃。传闻中靳辰是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自从靳辰离开寒月寺名扬天下之后,想要拜慧悟大师为师的人络绎不绝。

    一支队伍缓缓地进了千叶城,为首的是两个骑着马精神矍铄的老头,一个是宋老国公,一个是关无涯。

    宋老国公如今孙子孙女都成了家,重孙重外孙都有了,天天都乐呵呵的,看着比之前都年轻了不少。其实自从宋老国公把靳晚秋嫁出去之后,他多年的心结也终于解了,因为当年他坚持让靳晚秋嫁给他的孙子,他自己心中一直都有深深的愧疚,那些年不愿意靳晚秋改嫁,也只是一个年迈的老头想要守住一个家的固执而已,事实上宋老国公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

    而关无涯就关妍之一个孙女,如今关妍之嫁给了靳飞宇,关无涯对靳飞宇这个孙女婿是一万分的满意,不然也不可能放心跟着宋老国公跑到魏国去住了这么久。

    队伍正中是一辆华丽的马车,一个小姑娘掀开车帘往外看,秀气的小脸上出现了笑容:“父皇,母后,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太公家呀?”

    “很快了。”马车很大,魏琰神色慵懒地躺在那里,怀中还躺着跟他的模样和姿势都一模一样的小儿子魏晔。当了皇帝的魏琰并没有多大变化,那双桃花眼儿依旧流光溢彩,唇角总是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还是当年那位自在如风的逍遥公子。

    说来也是巧了,魏琰的侄子叫魏旸,给儿子取名的时候就也选了日字旁的晔。而靳扬的儿子名叫靳昭,齐皓诚的三胞胎儿子分别叫做齐昱、齐昀和齐昉,单看名字的话,倒都像是一家兄弟了。给孩子起名字最随意的恐怕就是墨青和靳辰了,女儿大名叫墨紫就算了,儿子大名叫做墨问,魏琰之前收到消息的时候一脸无语地说了一句:“服了他们了。”

    宋舒坐在一旁,正在看书。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脾气火爆的宋家小姐了,皇后之位并没有改变她,只是生了一儿一女之后,她的性格变得柔和了很多。

    “舒儿,当年我第一次来寒月城,就碰到了靳辰。”魏琰突然开口说。

    宋舒放下手中的书,一脸好奇地看着魏琰问:“当时是什么情况?”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魏琰都快忘记了,这次再进寒月城的时候突然想了起来。

    “当时啊”魏琰唇角微勾,“靳辰才刚刚从寒月山上下来,要去魏国却没有盘缠,就带了一两银子,去了我开的赌坊,没用多长时间就赚了一千两。”

    宋舒笑了:“改天要跟靳辰学一下怎么赌钱。”

    魏琰也乐了:“舒儿,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很有趣的。”

    “以后再说,你还没说你第一次见到靳辰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难道你比墨青还要早一点遇到靳辰?”宋舒真的很好奇。她知道魏琰喜欢过靳辰,不过结果当然是没戏,因为魏琰不可能跟墨青抢,就算抢也不是墨青的对手。不过宋舒并不在意过去这些事情,因为她了解魏琰,魏琰大部分时候都很理智,在靳辰和墨青在一起的时候,靳辰对魏琰来说就只是朋友和嫂子了。

    “没有啦。”魏琰摇头,“当时墨青跟我一起在寒月城,其实也没发生什么事,那会儿靳辰做了易容,并不怎么引人注意,我们注意到她是因为她用了凌云步,然后她把杜腾踹飞之后就跑了,我们根本就没有说上话。”

    “呵呵,这是靳辰的性格。”宋舒微微一笑,“如果是你去拦她,她肯定也会把你踹飞的。”

    魏琰和宋舒又聊了两句,外面传来宋老国公的声音:“舒儿,天色尚早,我们就不在寒月城停留了。”

    “好的爷爷。”宋舒应了一声。因为队伍里有老人有孩子,所以一路上并没有日夜兼程。如今天色尚早,他们可以在天黑之前赶去下一座城池住下。

    队伍很快就出了寒月城,到了寒月山附近。

    寒月山下有络绎不绝的香客要上山去求神拜佛,齐国的百姓看到打着魏国皇室大旗的队伍走过,都纷纷避让到了一边。

    突然听到前面有孩童的哭声,宋老国公微微皱眉,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姑娘跌倒在了路中间,也没有大人管,哭得撕心裂肺。

    “老夫去看看。”关无涯话落,从马背上飞身而起,很快到了那个小姑娘身旁,把她拉了起来,看着她一脸慈祥地问,“你爹娘呢?”

    小姑娘脸上都是泥土,看不清本来容貌,只是那双本该天真无邪的双眸中,却突然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下一刻,一道寒光闪过,小姑娘手中的匕首已经刺入了关无涯胸口。

    关无涯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一直跟他唯一的孙女关妍之相依为命,所以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小姑娘根本没有任何防备,感觉到胸口一痛,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那个年纪幼笑容却像是鬼魅一般的小女孩,捂着胸口后退了两步。

    “护驾!”宋老国公神色一凝,开口冷声说,而他话音未落,路边的百姓中突然飞出了几十道人影,拿着武器朝着他们杀了过来。而不远处的树林中,也飞出了一群黑衣蒙面的女子,一个个手持弓箭,全都瞄准了队伍正中那辆华丽的马车。

    “父皇”魏娴小姑娘神色有些不安地缩在魏琰怀中。

    魏琰神色很平静地跟宋舒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没有出去,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在怀中,捂住了孩子的耳朵。他们知道,外面那些人一定是冲着他们来的,而他们一旦出去就会立刻成为活靶子。

    魏琰并没有认为如今已经天下太平了,尤其是他已经得知秦岩成为狼王的消息之后。这次出行,明面上只有千名全副武装的精兵,暗中还有魏国皇室的百位高手在。

    宋老国公年轻的时候是夏国的大将军,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他拔剑而出,很快到了关无涯身旁,把受伤的关无涯护在了身后,指挥所有人防守,保护队伍正中的马车。

    伪装成百姓的杀手虽然武功都很高,但人数远远不及魏国皇室队伍里的士兵,而出事的第一时间,暗中的高手也都出现了。只是最棘手的却是数量不多但防不胜防的那群拿着弓箭的女子,因为这些女子,魏国的士兵死伤不少。而魏琰手下的高手想要杀了那些女子,却根本无法靠近她们。

    在第一支箭射进马车里面的时候,年纪最小的魏晔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魏娴的小脑袋埋在魏琰胸口,小拳头紧张地握了起来。

    魏琰这方人数上面依旧占据着优势,不过敌方有备而来,埋伏在这里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双方都有伤亡,魏琰正在考虑要不要出去迎敌的时候,寒月山上突然冲下来了一群武僧,而为首的老和尚一身灰扑扑的僧袍,手中没有任何武器,正是传说中武功极高但是没有人见过他动武的寒月寺住持慧悟大师。

    “阿弥陀佛,拦住他们,不得妄开杀戒!”慧悟大师一声令下,从寒月寺下来的几十个武僧都手持棍棒,冲入了战局。

    魏琰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就看到慧悟大师站在人群外面,手中拨弄着一串念珠,嘴唇微动,应该是在念经。魏琰无语望天,这老和尚倒是很虔诚的样子。

    寒月寺的武僧武功出人意料地高,那些埋伏在寒月山附近偷袭魏琰一行人的杀手和弓箭手,没过多久就四散而逃。

    魏琰让宋舒看着两个孩子,他从马车里面出来,拱手对慧悟大师说:“多谢大师相助。”

    “出家人慈悲为怀,魏皇不必言谢。”慧悟大师老神在在地说。

    “魏琰,关老弟有些不好。”宋老国公扶着面色青紫的关无涯,神色凝重地说。关无涯最开始受伤并不重,但偷袭关无涯的那个小姑娘匕首上面抹了剧毒,这会儿毒已经发作了,必须尽快想办法解毒。

    慧悟大师看了一眼关无涯,神色平静地说:“这位施主的毒如果半个时辰之内解不了的话,恐有性命之忧。”

    “大师懂医术?”宋老国公看着慧悟大师问。

    “略懂。”慧悟大师微微点头,“只是需要用到的药材在寺中。”

    “那就叨扰大师了。”宋老国公说。除了关无涯之外,还有几十个受伤的士兵需要医治,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倒不如去寒月寺休整一下,让慧悟大师赶紧给关无涯解毒。

    魏琰没有意见,一行人在寒月寺武僧的护送之下上了寒月山,朝着寒月寺而去了。

    到了寒月寺之后没多久,慧悟大师就做好了解药,给关无涯吃了下去。看到关无涯脸色好转,宋老国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对慧悟大师连声道谢。

    魏琰和宋舒带着孩子在寒月寺后山一个安静的客院里安顿了下来,听说关无涯没事了,他们心中微松。

    魏琰再见到慧悟大师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魏琰很真诚地对慧悟大师道谢,慈眉善目的慧悟大师微微一笑说:“魏皇不必如此客套,这是老衲应该做的。”

    “不知慧悟大师可还记得你那位关门弟子?”魏琰唇角微勾,看着慧悟大师问道。魏琰知道靳辰事实上并不是这个老和尚的徒弟,但是世人都以为靳辰是。

    慧悟大师笑着摇头:“那丫头,不可说啊!”

    又聊了两句之后,魏琰告辞回了客院,而慧悟大师看着魏琰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口中喃喃地说了一句:“徒儿,对不住了”

    寒月寺的小僧送来了味道还不错的斋菜,魏琰和宋舒多少都吃了一些。宋舒打了个呵欠,扶着额头说:“好累啊”

    魏琰身子一晃,眉头狠狠拧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斋菜,下一刻,直接倒了下去

    题外话

    ^^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