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章:游湖

    “这位公子,小王不才,倒是见过贵国太子殿下,公子可知,冒充太子,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在下可没说自己是太子殿下。(Www.K6uk.Com)”玄世璟笑道:“我冒充的,是某位公主,这位公主太调皮,抢了我的身份,我也只能将就着了。”

    余盛和魏立成有些无语,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真的好吗?

    高桓权没想到竟然得到这么一个答案,顿时无语,他不知该怎么反驳玄世璟,倒是那胡商,暗自松了口气,心中了然,坐在上首的两个小公子,看上去年龄小,但是身份都是尊贵的,不是自己一介商人能够得罪的。

    就在此时,秦冰月清冷的声音传入了在座所有人的耳中。

    “既然玉心姐姐如此安排,定然有她的道理,诸位,还要争论下去吗?”

    几句话,更是让高桓权无话可说,秦玉心作为一个商人,在长安城的难缠可是出了名的,她既然这么安排,定然是这二人有能够坐在那里的资本。

    高桓权好奇的打量着晋阳和玄世璟,这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前些日子在大唐的皇宫之中,大唐的大部分勋贵自己可都是见过的,能够参加大唐皇帝在宫中举行的饮宴的勋贵,自然是受皇帝陛下器重的,难不成,这二人仅是个不成气候空有名头的勋贵不成?听自家父王说,长安城这样的人,也不少,虽说这样,但也须得顾忌,谁知道他们这种人身后,都站着些什么人。

    李二陛下在宫中举行宴会的时候自然不会忘记带上晋阳,只不过晋阳一看宴会上全是高句丽和倭国的使臣,顿时便失了兴致,宴会一开始便离开了,高桓权自然是没见着晋阳。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这年头在大唐不能得罪贵族,近两年高句丽上下可谓是战战兢兢,高建武已经下令修建长城了,怕的就是有一天大唐来攻打高句丽,毕竟前隋在高句丽这里吃了不少亏,按照唐人的性子,这面子不讨回来恐怕是不太可能,现在大唐缺少的,只是一个开战的借口罢了。

    说实话高桓权在长安这段时间,过的也委实窝囊了一些,在高句丽作为荣留王王太子的他可谓是怎么横怎么来,来长安之前高建武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小心谨慎,莫要得罪人。

    来了长安,高桓权才知道,自家父王口中的长安是多么的繁华,现在的他已经有些流连忘返了,相比于长安,高句丽的简直不值一提,他也想像长安的贵族们一样,纸醉金迷,一掷千金,所以在燕来楼见到秦冰月的时候,便决定痛痛快快的大方一次,体验一回这样的感觉。

    当高桓权走进船舱见到秦冰月的时候,心中的惊喜简直无以言表,美人,难得一见的美人,当下便有了追求美人的想法,原本以为这次来的五人之中属自己的身份最高,但是却中途冒出一个东山侯和一个自称冒充公主的男子。

    即便如此,高桓权依旧没将二人放在眼中,两个孩子而已,那自称侯爷的,看上去不过十多岁,就是这个年长的,也不过十几岁而已,毛都还没张齐就学人家来青楼楚馆?

    在高桓权的心中还是对玄世璟和晋阳有些不屑的。

    “虽说现已经是深秋,但是这玄武湖上的景色却是别有一番风味。”秦冰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两名婢女:“去将窗户打开。”

    两名婢女听到秦冰月的吩咐,躬身行礼之后便按照秦冰月的话,将两边的窗户悉数打开。

    燕来楼这画舫打造的甚是精巧,船舱两边说窗户,实与一道门无异,将两边的窗户全部推开,玄武湖的景色瞬间便入了船舱内人的眼中,窗户边还挂着粉色的纱幔,画舫行驶时,微风拂动,那纱幔也跟随这微风,一起摇曳摆动。

    “这船舱设计的还真是巧夺天工。”就连玄世璟,也不禁赞叹,要知道这画舫可是分了上下两层,这两边的窗户都掏空不做为承重,那承重就得分散到别处,但是环顾这画舫的一层,除却这一个大的房间之外,却看不到其余的承重设置,也就是说,整个画舫的二层承重全是做在秦冰月背后的那面抢还有这房间的四周上面的。

    “公子过誉了,燕来楼这艘画舫,在建造之时,是从扬州请了工匠前来长安,光是打造这艘画舫,便费了大半年的功夫。”秦冰月解释道。

    周围有美景,眼前有美人,房间内众人的兴致也便上来了。

    余盛自是不敢在对秦冰月有什么想法了,侯爷在人家身边坐着呢,自己再能耐,还能抢得过侯爷不成?

    不过这东山侯还真是厉害,明明身边带着一个倾国倾城的公主,竟然毫不避讳的就带着一起上了燕来楼的画舫,简直就是吾辈男人之楷模啊。

    余盛倒是忘记了,当时在燕来楼开价五千贯的不是玄世璟,而是公主殿下。

    “小王素闻冰月姑娘琴技了得,不知今日可否有耳福,听姑娘奏仙音一曲呢?”高桓权笑着看向秦冰月。

    “今日请诸位来这画舫,就是为了尽兴游玩,既然小王爷喜欢,那冰月便献丑了。”话语虽是谦虚,但语气之中清冷,却未曾减去半分,好在众人也都习惯了秦冰月的这种清冷,不至于认为这人惹了不高兴。

    很快,婢女便从后面将秦冰月的琴拿了出来,端放在秦冰月面前,又将炉中的熏香点燃。

    一时间,船舱内便飘然着一股清香,伴随着这股清香入了众人感官的,则是秦冰月手底下奏出的琴音。

    若说弹琴,晋阳也是会的,只不过当初仅是因为好玩,所以才跟着李二陛下学了一些,后来再对那琴没兴趣的时候,连李二陛下都大呼可惜。

    好像晋阳在什么方面都表现的是极有天赋的,除却骑马射箭之类,如今的晋阳箭术了得,完全都是跟着李恪在校场上练出来的,也算是兴致使然。

    此时晋阳听秦冰月弹琴,心中不禁感叹,不愧是被称作长安一大家的人,如此才华,委身燕来楼着实可惜,秦冰月弹奏的曲子,简直比宫中的乐师都要好听,不禁听的有些痴迷了。

    因为琴音而痴迷的又何止晋阳一个,再看场中诸人,余盛和魏立成闭着眼睛,感受着这仙音渺渺,那胡商,则是一直保持着端着酒杯的动作,眼光一直盯在秦冰月的身上,而高桓权,则是目光痴迷的看着秦冰月,不知痴迷的是那琴音,还是弹琴的人。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