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注册(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百五十九章 诊治

    丁羽并没有要硬解释的意思,泰勒究竟能不能够恢复过来,跟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关系,给她三年的时间,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告知了泰勒,她十八岁之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个是自己给与她的保证。(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但是很显然,泰勒并没有领悟到,丁羽倒是没有表示什么,旁边还坐着黄师傅呢?在这里呢?他不太方便说话,但是离开了这里之后应该是有所解释的!

    在丁羽这里逗留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泰勒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也是也是表现的非常恭敬,三年的时间,并不是让自己平复这个心境,只是让自己平复这个心情,这个是真的吗?

    “黄师傅?丁先生应该不会敷衍我的,但是为什么给我的感觉有些不太现实呢?”

    黄师傅看着泰勒,她呀!年纪还是太小了,虽然说很是聪明,但是人情世故上面呢?差的太多了!自己留在她的身边位置,现在呢?也就只能是自己向她做这个解释!

    “丁先生之所以给你三年的时间,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这三年的时间会保证你的身家性命,只要你不故意的去作死,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第二个呢?我没有见过葛怀,但是这件事情跟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你的心情呢?三年的时间能不能够平复下来,还真的就不太好说,就好像是葛怀,就足以说明一切!”

    泰勒并没有说什么,略显有那么一些沉闷,先生告知了自己一些东西,很显然跟葛怀是不一样的,但是想一想,两个人走的路也是不太一样的。不过葛怀倒是挺有意思的,突然之间的就冒了出来,究竟是先生的意思,还是葛怀的意思。

    没有人去找先生来问及这个方面的事情,问葛怀呢?好像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就算是他说了呢?又有什么意义?

    爷爷的这件事情呢?好像是有那么一些急躁了,但也不能够说就是坏事,让自己见一下先生,巩固自己的位置,毕竟来年之后先生还会不会留在波士顿,还真的就不太好说,从常理上面来说,先生留在波士顿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爸爸,我们年前的时候什么时候回去?”要知道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呢?他们两个人这么早就关心这个事情?看得丁羽也是歪着自己的脑袋?!

    “怎么?你们有什么特殊的状况?”

    “不是呀!我们的年纪都已经大了,现在还这么的空闲,所以想要给大家准备一些特殊的礼物,我们亲手准备的礼物,就是买礼物的话,好像没有那么的有意义?!”

    丁羽的表情也是有那么一些愕然,很是怀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是真心实意的吗?应该不会假的,但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冒出来这样的想法呢?让自己都有那么一些怀疑,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什么时候回去呢?现在还没有决定,不过你们的爷爷和奶奶呢?今年要来京城这边过年,你们好好的想一想吧?如果你们要是真的有这个方面的想法,现在就需要做这个准备了!”

    两小蹦跳着而去,丁羽也没有任何要去询问的意思,自己的事情比较的多,顶多在教育和生活方面比较的关系,但是在其他的方面呢?自己还真的就没有理会太多。

    不需要去禁锢他们的空间,那样的话只会束缚他们的成长。

    “先生,您的电话?!”

    丁羽从书房走了出来,接过电话的时候,也是对金点头,“你好,我是丁羽!”

    “师弟,有时间吗?”竟然是东方靖师兄,先前的时候才感刚刚的在波士顿那边见过面的,现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有那么一些不太应该,应该是有什么事情。

    “在家里面看书,倒是有些空闲?!”

    “是这样的,我有一位老兄弟,出了些毛病,治疗的结果呢?不算是特别的良好,知道你是大医生,所以想要让你给看一看?!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这个时间!”

    丁羽也是愣了一下,自己算是大医生吗?貌似并不算是,自己在医术水准上面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高明,但自己所学的呢?并不完全就是西医,还有相当的中医,毕竟自己所练就的功夫呢?不太一样!所以对于中医方面的了解多一些。

    但就是这样而已,内家功夫呢?练就到一定程度,基本上都能够成为一个不错的医生,这里的医生指的是中医,不管是经脉还是穴位,都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现在东方师兄突然的找到了自己,貌似有那么一些奇怪,因为东方师兄本身呢?就是一个不错的大家!

    “是要我过去吗?”

    “不用!就是想要找你给看一看,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方便?!”东方靖解释了一番,毕竟让丁羽去自己哪里呢?是真的有那么一些不太合适,所以还是让自己和老朋友呢?去丁羽那里,这样的话彼此的面子都好看一些!

    “什么时候过来都可以,我这两天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是医院还是家里面?我好安排一下?!”丁羽倒是很替自己的东方师兄考虑。

    “还是去你的家里面吧!去医院呢?太过于的嘈杂!”东方靖开口呢?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这样的事情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相信自己的师弟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一般人呢?自己也不会带去自己的师兄那里。

    “行,我等师兄你!”

    放下电话的时候,丁羽也是跟进交代了一声,究竟是什么方面的人,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自己的师兄打了电话过来,这个面子还是需要给的,但究竟是什么方面的问题,竟然连自己的师兄都有那么一些束手无策,挺有意思的。

    晚上的时候,自己的师兄就率先的过来,跟着过来的人并不是很多,金则是站在门口的位置,东方靖对后面的老者笑了一下,随即也是率先的被检查,这个是常规,不仅仅是自己,就算是丁羽亲自,也是同样的如此!没有什么特例和不同。

    后面的人略显有那么一些意外,甚至是震惊,东方靖是什么人,他们可是相当清楚的,既然东方靖都这么的正式,那么其他人就别太高傲了,更何况他们来这里呢?是求人,既然是求人呢?那么就拿出来求人的态度来。

    而且能够让东方爷爷都如此的谨慎,大家也是收敛着自己,检查的时候东方靖看着就金,也是打趣的说到,“今天怎么轮到你了?师弟呢?”

    “大少爷和大小姐正在缠着先生,先前的时候被先生教育了!”

    东方靖也是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么可爱的孩子,也就师弟舍得下手,要是生在我们家里面的话,绝对的祖宗,疼爱都来不及,不过说起来呢?一直都没有找到什么机会,有时间的时候让他们来家里面玩,家里面大大小小可都是望着呢!”

    “大少爷和大小姐也希望有这样的机会,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时机!”金对于东方靖并不是非常的陌生,更何况两个人是平常的说话而已,又不是什么其他的情况,拉一拉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的正常!

    等都检查过后,金也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然后率先的走在了前面,

    “师弟?!”东方靖也是率先的抱拳,“给你添麻烦了?!”

    “东方伯伯!”两小也是很恭敬的样子,但是看着丁羽的头发就知道,情况绝对不是看到的样子,小四眼则是趴在了脚边的位置,很显然刚才的时候受到了相当的打击,现在这个时候正在缓解,哼了一声自己的鼻子,算是打过了招呼。

    “去玩吧?!别胡闹!”

    两小也是拍着小四眼的大脑袋,走到客人的身边的时候,也是微微的躬身,“你们好,欢迎来做客!”非常的有礼貌,躬身然后让着自己的身体离开。

    老人和背后的三个人都是一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小已经带着大狗离开了,“师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陶心然,陶老哥!陶老哥,这位就是丁羽丁师弟!”

    “丁,丁师弟!”说话的声音很弱,甚至是有些许的咳嗽,后面也是有人递过来了手绢给老者,丁羽微微翕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随即也是可以的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率先的坐了下来,不过却不是沙发的位置,而是硬座硬椅。

    桌子并不是很大,上面也是放置了不少的东西,丁羽则是看向了东方靖,东方靖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冲着丁羽笑了一下,丁羽则是白了一眼,随即把脉枕往前推了一下,老者也是抬起来自己的手,但是动作非常的谨慎和小心。

    跟平常中医的三指诊脉不同,丁羽这一次就是伸出来自己的一根手指而已,而且独取寸口,看得不仅是东方靖,甚至是陶心然,都是眼睛一亮,倒是后面跟着的三个人有那么一些看不懂。

    看着要说话的后辈,东方靖则是微微的摇头,后面的人可能因为太年轻了,所以不明白,要知道独取寸口,可诊治全身疾患,已决五脏六腑生死吉凶之法。这样的本事还真的就不是什么人的身上面都能够看到的。

    诊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丁羽也是琢磨了一阵,“解开上衣我看看?是伤在前胸还是后心?”

    “前胸!”这一次是东方靖率先的说话,随即也没有让后面的人动手,自己亲自的给陶老哥把身上面的衣襟都给解开,看着胸前的情况,丁羽则是微微的皱眉,然后也是看向了东方靖,“决生死?”

    东方靖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一下头,如果不是生死对敌的话,是绝对不会采用这样的方式,难怪没有送到医院去,就算是送到了医院也没有任何的用处,自身的功夫废了不说,甚至于老者的状况呢?也会进一步的恶化!到时候真的就回天乏术了。

    “一定要救?”敲了半天的桌子,丁羽则是很突兀的说了一句。

    本来还是站着的东方靖,这个时候也是坐了下来,自顾的倒了一杯茶,当然也没有忘记丁羽的意思,丁羽看着他的样子,也是很不满意的扭了一下自己的嘴,“太麻烦了,而且不一定有救,更何况你也知道我现在手里面可是有病人的!”

    对于老佩顿家里面的情况,东方靖自然是有所了解,所以也是哼了一声,“反正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您还需要着急吗?更何况就算是你不出手,难不成老佩顿还能够把你给怎么样了?借他两个胆子也不敢,更何况后面的这些人?都是一些杂鱼而已!”

    “这个话可是你说的!”丁羽显然也是不想往自己的身上面背责任,当然了更多的呢?就是开玩笑而已,“不过说的也是,剩下来的呢?都是一些不太相干的人!”叹了一口气,丁羽四下看了一眼,“金,拿纸和笔墨过来!”

    东方靖看着离去的金,也是很怀疑的看了一眼丁羽,“什么时候学会写字了?平常的时候还真的就不多见?!我还以为你只会用电脑呢?!”

    丁羽并没有说话,金端着文房四宝过来,东方靖也是接过来砚台,看了两眼,随即也是亲自的上手研磨,丁羽则是拿起来毛笔,沾了两下,很快也是在纸张上面写了起来,就是小楷,但是字迹非常的工整,看得东方靖也是有些称奇。

    从来都没有看见过丁羽写毛笔字,今天一看还真的就是不同凡响,也不知道究竟是毛笔的缘故,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给人的感觉吗?字迹公正,页面整齐,但那个只不过是外在的感觉,内在吗?就是含而不漏,不可外扬。

    写了小一篇的字迹,最后丁羽也没有署名,只是在上面画了一个比较特殊的记号,一片羽毛,也不知道是因为墨迹的关系,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很是清晰的黑色羽毛。

    等上面的墨迹都干涸了之后,丁羽也是拿起来纸张递给了旁边的东方靖,“东西我没有,这里又不是仓库,要是四合院那边的话,可能还差不多,但是我现在赶不过去!”

    东方靖看着上面的东西,思量了一番,随即也是把纸张给递了过去,“老大,你去把东西给拿过来!”很显然,也是有备而来的,被称呼老大的人看着上面的东西,也是微微的点头,不过离开的时候,也是率先的退了两步,然后才转身离开。

    丁羽则是站起来走向了书房那边,没有多长的时间也是拿了一个盒子走了过来,但就是把盒子给放置在那里,却没有要打开的意思,“治疗的结果是什么我不敢做任何的保证,毕竟陶老哥的年纪大了,现在就一口气吊着!”

    “师弟,拜托了!”

    “这个可不是拜托的事情!”丁羽也是摇头表示了拒绝,“伤了心肺,没有办法开刀,就算是开刀,恐怕也活不了几天的时间,所以只能是采取其他的方式,手法太凌厉,同时也太过于的阴狠,胸前需要疏导,然后后心用药,师兄你多辛苦一些吧!”

    “让丁师弟,东方兄受累了!”

    丁羽并没有太多的表示,就是坐在了那里,手也是搭在小盒子上面,等待的时候陶心然也是不住的咳嗽,手绢上面也是能够看到丝丝的血迹,这么大的年纪,还需要承受这样的痛苦,还真的就是让人看了之后有那么一些惨不忍睹。

    “阿羽,什么时候回国?”既然是无所事事,东方靖显然也不会让这个气氛给淡下来,“我听说你父亲好像高升了?还有苏老的身体怎么样?”

    “我不掺合家里面的事情!”丁羽也是警告的看了一眼,“父亲那边就是调整了一个位置而已,外公吗?还是老样子,不过有那么一些糊涂了,身体毕竟那么大了,虽然保持的还算是良好,但是还能够怎么样?”

    爷爷和奶奶还有外公那边呢?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年纪都已经这么大了,不可避免出现衰退的迹象,以往的时候家里面呢?缺少这个方面的条件,但是丁羽四合院的小药房建立起来之后,情况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

    其他家里面呢?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这样的老人了,现在三老呢?基本上就是硕果仅存,先前处理家里面的事情呢?基本上就是三老落幕的最后一次表演了,现在也是真正的放了下来。

    大致的情况丁羽还是有所了解的,但这种了解呢?也不能够说就是相当的惊喜,毕竟先前有着诸多的恩恩怨怨,还真的就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消除的!

    陶心然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在旁边坐着,不过老的时候东方兄也是交代过,虽然没有说的那么详细,但是看着他的态度就知道,这个年轻人呢?绝非常人!

    特别是他露的那一手独取寸口还真的就是让自己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年轻人才多大?也没有看出来有其他高明的地方呀!就是整个人的气质呢?可能稍微有些不太一样罢了!仅此而已!自己还真的就没有看出来其他的东西来。

U乐娱乐注册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